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史-世界史 > 一幅明代航海图的全球史信息
2015
06-27

一幅明代航海图的全球史信息

一幅明代航海图的全球史信息-光明日报-光明网


一幅明代航海图的全球史信息 - 海交史 - 1
雪尔登收藏过的罗盘(左) 及其木盖(右)

一幅明代航海图的全球史信息 - 海交史 - 2
《雪尔登中国地图》局部(标有“万老高”及“化人”和“红毛”的部分)
    牛津大学鲍德林图书馆是欧洲最古老的图书馆之一,也是仅次于大英图书馆的英国第二大图书馆。它于1602年开馆,1603年即开始收藏中文典籍,其藏品中包括两部著名的中国古代航海文献《顺风相送》和《指南正法》。2008年,美国学者贝瑞葆在鲍德林图书馆发现了一幅中文航海地图。根据该馆的收藏记录,此图原为英国法学家、东方学家和政治家雪尔登(1584—1654年)的私人藏品,国外学者因此将其称为《雪尔登中国地图》。雪尔登在1653年所立的遗嘱中,特地提到了他所收藏的一幅中国地图和一只中国罗盘,并说它们是由一位英国船长从东方带回来的。雪尔登去世后,那幅中国航海图被捐给了鲍德林图书馆,中国罗盘则现藏牛津科技史博物馆。《雪尔登中国地图》是一幅纸质大型地图,纵158厘米,横96厘米,手工彩绘。北起西伯利亚,南抵印度尼西亚,东侧为日本、菲律宾群岛,西侧有中亚地区及印度洋东岸。在中国大陆部分,标出了明朝两京(北京、南京)十三省,以及对应的星宿分野。地图上画有山川、树木、花草、建筑物,还有“昆仑山,一名雪山”之类的注文。地图上方画有一只罗盘和一根比例尺,这在现存的中国古地图中是第一次出现。此外,地图上方还有一个空白方框,其用途尚不清楚。

 

《雪尔登中国地图》上没有写出地图的名称,也没有留下绘制者的姓名及绘制年代。我们更不知道其绘制的地点、目的以及如何流入英国。不过,通过分析隐藏在地图中的“蛛丝马迹”,我们可以发现,它包含着十分丰富的全球史信息,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及时反映了欧洲人在东南亚海域的最新动态。《雪尔登中国地图》右侧,画出了马鲁古群岛,这里是许多珍稀香料的天然产地。早在古代,马鲁古群岛所产的香料就被辗转贩运到地中海地区。但当时东南亚与地中海地区相互隔离,欧洲人只是模糊地知道遥远的东方有个神奇的“香料群岛”,而不清楚其实际位置。15世纪末,欧洲人揭开了地理大发现的序幕,全球化浪潮由此掀起。欧洲人海外航行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寻找香料产地。16世纪初,葡萄牙人最先进入马鲁古群岛。1521年,受西班牙国王资助的麦哲伦船队也来到这一海域。虽然麦哲伦死于菲律宾,但他的同伴完成了人类历史上首次环球航行,使世界历史真正进入“全球史”时代。为了防范西班牙人,葡萄牙人于1523年在马鲁古群岛中最大的岛屿特尔纳特岛上建立起一座要塞,后因土著居民的抗击而撤离。1606年,该要塞又被西班牙人占领。1607年3月,特尔纳特岛的统治者请求荷兰人出兵把西班牙人赶出特尔纳特岛。荷兰人来到此岛后,并没有攻打西班牙人,而是建造了新的要塞。这样,在特尔纳特岛上就出现了两座要塞,一座是西班牙人的,另一座是荷兰人的。明代中国人将西班牙人称为“化人”,将荷兰人称为“红毛”。《雪尔登中国地图》最右侧有个名为“万老高”的岛屿,上面有“红毛住”“化人住”的注文。显然,这个“万老高”实际上就是特尔纳特岛,因为只有在这个岛屿上才同时出现过西班牙人与荷兰人的要塞。由于荷兰人在1607年才来到特尔纳特岛,所以该地图一定绘制于1607年之后。此外,荷兰人于1624年到达台湾后,才认识到台湾是一个完整的大岛,并且在地图上描绘出来。而在《雪尔登中国地图》上,台湾却被错误地表现为两个岛屿,因此,《雪尔登中国地图》应当绘制于1624年之前。

