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古代史 > 熊秋良、李玉 | 美国驻华领事馆关于中国共产党 及红军的观察
2018
11-22

熊秋良、李玉 | 美国驻华领事馆关于中国共产党 及红军的观察

提要:美国驻华领事馆报告作为美国对华观察的全方位纪录,蕴藏着大量关于中共和红军的信息。因各种条件的限制以及意识形态的差异,美国领事馆有关中共和红军的报告存在一些偏颇之处,但也不乏许多纪实的报道和客观的认识。对美国驻华领事馆文献进行整理和研究无疑有助于拓宽中共党史和苏区史的研究。

作者简介:熊秋良,女,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李玉,男,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教授。

文章原刊:《苏区研究》2017年第4期。感谢杂志社授权发布。

近代美国驻华使馆与领馆不仅参与美国对华事务,而且通过各种渠道观察中国形势,收集中国信息,纪录中国各方面的发展状况,这些报告见诸驻华领馆定期或不定期地向国务院呈送的报告,以及使馆与领馆之间的情况通报或消息交流。由美国国务院公共事务局所特设的办公室负责编辑出版的“美国外交文件”(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以下简称FRUS)对此有所披露,惜多为梗概,难解其详。而美国驻华领事馆则因主要涉及美国在华机构交流情报和相关事务处理,由此形成的美国驻华领事馆报告(Report of the United States Consulate in China)内容极为丰富,具有非常重要的学术价值。领事馆处于美国对华观察的最前沿,其观察报告基本保持了原初状态,不似FRUS经过后期的大量删减与节辑;还有不少报告附上辅助文献,形成相应的文件系列(Series),有助于构建特定事件的记录网络,这种“立体性”层累史料的学术价值自不容低估。

正因为美国驻华领事馆档案保存了大量美国对华观察和处理涉华事务的基础史料(Basic Documents),所以其规模相当庞大。有人统计,近代美国驻华领事馆至今存有原始档案的有21家之多,时间从1833年一直延续到1965年,总共有8540卷。其中,驻上海领事馆的档案数量最多,多达3229卷【刘芳:《美国国家档案馆藏近代以来有关中国外交档案简述》,《民国档案》2016年第3期,第140、142-143页。】。据笔者在美国国家档案馆马里兰分馆调研,近代美国驻华领事馆档案多已装订成册。所谓卷,其实更像是文件合订本,依笔者的了解,每卷篇幅都在数百页至千页左右,由此不难判断这一史料库之浩繁。此外,美国国家档案馆马里兰分馆还制作了近代美国驻华19个领事馆的177卷微缩胶片【刘芳:《美国国家档案馆藏近代以来有关中国外交档案简述》,《民国档案》2016年第3期,第140、142-143页。】。

美国使领馆报告作为美国对华观察的全方位纪录,自然蕴藏着大量关于中共的信息。例如美国驻华领事馆关于国民党围剿红军及苏区的内容散见于各种文件之中,既有领事馆给国务院及北平使馆报告,也有领事馆的月度政治报告(Monthly Politic Report),以及使馆的军事报告(Military Report)或形势报告(Situation Report)。前者例如1932年美国驻南京领事馆总领事裴克(Willys R.Peck)给国务院发送了一份报告,同时抄送美国驻北平公使詹森(Nelson Trusler Johnson),题名《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其附件是一封从日文翻译过来的长篇报告,篇幅超过40页。后一种形式以美国驻汉口领事馆报告较为多见,这与该馆所处的政治地缘有较大关系。还有一种文件,就是美国驻北平使馆与美国驻华领事馆之间交流情况的通函(Circular Despatch),这种文件一般是由某个领事撰写,或者由使馆撰写,然后由使馆向美国所有驻华领事(包括香港和大连)传递,也有一些是使馆呈递给美国国务院的报告,同时抄送美国驻华领事馆。一般为月度中国形势概览(Summary of Events and Conditions in China),馆际之间互传的还有某领事区域的月度政治与军事状况,例如Political and Military Condition in the Hankow Consular District During July, 1929等,不少属于“机密”(Confidential),甚至“绝密”(Strictly Confidential or Very Confidential)性质。

美国领事馆报告的消息来源途径较多,除了美国传教士、侨民、新闻记者、消息灵通的中国人士、商业以及军事机构提供的直接消息之外,还大量参鉴报刊媒体资料,各领事馆取材的中外文报纸主要有《自由西报》(Hankow Herald)、《中国评论周刊》(The China Weekly Review)、《平津泰晤士报》(Peking & Tientsin Times)、《大美晚报》(Shanghai Evening Post and Mercury)、《字林西报》(The North-China Daily News)、《北华星期日新闻》(The North-China Sunday News)、《大陆报》(The China Press)、《武汉镜报》、《中国工人通讯》、《新闻报》、《大公报》、《中央日报》、《申报》等。而与关键人物会晤(Interview)也是一种重要的情报收集手段。由此决定美国领事馆报告实际上是一种集成式的综合性文献,其取舍与编排角度代表了美国方面对中国问题的认知与态度。

美国领事馆关于中国共产党及红军的观察以军事行动为主,从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建立根据地、成立中华苏维埃临时政府到历次反“围剿”行动,从攻打长沙到挺进福建,以及红军西进四川,举凡中国共产党及工农红军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经历的重大事件,在美国领事馆报告中都有相应文献,不过详略不同而已。它们多数是以外国当事人(诸如传教士、侨民、机构)为主体,引申出关于中共及红军的叙述。在这些文件之中,美国传教士及侨民多以财产及人身安全在中国受到伤害为“诉说”理由,将之归咎于中共及红军在各地进行的“革命”活动。由此,不少报告对于中共及红军充满抱怨。在这些报告中,美方不仅沿用当时国民党方面对中共及红军的诬蔑之词——“赤匪”“共匪”(Communist Bands),而且将之与一般的社会土匪相提并论,甚至有时将两者混同。当然,美国领事馆关于中共及红军也有不少中性称谓,如“中国共产党”“激进派”“民族主义者”等,这种混合称谓,也与各种报告的形成地点与撰写人员有关。

