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古代史 > 元朝海疆经略的经验与教训
2018
09-05

元朝海疆经略的经验与教训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10月17日第657期 作者:姚建根

元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少数民族肇建的大一统王朝,其疆域最大时,“北逾阴山,西极流沙,东尽辽左,南越海表”,超过汉唐而成为空前辽阔的大帝国。“南越海表”一语,揭示出蒙古族这个跨马引弓的草原民族与海洋结下的不解之缘。从军事层面探讨元朝对海疆经略的得失,或许可以令人有所感悟。

  多管齐下经略海疆

  元朝对海疆的军事经略,可从三方面来看。

其一,出击海外致遗恨。1271年,忽必烈建国大元,继续热衷开疆拓土。不过,作为蒙古帝国名义上的“共主”,其统治几乎已经延展到整个欧亚大陆,只能转向大海,寻找新的目标。在忽必烈统治的最后20年间,海外军事力量的拓展伴随始终。1274年、1281年,元朝两次从海上出兵进攻日本,均告失败。旋又计划第三次攻打日本,但最终因故作罢。随后,元朝于1282年出海攻伐占城,1287年海陆并攻安南,1292年越洋远征爪哇,结果都是折戟沉沙而返。1294年,忽必烈时代结束,标志着元帝国在东亚、东南亚海疆的军事张力达到极限。

其二,应对倭患启海防。数次海外征战的失败,促使元朝在沿海逐渐由攻转守。尤其是两次元日战争,给两国关系蒙上阴影,因而元朝沿海守军的对外防御对象主要是日本。1292年,日本舟船至庆元(今宁波)求互市,舟中甲仗皆具,元廷恐其另有异图,遂设都元帅府,后置千户所,戍守定海(今宁波镇海),对日本商船严加防范。1306年,又有日商抵达庆元贸易,并以金铠甲为献,元廷命江浙行省注意戒备。处于这样的情势之下,再加上日本国内政治形势的变化,中国沿海的倭患日益严重。

1308年,发生了日本商船焚掠庆元的严重事件,元廷大惊,“于水路沿海万户府新附军三分取一,与陆路蕲县万户府汉军相参镇守”。江浙行省也作出反应:“两浙沿海濒江隘口,地接诸蕃,海寇出没,兼收附江南之后,三十余年,承平日久,将骄卒惰,帅领不得其人,军马安置不当,乞斟酌冲要去处,迁调镇遏。”元廷认为,“庆元与日本相接,且为倭商焚毁,宜如所请”。1316年,鉴于日本商船来浙东贸易而致乱,元廷派遣大将虎都铁木禄宣慰闽浙,抚戢兵民,海陆为之静谧。但此后元廷及地方官府依然神经紧绷,被派往庆元监视日本人互市的行省官员,往往“惧外夷情叵测,必严兵自卫,如待大敌”。

显然,日本商人不断前来中国沿海贸易,元朝方面虽没有将其一概视为敌人,但由于两次元日战争投下的阴霾,双方产生了强烈的戒备防范心理。在元朝人眼中,这些日本人亦商亦寇,倭患已初露端倪。元廷采取措施,增强沿海防御,部分士人也关注这一问题,并提出相应对策。可以说,元代是传统中国海防的萌发期。

其三,剿抚盗叛终失驭。元朝灭南宋、底定海疆之后,由于江南粮谷对大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而粮谷主要通过海运到达首都,因此,元廷比以前更加重视清剿或招抚沿海盗叛,努力保障海上生命线的安全,这是元朝沿海军力的主要对内职能。元朝前期,对海上势力的驾驭游刃有余,然而随着政权的衰败和统治危机的加剧,元廷逐渐丧失了对沿海盗叛的防控能力。元朝后期,东南沿海的防御力量受到重创,最终走向瓦解。

 沿海防守贯穿元朝始终

  元朝早期重臣耶律楚材曾云:“我朝马蹄所至,天上天上去,海里海里去。”这是当时蒙古铁骑强大战斗力和高度机动化的生动写照。如此强悍的军力,可以做到一旦有警,召之即来,来则能战,战而必胜。可以说,蒙古军队是一支战略总预备队,似乎不必认真考虑陆防和海防之区别。

或许出于思维惯性,至元年间,元将忙古歹仍在江浙行省“以水陆军互换迁调”。及至元朝中期,江浙行省官员为加强沿海军力,仍然“请以庆元、台州沿海万户府新附军往陆路镇守,以蕲县、宿州两万户府陆路汉军移就沿海屯镇”。朝臣表示异议,并援引当年忽必烈对忙古歹的训斥:“以水路之兵习陆路之伎,驱步骑之士而从风水之役,难成易败,于事何补。”

元朝后期,沿海军力配置的缺陷更是暴露无疑。元顺帝时,朝廷因讨伐方国珍不利而斥责江浙行省参知政事朵儿只班,大臣归旸却说:“将之失利,其罪固当,然所部皆北方步骑,不习水战,是驱之死地耳,宜募海滨之民习水利者擒之。”对崛起朔漠的元朝而言,沿海防守的确是一个贯穿王朝始末的新挑战。

  陆防与海防应该并重

  元朝人蹀躞海岸线,摸索经略海疆之术,就军事层面而言,并不成功。然而,元代海域经济与文化的发展,却呈现出颇有生气的图景,这对元朝由军事帝国向商业帝国的转变起了重要作用。继之而起的明朝人踌躇满志地建立起更为严密完备的海防体系,试图御敌于国门之外。当然,中国人要想出海也开始变得困难重重。

就对外军事职能而言,中国西部、北部漫长的陆路边疆线,以及东面、南面曲折的海岸线,都必须加以守卫。晚清以前,中原王朝的主要敌人来自北方草原,海上势力很少能够危及传统中国的安全,这些因素都造成了当时重陆轻海的观念。如果说近代中国海防的兴起符合“冲击—回应”解释模式,那么,站在21世纪回望中国历史,中国政府和民众已经深刻认识到海陆并重的战略意义。如何加强陆防和海防建设,确实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环东海海疆与海洋文化研究所)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