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史-世界史 > 《日本汉文史籍丛刊》第二辑42册(编年 纪事本末)
2015
03-26

《日本汉文史籍丛刊》第二辑42册(编年 纪事本末)

日本汉文史籍丛刊 (第二辑 编年 纪事本末) 42册,35700元/套,由四川大学东亚汉籍研究所(孙锦泉、周斌、粟品孝)与浙江工商大学东亚文化研究院(王勇、陈小法))、西华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黎春林)联合编纂,2013年12月在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亚马逊购买链接

《日本汉文史籍丛刊》拟收书500余种,分为纪传(第一辑,第1-19册)、编年、纪事本末(以上第二辑,第20-61册)、杂史、史表(以上第三辑,第62-89册)、传记、系谱(以上第四辑,第90-120册)、地理、外纪、目录(以上第五辑,第121-142册)、职官、政书、史评(以上第六辑,第143-170册)十三类 。全书共计六辑170册,现已出版第一、二辑共61册,拟于2014年出版第三、四辑,2015年出版第五、六辑。

本書係《日本漢文史籍叢刊》第二輯,收錄日本漢文編年體、紀事本末體史書,影印成十六開四十二冊(線裝本兩葉縮印為影印本一頁)。

《日本漢文史籍叢刊》第二輯前言本輯有兩種史體:編年體(含六國史)、紀事本末體。共收書六十二種,其中,編年體書六十一種,紀事本末體書一種。

第一輯《凡例》規定“六國史”(正史)與“編年體”是並列的兩類,今合二為一,將六國史(正史)合並到編年體之中,但不改動《凡例》,以存其舊。六國史雖然也是編年體史書,但畢竟是正史,與普通編年體史書有別,所以還得加以區分,故將其置於本輯之首,位於普通編年體史書之前。

本輯收紀事本末體書一種,即《國史紀事本末》四十卷,青山延光(1807—1870)撰,清李鴻章作序,明治九年(1876)東京太田金右衛門刻本,起於“神武東征”(神武天皇),訖於南北朝統一的“神器入京師”(後小松天皇)。本輯置此書於末冊(第四十二冊)。

本輯所收編年體之書分為三類:正史(六國史),普通編年體,特殊編年體(史略、政記、綱目體),編為第一至第四十一冊。

一、正史(六國史)日本的正史是用編年體來編纂的,一共有六部,一般簡稱為“六國史”。

日本現存史書之中,《古事記》(雜史)是最早的一部,其次就是六國史的第一種《日本書紀》,日本學術界常合稱此二書為“記紀”。《日本書紀》始編於和銅七年(714),而於養老四年(720)由舍人親王(676—735)奉敕撰進。此書起於神代,屬神話故事;神武天皇(前660—前585)至崇峻天皇(587—592),傳說居多,事件不能視為信史,年代也是推定的;推古女皇(593—628)以後,直至持統女皇(686—696),方可算得上是比較可靠的歷史記載。此書前半部紀事極為簡略,不具本末原委,而是“標題舊聞”式的記載,可能是模仿《春秋》,但文辭卻又有不少是抄襲自《史記》、《漢書》等中國正史。

六國史之中,唯有《日本書紀》成書於奈良時代,其他五部皆成書於平安時代前期。

《續日本紀》四十卷,起自文武天皇元年(697),訖於桓武天皇延曆十年(791)。《日本後紀》四十卷(現存十卷),起自桓武天皇延曆十一年,訖於淳和天皇天長十年(833)。《續日本後紀》記仁明天皇一代(833—850)。這三部國史的記事,相對於《日本書紀》有了較大的發展:一是事件有了大概的本末原委,不再是簡單的條目,二是貴族、高官之著名者(依編纂者的標準來看),於其卒年月載其略傳,這可能是模仿荀悅的《漢紀》。中國的編年體史書設人物略傳始於《漢紀》,如該書卷十一有《董仲舒傳》。惜《日本後紀》殘缺了三十卷,只存十卷,不過,殘缺的部分還可從《類聚國史》等書輯佚出一些片斷,鴨祐之《日本逸史》四十卷(收入本輯普通編年體書之中),便是以《類聚國史》為主,兼及它書,以編次《日本後紀》史事。

