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群 | 全球视野下中国历史的重构

*“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述评”笔谈*

编者按

        2015年8月在山东济南召开的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无疑是世界历史学家的盛会。这是国际历史科学大会115年来首次走进亚洲在中国举办,对中国史学界来说具有标志性意义。与会代表围绕“历史:我们共同的过去和未来”的大会主旨,就“全球视野下的中国”“书写情感的历史”“世界史中的革命”“历史学的数字化转向”四个主题展开深入探讨。为向国内学界展示此次大会的成果,本刊特邀请五位学者围绕大会主旨和四个主题撰写会议述评,从中可以窥见国际史学研究的最新趋向。

全球视野下中国历史的重构

郑 群

        从20世纪中期全球史研究在国际史学界兴起以来,世界范围内的中国史研究也经历了“全球转向(global turn)”。美国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Leften Stavros Stavrianos)、麦克尼尔(William H.McNeill)、本特利(JerryBentley)和齐格勒(HerbertZiegler)等人在他们的著作中都关注了中国与其他传统文明之间的联系和交流,倡导从全球文明的宏观历史角度研究中国史。加拿大历史学家弗兰克(Andre Gunder Frank)在《白银资本:重视经济全球化中的东方》一书中论证了历史上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中心地位和角色,向传统的“欧洲中心论”提出了严厉的质疑。美国历史学家彭慕兰(Kenneth Pomeranz)则把明清时期的中国置于全球的大背景中,通过对同一时期欧洲的英格兰和中国的江南地区的具体比较,指出18世纪以前,东西方走在一条大致相同的发展道路上,在各方面都有令人惊异的相似之处,甚至东方在某些方面还要优于西方,只是19世纪欧洲工业革命以后,一个占支配地位的西欧中心才开始显现。这一全球史研究的浪潮同样在中国历史学界引起了反响,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国内学界关于全球史的讨论日益增多,“在全球史中重新思考中国”的呼声也此起彼伏。但总的来说,国内以中国史为指向的全球史研究还处在一个起步的阶段,无论是理念、视角、方法还是具体的研究成果,都与国际历史学界有一定的差距。这在一定程度上与中国学界中国史研究和世界史研究的分立有关。“世界史”就是除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历史,“中国史”则是中国自身通史、断代史和专门史的汇集与整合,“中国史”和“世界史”一级学科的设立更加强了中国历史学家的这种身份和学科认同,导致彼此研究的相对隔绝。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和国力的增强,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以及对全球治理的参与度也大大提高,如何把中国史研究和世界史研究结合起来,从历史上去论证中国发展的全球意义,成为中国历史学界当下面临的紧迫问题。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上关于全球化背景下中国历史的讨论,为新时期国内中国史研究视野的开拓提供了重要的借鉴和参考。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被国际历史学会列为本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四大主题之首,也被认为是最富有特色的论题之一。在8月24日全天举行的主题会议(MT1)上,来自中国、美国、法国、意大利、俄罗斯、瑞士、加拿大、西班牙、日本和孟加拉国的14名学者就历史上中国与世界的联系和互动、中国在全球化和多元化世界历史中所起的作用、历史化的中国因素等多个侧面阐述了自己的看法。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王建朗研究员和西班牙历史学家埃利萨尔德(Maria Dolores Elizalde)教授主持了会议,美国著名全球史家彭慕兰教授对各位发言人的观点做了精彩点评,吸引听众多达近千人,其中25位与会者参与了提问环节的讨论。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中外学者在各专题会议、联合会议、圆桌会议和国际历史学会直属组织会议中从全球化的角度论述了中国的历史问题,比较集中的讨论有联合会议(JS10)“东亚的传教士”、联合会议(JS13)“全球化世界中的古老传统——历史和历史教育的多层次挑战”、圆桌会议(RT11)“中国的义和团运动”、圆桌会议(RT8)“作为记忆场域的海洋”、专题会议(ST25)“宗教研究在理解古代历史中的作用”等。

