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史-世界史 > 张蕴岭:“一带一路”是开放平台,应该包括韩国和日本
2015
04-03

张蕴岭:“一带一路”是开放平台,应该包括韩国和日本

张蕴岭:“一带一路”是开放平台,应该包括韩国和日本 - 海交史 - 1

主讲人:张蕴岭(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

主题:“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研讨会

时间:2015年1月16日

主办: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编者按】

中 国为什么要提出“一带一路”?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蕴岭认为,二战结束后,一直以来的国际规则是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制定的,中国想要参与制定却能力不 够,这时我们想到的新办法就是“一带一路”。中国以GDP计算的经济总量在2010年已经达到世界第二,但是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支持其他发展 中国家,并不是援助的方式,而是发展、合作的新方式。“一带一路”是着眼于和平发展的理念,合作共赢的理念。

以下是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张蕴岭发言内容的摘录:

“一 带一路”是着眼于和平发展的理念,合作共赢的理念。同时,我们这样一个理念总是要采取一些办法落实。采取老的办法,我们也没有优势,同时,有些老的办法我 们也做不来。那怎么办呢?想一些创新的办法,有些人说 “一带一路”提出来以后叫做“新马歇尔计划”,我觉得它不是“新马歇尔计划”,因为马歇尔计划的背景是战后美国援助欧洲复兴的,方式、目标都不一样。所以 有一些人这么叫我觉得非常不合适。

“一带一路”不是提供传统的发展 援助,因为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虽然提供援助,但是并没有加入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的俱乐部。国际上一直要求我们加入,我们没有。我们还是一 个发展中国家,但是我们要提供援助,就是支持发展中国家发展。传统的援助方式我们要采取,但是更多的,我想“一带一路”是发展、合作的新方式。这一点不相 同。

中国很难参与国际规则制定

谈 的比较多的,现在终于要参与新规则制定,到了一个新的时期,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规则不能光叫别人做,我们也得做。如果没有参与新规则制定,就没有更多 优势,特别是现在,因为二战后新规则制定,基本上都是美国,后来是美欧,再后来是日本,基本上是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崛起以后,我们叫群体崛起,发展中国 家要参与,美国也很着急,所以它又搞新规则制定,比较有代表性的是TPP,就是高规格的、全面的开放新规则,而且这些规则所谓边界内的问题,就涉及到体 制、政策都得规范。

显然我们没有这个优势参与,最近我们达成了两个 自贸协定,一个是韩国的,一个是澳大利亚的,这两个叫做基础协议协定,就是我们一下谈不下来,谈不下来的主要原因还是我们的能力不足,比如说我们要谈贸易 开放,投资开放,两个新原则,这也是美国推动的,就是在服务里叫做负面清单。

第 二个是投资领域的全国民待遇。这两个东西都是通过上海自贸区来试验,试验了以后慢慢推,然后到国际上我们一个都没有承认,也没有承诺,这两个都是相对发达 国家,谈起来非常困难。谈得非常艰难,韩国最后说我们不跟你谈了,韩国跟欧洲,跟美国谈了,都是采取这个方针,澳大利亚也是,澳大利亚新政府上来之后说我 不再跟中国谈了,谈了这么多年谈不下来,就是你的能力不足。

所以,应该参与规则制定。但是,要跟他们一起参与,制定政策能力还不够,毕竟还是一个发展中的经济体。那么,我们就找点新的办法,“一带一路”可能是一个新的办法。

为什么提出“一带一路”

为 什么说“一带一路”是一个战略呢?这是一个综合的大的战略性倡议,它提供一种开放的平台,这个平台上大家实际上是共商、共参、共建、共享,是中国提的,但 决不是中国一家能做的。如果没有其它的合作方来参与,那么是不行的。到底为什么到了2013年提出这个问题?我自己理解,新一代领导人上来总是要提一些新 的东西,因为到他们这个时期中国的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第二,还 是有特殊背景的,中国以GDP计算的经济总量在2010年已经达到世界第二,所以对中国未来的走势和未来的举动,外界的怀疑非常之多。一般我们说不走传统 大国崛起的道路,你不走你走什么呢?所以大家也不相信。对中国崛起的恐惧就是争霸,你说你不争霸,哪有大国不争霸的。所以第二个还有更具体一点的,就是奥 巴马提出来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再平衡就是要抑制你的崛起,对它的挑战。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们打出了“组合拳”,第一个拳头提出搞新型大国关系,几 个基本原则就是相互尊重,不对抗,合作等等。第二个措施就是“一带一路”,找到一个抓手。这个抓手就是和平发展,发展总得有办法,一个是跟着美国走,搞新 规则,进一步高度地全面推动开放。我们跟它的目标不一样,美国的目标很清楚,就是要减弱发展中国家利用你特殊便宜的成本,不规则的政策来跟它竞争。我们站 不到一起,那么怎么办呢?我们提出“一带一路”。