《日本文德天皇實錄》記文德天皇一代(850—858),編成於元慶三年(879);《日本三代實錄》記清和(858—876)、陽成(876—884)、光孝(884—887)三代天皇,編成於延喜元年(901)。這兩部國史,其名稱不再是編年體史書常用的“紀”,而是“實錄”。這不僅僅是書名的變化,其記載內容和史體也發生了一些變化:記載內容越往後越詳盡,細枝末節的事也記入其中,遠遠超過了普通編年體史書的記載範圍;《三代實錄》對官品在五位以上的男女必記其略傳,很明顯,哪些人物要寫略傳,不再決定於史書的編纂者,而決定於歷史人物的官品是否在五位以上,《續日本紀》、《日本後紀》、《續日本後紀》雖然也有人物略傳,但選取哪些人物寫略傳,是由史書編纂者來決定。唐朝的《實錄》便具有上述記載細枝末節及設人物傳的特徵,後來的五代、兩宋、明朝的《實錄》,乃至朝鮮的《李朝實錄》也有上述特徵。而元代和清代的《實錄》則不設人物傳,人物傳匯成另外的配合《實錄》的專書。越南的《大南實錄》也不設人物傳,人物傳匯成另外的專書《大南列傳》,這顯然是模仿元清的《實錄》。從以上記載細枝末節及設略傳的情況來看,《日本文德天皇實錄》與《日本三代實錄》不再是模仿《漢紀》,而是模仿唐朝的《實錄》。

日本這兩部《實錄》的編纂時間相當於唐朝的僖宗(874—888)、昭宗(889—904)年間。唐朝《實錄》唯一保存下來的是《順宗實錄》(在韓愈文集中),順宗在位僅一年(805),而其《實錄》中卻有張薦、令狐峘、張萬福、陸贄、陽城、王叔文、韋執誼等七人的傳記。據司馬光《通鑒考異》的引用,唐高祖、唐太宗、唐高宗、唐代宗、唐僖宗的《實錄》也都有人物傳。或許日本人曾有機緣見過唐朝的《實錄》,尤其是韓愈所撰《順宗實錄》,因而刻意模仿,致使日本的國史在史體上從普通的編年體轉變為特殊的編年體——實錄。

六國史之後,有所謂《新國史》四十卷(見《本朝書籍目錄》、《通憲入道藏書目錄》),記宇多、醍醐兩代天皇,還有一部五十卷的《新國史》,又名《續三代實錄》(見《拾芥抄》),記宇多、醍醐、朱雀三代天皇。但是,這兩書都沒有流傳下來。此後,日本編纂漢文編年體國史的傳統中斷。

六部國史的其中三部(《日本書紀》、《續日本紀》、《續日本後紀》),後人曾加以訓詁、考證、纂疏,這些訓詁、考證、纂疏之書,本輯選收六部,按中國目錄學的分類慣例,它們例當附屬於六國史,因此,本輯將這些書也一並編入六國史之中。

六國史之書共收十二種,臚列如下:

01.日本書紀三十卷,舍人親王撰,慶長十五年(1610)刻本

02.日本書紀通證三十五卷,谷川士清撰,寶曆十二年(1762)伊勢刻本

03.日本書紀纂疏二卷,藤(一條)兼良撰,舊刻本

04.書紀集解三十卷,河村秀根撰,天明五年(1785)序刊本

05.釋日本紀二十八卷,卜部懐賢撰,舊刻本

06.續日本紀四十卷,菅野真道,藤原継繩撰,明曆三年(1657)跋刊本

07.續日本紀考證十二卷,村尾元融撰,明治三年(1870)大坂刻本

08.日本後紀四十卷(存十卷),藤原冬嗣等撰,寬政十一年(1799)刻本

09.續日本後紀二十卷,藤原良房等撰,寛文八年(1668)刻本

10.續日本後紀纂詁二十卷,村岡良弼撰,明治四十五年(1912)東京近藤出版部鉛排本

11.日本文德天皇實錄十卷,藤原基經等撰,寶永六年(1709)刻本

12.日本三代實錄五十卷,藤原時平等撰,寛文十三年(1673)刻本

二、普通編年體普通編年體史書較多,大略可以分成如下三組。

第一組,從《日本紀略》到《本朝世紀》,共五種,其記載時段大致都在古代(平安時代及以前),且除《日本逸史》成書於江戶時期之外,其餘諸書皆成於平安時代。六國史僅記載至公元887年,《新國史》又沒有流傳下來,此後,國史的編纂傳統中斷,於是平安後期歷史記載成了缺環;六國史中的《日本後紀》殘缺了四分之三,因而平安初期的歷史記載也有缺環。而這一組編年體史書卻可以較多地彌補這兩類缺環。如佚名撰《日本紀略》除了記載神武天皇到光孝天皇(時段與六國史重合)之外,還簡略記載了宇多天皇(887—897)到後一條天皇(1016—1036)的歷史;藤原通憲(1106—1159)《本朝世紀》殘稿的記載時段是從朱雀天皇承平五年(935)到近衛天皇仁平三年(1153),但並不連貫,而是斷斷續續;皇圓(?—1169)的《扶桑略記》,起自神武天皇(前660—前585),訖於堀河天皇(1086—1107)。因此這三部書可以彌補平安後期歷史記載的缺環。而鴨祐之(1660—1724)的《日本逸史》雖成書於江戶時代,但記錄平安時代初期的歷史較詳細,起自桓武天皇(781—805),訖於淳和天皇(823—833),可見其記載時間上下限與六國史中的《日本後紀》相同。《日本後紀》原四十卷,今僅存十卷,殘缺了三十卷,鴨祐之希望通過《日本逸史》的編纂能夠彌補《日本後紀》的殘缺,用與《日本後紀》相同的四十卷篇幅來記載這五十多年的歷史,因此,本輯將此書提前編排到這一組之中。

第二組,有《新刊吾妻鏡》、《百練抄》、《愚管記》,共三種,記載日本中世(鐮倉室町時期)的歷史。佚名撰《新刊吾妻鏡》(一名《東鑑》)是以鐮倉幕府歷代將軍為記載中心的編年體史書,可與第一輯所收紀傳體《鐮倉史》對照來讀。德川家康熱心閱讀《吾妻鏡》,並以活字刷印了此書。此書在清朝也很出名,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經收藏過(見《楝亭書目》,載《遼海叢書》中);翁廣平更是熟讀此書,且加以改編和擴充,纂成我國第一部日本通史《吾妻鏡補》(上海圖書館、浙江圖書館均有收藏)。需要說明的是,《新刊吾妻鏡》雖以漢文編纂,但卻是日式漢文,晦澀難懂,且缺第四十五卷。佚名撰《百練抄》是以天皇為中心的編年體史書,缺前三卷,今存第四至第十七卷,始自冷泉天皇(967—969),終於後深草天皇(1246—1259)。近衛道嗣(1332—1387)的《愚管記》,起自北朝文和二年(1353),訖於永德三年(1382)。從史體來看,此書當屬傳記類(日記),但因作者時任關白,熟知當時日本大事,且此段史書甚少,所以權且視為編年體而置於此組。

