首页 > 海洋史 > 普塔克:从“地中海模式”到海上丝绸之路
2016
04-28

普塔克:从“地中海模式”到海上丝绸之路

从“地中海模式”到海上丝绸之路

普塔克(PTAK Roderich)

法国学者费尔南德·布罗代尔 (Fernand Braudel) 把欧洲地中海作为研究区域范畴已为世人所知,“地中海模式”常常被应用到亚洲和大西洋海域研究中去。一般而言,对帝国或大区域,如印度,感兴趣的海洋历史学家,把自己放在海洋的中心位置——例如孟加拉湾——来观察海岸及其延伸的水域。他的眼光是从海洋到陆地,而不是从从陆地到海洋。

但是,像印度洋和亚洲其他海域与地中海比较还是有着太多的差异。首先,地中海是一个封闭的内海,直布罗托海峡是它的唯一自然出口。相比之下,印度洋是一个庞大的躯体,东西两边有着多个宽敞的出口。此外,在航海时代,它的南半部几乎不为人所知,在国际商务中未起任何作用。而地中海显然与此不同,它的沿岸地区历史上都有相当长的时间卷入到贸易与文化交流之中。而在罗马帝国时代,地中海起到了罗马“湖”的作用,地中海沿岸地区名义上接受了单一政治机体的统治。显然,印度洋没有可比喻的地方。此外,两个区域之间还有一个重要的自然差异:后者是亚洲的贸易与交通,很大程度上受季风和潮流控制,而在地中海则无此现象。

所以,不能简单地使用“地中海模式”来研究亚洲海洋(如印度洋)的历史。但是,我们可以对布罗代尔模式的概念加以修正,确定一套基本元素或条件,来衡量某个海域是否达到“地中海模式”或“准地中海模式”,继而就可以开展研究了。按照这一思路,有几个亚洲的海域(如东南亚、东北亚海域)可以纳入到“地中海” 类别中进行研究。推而广之,还可以将亚洲和东非的海岸连成一线——例如从亚洲东部的日本海一直到西南部的好望角区域,也就是所谓的“海上丝绸之路”。

布罗代尔对所谓的长久性现象最感兴趣,“海上丝绸之路”长久性交流特征对文明进步作出了贡献。印度文化通过孟加拉湾和马六甲海峡向东南亚传播,使东南亚进入“印度化”时代;同样,佛教通过海域从韩国或从浙江和福建传到了日本,明朝出现琉球的留学生,中国的妈祖崇拜传播到东南亚,古吉拉特 (Gujarat)的伊斯兰墓碑出口到苏门答腊,中国佛山铜鼓、中国铜钱流传到东南亚和远东的许多地方,都属于海洋文明交流与发展的重要现象。实际上,作为一条国际通道,海上丝绸之路是一条长廊,确保了文化物质和众多奢饰品的流通。

海上亚洲和平交流的群体中,有阿拉伯人、古吉拉特人、中国人和葡萄牙人,具有攻击性的荷兰人出现后,东方开始受到了掠夺。十五世纪初郑和远航是人类海洋之间交流的杰出典范。法显、伊本·白图泰、利玛窦还有其他人,均担当起国家、文明和宗教间文化信息传递者。

对海洋历史感兴趣的学者,应该把1600年代以前的海洋历史遗产当作最佳的研究对象,而把郑和下西洋嵌进布罗代尔的交流模式之中加以考量,可以获得许多面向未来的有益启示。

(作者系德国慕尼黑大学汉学研究所首席汉学教授)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6月8日

“世界海洋日”特别策划专题

最后编辑:
作者:半省堂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