        从上述讨论中,我们可以看到本届大会的中国史研究的几个特点。第一,传统的历史研究“西方中心论”的格局被进一步打破,中国历史在世界历史中的重要性得到了更充分的认识。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一百多年来首次走进亚洲就选择在中国召开,本身就说明了国际历史学界对中国发展成就、历史地位以及古老历史学传统的认可。正如国际历史学会秘书长弗兰克(Robert Frank)所说:“此次大会将展示历史学家们在摆脱欧洲中心主义或称西方中心主义的研究框架方面所取得的成果,还将呈现他们在提升全球史研究和跨国史研究方面所做的富有成效的尝试。这种全球史和跨国史研究的转向在济南大会中将得到充分诠释。”据初步统计,在济南国际历史科学大会期间,中国学者主持的主会场会议和分会场会议共有16场,作为评论人、论文作者的中国历史学者近八十人,涉及中国历史问题的论文近百篇,这在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中国史学会张海鹏会长评论指出:“国际历史学科学大会放在中国来召开,放在济南召开,大会的第一大主题就是‘全球视野下的中国’,突出了中国在历史上、在世界范围内的作用和影响,让参与大会的各国学者有机会来聆听关于中国在全球化视野下的历史作用,事实上是在向欧洲中心论进行挑战,我认为这是一次很重要的转折。”在给大会召开发来的贺信中,习近平主席也肯定了这一转折对于世界认识中国的现实意义。他说:“这次大会的主题之一是‘全球视野下的中国’,这是一个很好的题目。中国有着五千多年连续发展的文明史,观察历史的中国是观察当代的中国的一个重要角度。”主持“全球视野下的中国”主题会议的西班牙历史学家埃利萨尔德进一步阐述了中国史研究对于全球史研究的价值:“要真正地了解所有相关的问题,必须要了解其周围的世界情况和历史。而中国在亚太地区是尤为重要的一段历史,任何亚洲的历史学家或者是全球历史当中的历史学家都不能够脱离对于中国的理解。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在全球的历史变革当中不考虑中国是不可能的。”在本次大会上,获得首届国际历史学大奖的法国历史学家格鲁金斯基(Serge Gruzinski)在获奖致辞中,也指出了他的全球史研究与中国史研究的关系:“如果不了解中国这个伟大国家的过去,并且认识到我们通常对她知之甚少,那么我们就无法书写历史,哪怕是美洲的历史都下笔为艰。”

        第二,历史学家们更加倾向于从中国历史发展的内部寻找中国融入世界近代化和全球化进程的动力,特别是16世纪以后的明清历史成为研究的重点。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万明研究员认为,经济全球化始于16世纪,而中国明代的白银货币化是其中不可忽视的因素。早在14世纪末,明代就开始了自下而上然后自上而下的白银货币化的过程。在徽州发现的427份成化年间(1465—1487年)的流转文书向我们揭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明朝早期白银货币化的史实。通过历史学家与数学家合作对《万历会计录》进行的大规模量化处理可以发现,到16世纪末,明朝公共财政系统已经从实物的财务统计转变成了白银货币的统计系统,中国从一个古老的税收国家变成了一个现代的税收国家。由于对白银的需求量非常大,而国内的白银生产量又明显不足,日本和美洲银矿的开采成为明朝晚期白银资源的重要来源,刺激并加强了中国和国际市场之间的联系,中国因此成为全球化的一部分。意大利帕多瓦大学奇里阿科诺(Salvatore Ciriacono)教授认为,历史上中国的丝绸不仅是东西方交流往来的范例,而且16世纪以后一度在世界经济中占据了中心地位,一直到18世纪晚期中国生丝和丝织品的出口才逐渐受到了欧洲殖民扩张和工业革命的影响,出现下降的趋势。这些研究可以使我们更全面地认识历史的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第三,从全球人类交往网络形成的角度重新界定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在本届大会中,古代的丝绸之路成为历史学家关注的一个焦点。国际历史学会主席希耶塔拉(Marjatta Hietala)在大会开幕式的致辞中特别提到了中国建设“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指出这两条丝绸之路既是东西方之间交流与合作的标志,同时也是世界各国共享的一个历史和文化遗产。瑞士苏黎世大学的斯派达尔(Michael Speidel)教授和科尔布(AnneKolb)教授研究了由丝绸之路所连接的早期中国与欧洲的关系,认为陆上丝绸之路可以追溯到先秦的青铜时代,秦统一以后开始了正式的贸易,到汉代(波斯安息国时期)则得到了强化和完善。海上丝绸之路则把大西洋和太平洋联系在一起。正是通过陆上和海上的丝绸之路,使古代中国了解到了遥远欧洲的许多信息。孟加拉国吉大港大学的马苏姆(Adullah Al Masum)教授描述了连接中国和印度次大陆之间有三条不同的丝绸之路,指出中国和孟加拉国在14世纪和15世纪之交就有很好的外交和贸易往来。首都师范大学的刘文明教授提到了发生在600年前菲律宾苏禄王国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与中国交往的一段往事。西班牙庞培法布拉大学的贝尔曼耶(Ander Permanyer)教授研究了西班牙特许经营的皇家菲律宾公司沿着海上丝绸之路与中国进行的贸易。华东师范大学的沈辰成博士考察了丝绸之路在历史教学和现代中国公共历史研究中所起的作用,探讨了丝绸之路作为一个学术观点被引进中国的过程以及丝绸之路作为中国传统的一部分怎么在全球化时代被重塑。俄罗斯科学院世界史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彼得罗夫(Alexander Petrov)则着眼于1799年成立的俄美贸易公司在北太平洋贸易中与中国的商业联系,揭示了这一联系对俄国远东地区历史发展以及中俄关系的影响。显然,在数千年人类全球联系网络的构建中,中国无疑处在一个十分关键的位置上。