第三,我们在周边 提出周边的命运共同体建设。因为这个也有针对性,国外有很多要重建华夷秩序,恢复中央王国等等。中国起来之后,再也不能回到历史建立一个自上而下的以中国 为中心的大的周边地区,但是周边对我们的重要性越来越大。我们看近百年中国衰落主要是被周边缠住,我们现在重新又起来了,怎么办,搞一个什么样的周边,重 新控制也不可能。因为各种情况也都变化了,所以提出来建立命运共同体,这个命运共同体也不是由中国主导的,也不是由中国控制的,有多重框架,和欧洲等其它 地区也不同。

“一带”是找到西部往外走的大通道

我们再具体来看“一带”,它总有更强的针对性,这个针对性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改革开放以后主要是利用了我们的沿海,利用了海洋。首先建了14个经济特区,利用海洋通道的便利我们发展加工制造业,两头在外,很快地实现了发展。

同 时1984年,和沿海经济开发区同时做的就是推动了沿边的开放,也是搞了14个边境开发区。但是我们看到,边境开发区大部分都没有发展起来。有改善,但是 并没有实现大的发展。后来我们又提出来西部大开发,实际上目的就是让东部的资源往西部流动,来实现国家的平衡发展。但是,到了西部我们看到截住了,它没有 优势,到那成本非常大,人工成本可能低,但管理成本,交通成本各个方面根本去不了,所以西部大开发除了国家拨钱以外,实际上没有优势。

那么找到西部往外走的大通道,过去我们搞的边境开发区主要着眼于打开边境的小市场,推动进入对方的市场,卖我们的东西。再有就是把对方的资源拿过来,对方的资源拿来以后,对方越来越少,人家就担心,东西卖得越来越多,人家压力也大,竞争力也强。

所 以边境地区,我们看最后到了今天是什么情况?沿边的国家都在资源上对我们限制,不再向我们出口原木、原矿。当年日本也可以,为什么中国不可以,他们算,按 这个速度、这个规模,不下十五年、二十年他们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你们都走了,只剩下一些烂矿,这样的东西也走不了,沿边只是小规模带动,所以要 找到一些大战略。

我觉得这个大战略就是“一带”,就是我们从西部打开一个大的通道,而且这个通道不是打开人家的,要实行一种共同发展的经济带。你可以无限延伸,一直延伸到欧洲,这样的话西部的资源就有地方树立它的优势了,东部也可以利用西部往外发展新的空间。

同 时新丝绸之路的经济带和这个大通道是不一样的,这个带要慢慢规划,使得我们的资金转移,当地资源共同开发,比如说中亚加了这么多大油管,要把中国的油管一 画也吓人一跳,所有的大管子都连到中国。像边境地区,俄罗斯边境,一列一列火车的大原木,我要是俄罗斯人我也担心。所以,一定要进出平衡,使得他们那个地 方也要发展起来。将来炼油厂也在中亚建,这样既创造了就业,我们的技术,也可以出去。这样从国家发展来说是综合的,我们通过共同的发展构建一种全面的新关 系。“一带”不仅包括经济,也包括政治、安全、人文等等。习近平主席讲“五通”,一般说互联互通有三个,一个是基础设施,一个是法规,一个是人员,这次我 们又加上其它内容。我们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要打开新的发展空间,使得我们这个国家能够发展的东西均衡。

中 国很大,有人说中国是个陆地国家,有人说是一个海洋国家,实际上是陆地的海洋国家。光海洋这边发展了,这个国家肯定不稳,而且长期以来都是西北部不稳,所 以沿海和内地必须均衡发展,这样才能构建中国稳定的大格局。我们从一开始开放的时候并不是没想到这个问题,但是没找到好的办法。我想我们要利用好的话, “一带”就是一个好的办法。

“一路”的核心是建立海洋新秩序

我 们再看“一路”,也有很行的针对性,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就是新的了。为什么要提21世纪,我觉得有针对性,我们说21世纪是亚太世纪,再具体说是中 国世纪,我们要做海洋大国。西方崛起以后一个很突出,很重要的理论就是海洋的霸权理论,也就是说一个大国一定要霸占海洋,你在海上要没有霸占能力就称不上 世界大国。这样的话就要称霸了,因为我们提出要做海洋大国。

这样的情况,应该说比较早实现海上丝绸之路,我提出核心就是建立海洋新秩序。这个海洋新秩序的关键就是要推动航海的自由开放,推动海上的共同安全,推动沿海地区和海洋资源的共同利用和开发。

我 觉得“一路”不是一条路,可能先建一条路,也就是沿着传统的从东南亚、南海,过印度洋,一直到非洲。按我自己的理解,如果你要把它理解成是一个新秩序的话 它就不是一条路,可以有实行重点。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找这条路,你到韩国又问,包括我们吗,日本又问包括我们吗?为什么不包括,它是开放的。它应该是有更宽 的,如果按照我第一点的解释是一个大战略的话,这样的话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是一种开放性的。