第三組,從《本朝通鑑》到《皇朝小史》,共十三種,皆成書於近世(江戶時期)或近代(明治時期)。

這一組書,有些是記載前代歷史,如《本朝通鑑》、《皇朝編年史》、《皇朝小史》(均以天皇為記載中心),且在南北朝孰為正統問題上産生對立,《本朝通鑑》以北朝為正統,而《皇朝編年史》以南朝為正統;有些是記錄當代史,如《烈祖成績》、《逸史》、《昭代記》、《府朝事略》、《野史纂略》是記江戶時期的歷史(均以德川幕府將軍為記載中心),《大日本維新史》、《明治新史》是記明治時期的歷史(均以明治天皇為記載中心)。

這一組書,以《本朝通鑑》、《續史愚鈔》、《皇朝編年史》記錄的時段最長,前兩組書沒能記載的缺環,在這三書之中都能得到補充:《本朝通鑑》始自神武天皇(前660—前585),訖於後陽成天皇(1586—1611);《續史愚鈔》始自龜山天皇(1259—1274),訖於後桃園天皇(1770—1779);《皇朝編年史》始自神武天皇,訖於後龜山天皇(1383—1392)。

這一組書,以《本朝通鑑》最為有名,歷經德川幕府第三、第四兩代將軍(德川家光、德川家綱),經過林羅山(1583—1657)、林春齋(1618—1680)兩代大學頭近三十年(1644—1670)的努力才得以編成。原名《本朝編年錄》,後改名《本朝通鑑》,意在仿效中國的《資治通鑑》和朝鮮的《東國通鑑》。

不過,編者卻想推薦成書於明治八年(1875)的龍三瓦(1823—1893)《皇朝小史》一書給讀者。此書記載始自稱光天皇(1412—1427),原擬寫到德川氏奉還大政於朝廷的慶應三年(1867),但卻沒有寫完,只寫到後土御門天皇(1464—1500),實際上只有室町後期的八十九年記載。此書在日本的影響並不大,無人視其為史學名著,但它採用了逐條標注史料來源、羅列並考證書中所有史料在各書中記載異同的編纂方法,從而將日本漢文編年體史書的編纂在“史實求真”方面推進到一個新的高度。自公元720年《日本書紀》編成,至《皇朝小史》成書的1875年的一千餘年間,日本所有的漢文編年體史書均未使用過此種編纂方法,即《皇朝小史》比日本明治初年以前編成的任何漢文編年體史書在編纂方法上都更為先進,因而本輯將其置於普通編年體史書之末,視其為壓軸。雖然《日本書紀》也偶爾羅列記載歧異的史料,《扶桑略記》也標注史料來源,但《皇朝小史》卻是將二者結合在一種史書之中,既逐條標注史料來源,又羅列並考證書中所有史料在各書中的記載異同,這在日本漢文編年體史書中是絕無僅有的。

普通編年體共收書二十一種,開列如下:

01.日本紀略十四卷,佚名撰,山崎知雄、山崎彌左衛門校,萬延元年(1860)刻本

02.日本逸史四十卷附考異,鴨祐之撰,享保九年(1724)紫軒烏谷長庸刻本

03.先代舊事本紀十卷,蘇我馬子等撰,寬永二十一年(1644)京都刻本

04.扶桑略記三十卷,皇圓撰,明治三十四年(1901)東京經濟雜誌社鉛排本

05.本朝世紀不分卷,藤原通憲撰,明治三十四年(1901)東京經濟雜誌社鉛排本

06.新刊吾妻鏡五十二卷(一名東鑑,存五十一卷,卷四十五佚),佚名撰,寛永三年(1626)跋刊本

07.百練抄十七卷(存卷四—十七),佚名撰,享和三年(1803)塙保己一校刻本

08.愚管記二十六卷,近衛道嗣撰,明治三十九年(1906)東京吉川半七刻本

09.本朝通鑑八十四卷,林羅山(道春)、林恕(春齋)撰,明治八年(1875)東京刻本

10.皇朝編年史七十卷,岡谷繁實撰,明治四十二年(1909)金澤文庫、敬業社鉛排本

11.續史愚鈔八十一卷,柳原紀光撰,明治三十五年(1902)東京經濟雜誌社鉛排本

12.國史纂要十三卷,星野恒編,明治十八年(1885)東京尚不愧山房刻本

13.倭史後編三卷,栗山愿撰,弘化三年(1846)江戶山城屋佐兵衛刻本

14.烈祖成績二十卷,安積覚(澹泊)撰,明治十一年(1878)東京府鶴鳴館刻本

15.逸史十二卷,中井竹山(積善)撰,明治九年(1876)大阪刻本

16.昭代記十卷,鹽谷世弘編,明治十二年(1879)東京鹽谷時敏刻本

17.府朝事略十二卷,吉川久勁(松浦)撰,明治三十四年(1901)茨城縣若不足塾鉛排本

18.野史纂略五卷,靑山延光編,水府(水戶)鐡槍齋木活字本

19.大日本維新史二卷,重野安繹撰,明治三十二年(1899)東京鉛排本

20.明治新史八卷,北川舜治編,明治十年(1877)大阪刻本

21.皇朝小史十卷,龍三瓦撰,東京博聞社明治九年(1876)鉛排本

三、特殊編年體特殊編年體,含史略、政記、綱目體三类。

第一類是史略之屬,收書十七種。

日本人所撰本國漢文《史略》始自源松苗(1774—1849)所撰《國史略》,此後,這類通俗日本編年史層出不窮,蔚為大觀。最著名的當數青山延于(1776—1843)的《皇朝史略》及《續皇朝史略》。近藤瓶城《萬國記注國史略》因有公元紀年而顯得尤為特別。這些《史略》的記事,最早的起自神武天皇(前660—前585),如源松苗《國史略》、青山延于《皇朝史略》;最晚的下訖明治天皇,如石村貞一《續續皇朝史略》及《國史略》、小笠原勝修《續國史略三編》、近藤圭造《新國史略》及《後編》、菊池純《國史略》。日本諸《史略》是受到元朝人曾先之《十八史略》的影響而撰寫(詳見喬治忠先生《〈十八史略〉及其在日本的影響》,載《南開學報》二○○一年一期),但這類通俗日本史特別眾多,主要是因為受到日本普通民眾的歡迎。

第二類是政記之屬,收書七種。

政記是一種特殊的編年體,以天皇為中心編年記載軍政大事,尤其強調史論是其特色,敘事與評論兼而有之,而以評論為主。此體創自賴襄(1780—1832)的《日本政記》,此後續作、新撰的《政記》不斷湧現,以至上起神武天皇(前660—前585)、下訖明治天皇而無缺環。世人追捧賴襄史論而輕其敘事,遂有注釋、摘誤《日本政記》之書,今一並附入政記類之中。至於《江戶政記》,本是以德川幕府為記載中心的普通編年體史書,因“政記”受追捧,遂以“政記”為名,實非“政記”之體,今為見“政記”一體之影響,特移至本類。

第三類是綱目體之屬,收書四種。

按照傳統目錄學的分類,綱目體是一種特殊的編年體。中國的綱目體始於朱熹《通鑒綱目》。日本的綱目體史書始於長井定宗的《本朝通紀》,起自神武天皇(前660—前585),訖於後陽成天皇天正十八年(1590);而馬杉繋(1833—1899)的《國史綱鑑》最為著名,此書起自神武天皇,訖於後龜山天皇(1383—1392);藤澤南岳(1842—1920)的《日本通史》最富文采,記載時段也最長,起自神武天皇,訖於孝明天皇(1846—1867)。《霸略》起自治承四年庚子(1180),訖於承久元年己卯(1219),記源平之爭,平安攝關政治結束,鐮倉幕府政治開始,作者比之中國西周到東周之變,故名曰《霸略》。

特殊編年體共收書二十八種,羅列如下:

(一)史略之屬

01.皇朝史略十二卷,青山延于撰,青山延光校,明治十五年(1882)東京府松林堂刻本

02.續皇朝史略五卷,青山延于撰,青山延光校,明治十五年(1882)東京府松林堂刻本

03.續續皇朝史略七卷,石村貞一撰,大槻磐溪刪定,明治十四年(1881)大阪刻本

04.國史略五卷,源(岩垣)松苗撰,明治八年(1875)京都府五車樓刻本

05.續國史略五卷,後編五卷,谷寬得撰,小笠原勝修刪補,明治七年(1874)東京柏悅堂刻本

06.續國史略三編三卷,小笠原勝修、佐治次太郎撰,明治十三年(1880)東京柏悅堂刻本

07.大日本史略二卷,重野安繹撰,明治三十一年(1898)臺湾總督府民政部學務課鉛排本

08.國史略七卷,石村貞一撰,明治十六年(1883)東京東生書館刻本

09.新國史略三卷,近藤圭造撰,明治九年(1876)增田氏刻本

10.新國史略後編不分卷,近藤圭造撰,明治十二年(1879)東京玉養堂刻本

11.國史略初編五卷,二編五卷,三編五卷,菊池純撰,初編及三編明治十八年(1885)刻本,二編明治十一年(1878)刻本

12.漢文近世史略初編三卷,山口謙撰,明治十六年(1883)刻本

13.漢文内國史略五卷,藤田久道撰,明治十二年(1879)東京刻本

14.漢文日本略史三卷,藤田久道撰,明治十四年(1881)東京同盟舍刻本

15.萬國記注國史略七卷,近藤瓶城、新井新撰,明治十六年(1883)大阪刻本

16.新撰國史略十二卷,近藤元粹撰,明治十六年(1883)大阪森本文金堂刻本

17.日本略史三卷,石村貞一編,明治十五年(1882)東京刻本

(二)政記之屬

01.日本政記十六卷,賴襄(山陽)撰,文久元年(1861)大阪刻本

02.日本政記箚記正誤不分卷,雨森精翁撰,舊刊本

03.日本政記摘注二卷,佐藤牧山(楚材)撰,明治9年(1876)名古屋慶雲堂刻本

04.續日本政記十二卷,近藤瓶城撰,明治十二年(1879)東京坂上半七刻本

05.近世日本政記五卷,須田要、高橋易直撰,明治十一年(1878)東京山中市兵衛刻本

06.明治新撰日本政記十二卷,笠間益三、三尾重定撰,明治十三年(1880)東京東崖堂刻本

07.江戶政記六卷,鈴木貞治郞編,明治十六年(1883)內田正榮堂刻本

(三)綱目體之屬

01.國史綱鑑二十卷,馬杉繋撰,明治十二年(1879)静岡文林堂刻本

02.本朝通紀前編二十五卷,後編三十卷,長井定宗撰,元祿十一年(1698)刻本

03.霸略三卷,太田善世撰,天保六年(1835)序,文種堂刻本

04.日本通史三十卷,藤澤南岳撰,明治十七年(1884)大阪刻本

以上三類編年體史書,記載時間上起神代,下訖明治;有的以天皇為中心來記載,有的以幕府將軍為中心來記載。總的來看,日本漢文編年體史書有兩個興盛時期:奈良平安,江戶明治。其中,奈良平安時期的六國史地位最高(正史),江戶時期的《本朝通鑑》記載時段最長、学术影響最大,明治初年的《皇朝小史》編纂方法最先進,各种《史略》在江戶明治時期的日本民間持續火爆。

編者以為,藤澤南岳的綱目體《日本通史》、青山延光的《國史紀事本末》文筆流暢,篇幅適中,最適合作為中國學生的日本史入門讀物。

以上是對本輯書籍的簡略介紹,希望能對讀者有所幫助。

最后编辑:
作者:半省堂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