 

第二,全面吸收了欧洲人海外探险及地图测绘的最新成果。《雪尔登中国地图》的一大特色,就是比较准确地画出了东南亚的地形,特别是马来半岛、苏门答腊岛、爪哇岛、马六甲海峡、马尼拉湾等地。中国古代地图(如著名的《郑和航海图》),虽然也画出了马六甲、爪哇岛等东南亚地区,但地理位置往往失实,具体形状更是错误百出。相反,欧洲人自从16世纪初来到东南亚地区后,借助于先进的测绘技术,绘制出比较准确的地图。《雪尔登中国地图》东南亚部分的资料,就来源于当时欧洲人绘制的地图。该地图将东西方地理知识有机结合在一起,顺应了时代和历史要求。

 

第三,摆脱了中国传统世界地图的模式。在古代中国人绘制的世界地图上,中国大陆占据了绝大部分区域,海洋被严重缩小,众多小国散布在周围,局促一隅。而在《雪尔登中国地图》上,中国大陆虽然还是整幅地图的中心,但所占面积不到一半,东海、南海及海外地区则被完整地展现出来。此外,为了如实展示广阔的东南亚地区,《雪尔登中国地图》一改中国传统世界地图东西长、南北狭窄的布局,反而采用了东西窄、南北长的形式。

 

第四,清楚地表达了环绕全球的海上航线。在《雪尔登中国地图》上,标绘出从中国通向海外各地的海上航线,包括通向日本、琉球、菲律宾的东洋航线,通向柬埔寨、泰国、马六甲等地的西洋航线。而且,这些航线的出发地,都是福建的泉州、漳州一带。所以,许多学者认为,这幅地图的作者应当来自泉州、漳州地区。由于篇幅限制,《雪尔登中国地图》无法绘出印度洋地区的航线,不过地图最左侧有文字说明,描述了从印度西南岸前往波斯湾地区及阿拉伯半岛的航线,例如“古里往阿丹国”“古里往忽鲁谟斯”。古里就是印度西南岸卡利卡特港,阿丹即现在也门的亚丁,忽鲁谟斯一般认为是今霍尔木兹海峡的格什姆岛。此外,该地图在菲律宾吕宋岛东部一个海峡的入口处,标有这样的注文:“化人番在此港往来吕宋”。“化人番”就是西班牙人,西班牙人横渡大西洋、穿过南美洲、越过太平洋之后才抵达菲律宾。这样,《雪尔登中国地图》不仅直观地描绘出东亚及东南亚的海上航线,同时以注文的形式介绍了印度洋上的航线,并且隐约地表达了从西班牙经南美洲到菲律宾的航线。

 

第五,有力地见证了东西方直接的海上往来。中国与欧洲位于欧亚大陆的东西两端,古代希腊罗马时代就有间接的往来,13世纪蒙古帝国时代还曾有过直接的交往,但所有这些往来,主要是通过陆上道路进行的。当时中国通向西方的航线最远到达印度洋地区,中国与欧洲之间直接的海上航线尚未出现。地理大发现时代,欧洲人开辟了环球航线,于是东西方之间出现了日益频繁的商品贸易、人员流动、文化交流。虽然《雪尔登中国地图》谜团重重,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是通过海上航线从亚洲流入英国的;它在英国出现,正是全球性交往初期东西方之间直接海上交往的结果。

 

《雪尔登中国地图》是历史上东西方地理知识及制图技术交融的结晶,正因为如此,也受到了中外学者的高度重视。虽然这幅地图所蕴含的全球史信息有待继续探究,但它无疑有助于我们加深对全球史的认识。

 

(作者龚缨晏,单位:宁波大学历史系)

原文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