“一带一路”是要实现互联互通

“一 带一路”作为我们“组合拳”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体现的是发展的东西。所以,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内,中国的首要目标还是一个发展问题。解决发展问题我们要找 到发展的一些优势,我们要找到新优势,提出互联互通作为重点,互联互通可以带动多种发展,它是超越通行的开放战略的。通行的开放战略就是把关税降低,非关 税降低,把市场打开。互联互通是东盟提出来的,搞了十几年,最后发现内部的贸易起不来,内部的投资起不来,仍然依靠外部,虽然市场开放了,但是基础条件没 有,路不通,各个国家的现有铁路还差5000多公里连起来,而且标准又不一样,所以你把各个国家的公路、铁路、航运连起来那是一个大工程,没有这些你的货 物就没法增加,交易没法增加。所以我想互联互通是一个抓手,是基于改善发展基础环境的考虑。这是发展中国家最需要的,开放很重要,但是改善发展的基础条件 也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们看中国这几年对互联互通非常积极,首先我 们接受东盟的提议,在10+1下把互联互通作为重要的战略,在10+3下,在东亚峰会下,我们在前年APEC会议上习主席提出要把互联互通作为APEC的 重要基础项目。同时互联互通对中国有特殊意义。我们有这么多的周边邻居,直接的间接的近邻20多个,我们首先要打通邻国的大的通道,使得法规能够协调,统 一,使得人员能够比较顺利地流动。所以打通周边,互联互通是很基础的东西。

同时,我们在国际体系内,也要寻求自己的优势,因为西方非常害怕我们改变规则,或者抛弃现有的国际体系,这个基本上是形成共识了,我们不会抛弃,还得靠它呢。

前 不久汪洋副总理说得比较清楚,那个体制你们建立的,有好处,我们一直在那,我们还一直支持。但是你总不能闲着不干事儿吧。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大国,我们还 是要有大作为。我提出来,叫做“修庙,建庙,不拆庙”,有些不完善的,我们要修它,我们要建新的,但是我们不拆庙。也就是说,是增量,我们看到金砖银行也 好,上合银行也好,我们都是做增量改革,有时候修庙都不让你修理,我们看IMF增加中国的份额大家都同意了,但是美国国会不批,不让你改,很困难。那么我 不能光等着,我就建新的,你愿意来也可以来,美国说规则,进来不就共同制定规则吗?进来了不就规范了吗?我们要发挥大国的建设性作用,总是要想一些办法。

“一带一路”面临的挑战

大家说“一带一路”,我觉得面临很多挑战。第一个最大的挑战就是疑虑,对中国的战略性的疑虑,对中国的倡议战略意图有怀疑,担心中国主导,不合作。东盟国家最担心,一担心就不愿意参与,或者半信半疑,你在的时候表态,你走了又不跟你合作了。

第 二个挑战就是争端,要建立海上新秩序,第一站就是南海,能不能有效掌控局势,使得争端不升温、扩大,避免战争,要想一些新的办法,要超越争端,这样才能发 展建设。有没有可能超越呢?现在至少我们没有准备把别人占有的,我们认为是我们的东西拿回来,现在看来还不想。你不占也好,你扩大现有的占有也有办法。在 一次国际会议上我提到,我们将来占好了,可以在东盟,甚至跟美国宣布,这个地方可以做公共产品,将来哪个地方有地震了,有灾害,有海啸了,运输,跑道都可 以用,都可以起降。我们要从传统的狭隘的主权观念里跳出来,并不是要你放弃,因为哪个国家都不会放弃,哪个领导人也不会放弃,但是总是有一些办法,争端不 是思路。

第三个是风险的挑战。中国投资很大,这些基础设施投进去, 都担心资金能不能回来。这个要宽泛地理解,有些援助性的,发展性的不能直接回来,可以间接回来,促进了你的贸易了,促进了你的投资,你受益了,这个钱也就 拿回来了。所以这些东西要算大账,当然也有政治风险,我们涉及的这些国家,大部分政治都在转型期,不是太稳定。比如说最近几天斯里兰卡政治变动,一看中国 建设热火朝天,从战略上斯里兰卡就是海上的不沉基地,我们站在那个地方对我们往西走太重要了,斯里兰卡也对我们期盼很大,因为跟印度的关系靠不上,能拿出 来的东西不多,但是你过分了就可能被政治化。

现在中国因素已经成为很多国家国内政治的一个变动原因。反对党要找反对的理由,可能就抓住中国,所以在这一点上,我提出,要加强对相关国家的政局变动的研究。

第四个挑战就是我们自己,习主席说今年要见成效,但是也不能太急。我们至少打算十年,十年是2025年,按照国际预测,到了2025年中国可能会成为第一大经济体。那时候应该说最大步我们已经跨过去了,要有长的打算,不能急于求成,过快了不行。

第五个挑战就是开放性,中国的倡议不能把它变成中国的,要变成大家的,要强调共建,强调开放,强调对所有国家开放,欢迎所有的国家参与,包括国际现有的组织。

(本文根据主办方提供的速记整理,未经主讲人审订)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