        第四,历史学家不仅关注历史上中国与世界的经济、政治交往,而且关注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在观念上的碰撞和跨文化互动。一方面,学者们考察了中国形象在其他文明认知中的变化。例如,意大利的里雅斯特大学的艾巴提斯塔(Guido Abbattista)教授通过分析鸦片战争前《广州纪事报》和《中国丛报》等英文媒体对中国的报道,揭示了当时在华活动的商人和传教士对中国的看法从18世纪亲华(Sinophilia)到19世纪恐华(Sinophobia)的转变,认为这一观念的改变在一定程度上最终导致了鸦片战争的爆发。美国范德比大学克莱默(Paul AKramer)教授认为,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通过排华法律来排斥中国移民,但也出现了一些例外,对于中国的商人、教师、学生、游人等团体是比较欢迎的,这一现象与美国人当时的意识形态有密切的关系。此外,瑞士学者莫瑟尔(Daniel Moser)讲述了瑞士历史教材是如何描述中国的,并对比了新、旧教科书对中国的不同解读。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的梅纳德(John Maynard)分析了1922年澳大利亚中国足球巡回赛中澳大利亚公众对中国足球队从误解到支持的转变。意大利学者卡托(Michela Catto)指出了早期传教士著作中对中国“重文轻武”的正面描述对启蒙时代欧洲政治思想的冲击。德国不来梅雅各布大学的学者夏多明(Dominic Sachsenmaier)以耶稣会士的早期入华经历为切入点描述了全球背景下中国与欧洲间的互动和思想联系。另一方面,学者们更加重视外来观念对近代中国发展的影响。例如,日本东京大学的川岛真教授讨论了20世纪初具有国际视野和近代意识的中国知识分子如何评价清朝的朝贡体系。中国台湾东华大学的吴翎君教授肯定了20世纪前半期中国工程协会的外国工程师所带来的先进理念对中国工程建设的推动。宁波大学龚婴晏教授以中国引进的第一艘蒸汽轮船宝顺号及其首任船长张斯桂为例,阐释了西方科学技术的传播与中国古老传统文化之间的冲突。山东大学的刘家峰教授聚焦于20世纪早期中国穆斯林的经历,探讨了基督教的传播与当地伊斯兰教的碰撞。山东大学葛焕礼教授利用历史文献记载、档案和传记资料,探究了传统儒学典籍教育是如何适应新式教育体系的。正是这样一些具有跨文化互动性质的研究,使近现代中国历史在更宽广的全球视域下得到了新的诠释。

        第五,当代全球史研究以小见大、以大析小的学术路径在本届大会的中国城市史个案研究中得到了充分体现。例如,法国巴黎第一大学辛格拉夫卢(Pierre Singaravlou)教授对1900年前后天津的研究就很有代表性,他认为那时的天津已经成为中国的外交中心,成为各国势力汇集的国际化城市和全球化的实验室,并由此开启了在外来因素影响下走向现代化的进程。德国海德堡大学的格鲁纳(Frank Grüner)介绍了他对哈尔滨的研究,认为近代的哈尔滨已经是一个坐落在远东十字路口的国际性商埠,与全球化时代俄国在亚欧大陆的复杂问题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同济大学的吴志强教授阐释了刚刚过去的2010年世博会对上海城市发展的影响。这种以全球化为背景的城市个案研究,很可能会成为未来全球史研究的一个方向。

        第六,历史学家在对中国历史的考察中,往往通过比较研究来追求全球视野的实现。例如,法国里昂国家科学研究院东亚研究所的玻赫冈(Jérôme Bourgon)教授结合莫言的小说《檀香刑》比较了中国与欧洲的宗教文化差异,认为这种差异给西方理解中国的酷刑造成了障碍。香港大学徐国琦教授比较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如何塑造战后中日两个国家不同命运的。香港科技大学的吕宗力将中国古代“善恶有报”的信仰观念与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中相近的理念进行了比较。华东师范大学的杨彪通过列举数字的方法比较了中国和日本历史教育中的战争记忆。德国学者夏多明比较了中国、德国和美国的世界史书写方式。加拿大戴尔豪西大学的学者汉隆(Gregory Hanlon)比较了近代欧洲早期与中国的杀女婴行为。这些跨国家和跨地区的比较研究为我们展现了单纯的中国史研究所无法展现的更加丰富的内容和细节。

        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以其史无前例的丰富中国元素而载入史册,古老的中国历史被放到更加宏大的全球背景下加以审视和重构,曾经相对封闭的中国历史学者第一次获得了大规模地与世界各国的学者进行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并因这次史学盛宴而获益匪浅。大会虽然已经结束,但它留下的理念、方法和180场讨论会的成果,必将对中国历史学和国际历史学未来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作者郑群,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

原文载《世界历史》2016年第1期。因微信平台限制,注释从略。如需查阅或引用,请阅原刊。

原文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