在美方看来,1928年之后的“共产党”已与此前不同,其指称也发生变化。1928年之前,中共得到共产国际的公开支持,活跃在中国革命舞台,致力于国民革命,但1928年之后则不得不转入地下,从事反抗国民党统治的运动,所以美国方面的“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称谓已不是法律意义层面的,而是“比较含糊地指称那些已在这个国家许多地方兴起的反对政府权威的非法的组织”【Leg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o the American Consular Officers in China(including Hongkong and Dairen), Circular No. 56, October 20, 1930, Confidential, Subject: Monthly Political Report for September, 1930, National Archives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Maryland, RG84, Records of Foreign Service Posts, Consular Posts, Nanking, China, Volume 085.】。

不过,美国领事馆对中共的态度也确实较为复杂,其中也多有抱怨之气。美国方面对于中共及红军的抱怨一方面是主义的对立,这是西方资本主义阵营对于共产主义运动的一种本能的敌视与抵制,另一方面涉及美国在华利益,中共及红军进行的反帝反封建宣传,各地的打土豪行动,以及相应的军事行动,难免使传教士既有的生活秩序以及个人利益受到影响,他们自然会对中共革命运动产生敌视心理。例如关于红军攻打长沙,汉口领事馆的一份报告这样写道:  (1930年)7月28日,大约有10000余人的共产党分子在彭德怀的领导下进攻了湖南的长沙,在随后的几天,这些人有组织地抢劫了这个城市,放火烧了许多公共建筑,毁坏了许多中国人和外国人的财产,包括日本领事馆。所有美国人在“帕洛斯”号舰艇援助下都安全撤离,其他一艘外国海军舰艇则带上了一个拒绝离开的美国公理会差会的传教士。公使馆致电给南京政府的外交部部长,建议政府应采取实际行动救援这个城市,否则可以预知这个城市重要的美国人的教会、教育机构和商业机构将遭到破坏,但到7月底,南京政府似乎看上去并没有迅速采取有效的行动。确切的损失还不知道。江西南昌同样受到威胁,新闻报道说,估计到这个月底“赤匪”将进攻汉口。【Leg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o the American Consular Officers in China(including Hongkong and Dairen), Circular No. 52, August 21, 1930, Confidential, Subject: Summary of events and conditions in China during July, 1930, National Archives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Maryland, RG84, Records of Foreign Service Posts, Consular Posts, Nanking, China, Volume 085.】

还有一些传教士直接报告受到“虐待”或遭受委屈的内容,例如1929年驻厦门美国领事报告,“有一股共产党军队,估计大约2000人,在5月23日突袭了美国在龙岩的一个归正基督教会,除了医院的设备外,抢走了所有的东西。建筑物没有被损坏。这个城市的中国人或财产没有受到干扰,但共产主义分子俘虏了教会的C.H.霍利曼医生,当他们退去时把他带走,宣称他们需要他提供医疗服务”。【Leg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o the American Consular Officers in China(including Hongkong and Dairen), No. 347, June 29, 1929, Confidential, Subject: Summary of events and conditions in China during May, 1929, National Archives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Maryland, RG84, Records of Foreign Service Posts, Consular Posts, Nanking, China, Volume 059.】至于这一事件的真相和详情,笔者尚难做出判断,需要佐以其它史料进行考析。

美国方面对于中共及红军的观察一般为“监控式”或“追踪式”,其消息来源虽然渠道多样,但多为“他者”史料,而缺乏对于中共或红军言说的关照——事实上,条件也不太允许,美国方面也承认,有时获得关于中国共产党力量发展及活动情况的消息是相当困难的。 【Copy of dispatch from Nanking Consulate, L-35, Feb. 6, 1929, Subject: Growth of a Radical Opposition to the Present National Government, Consular Posts, Nanking, Volume 059.】故而相关文献的客观性存在较大问题,不少内容甚至是不实或错误的。例如美国驻汉口领事馆1934年1月份的政治报告写道,红军在资溪、得胜关等处接连失败,江西的苏维埃政府也被占领,有3名苏维埃军事委员会成员被杀,主席和10名政府官员被俘。众所周知,第一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于1931年,并无成员被俘,而国民党军队占领瑞金也是在1934年11月10日,这些说明美国驻汉口领事馆报告依据的是国民党方面的片面报道。该报告还引用蒋介石南昌行营的一份公报称,12月11日在宜黄南部进行的激烈战斗中,罗炳辉连同其他800名红军战士被杀;该资料还披露,在近期的战役中约有5000名红军被杀,由此导致“红色阵营争吵激烈,士气低落”,相反国民党政府军则因蒋介石的亲自督战而士气高昂。这些显然也有大量错误之处。【玉婷、以清:《从〈美国驻汉口领事馆1934年1月份报告〉看美国对中国政情的观察》,《团结报》2015年2月26日,第5版。】

如同其他报道一样,美国领事馆关于中共及红军的观察,在一定程度上是各种信息的汇总。由于社会动荡,秩序混乱,土匪丛生,如同其他外国人士一样,美国领事馆的相关文献也会将中共与红军的革命行动与土匪扰乱社会的行动等量齐观,从而产生许多不实报告,甚至诬蔑之词。

美国领事馆报告中也有许多关于中共及红军的客观介绍,例如1929年美国驻南京领事在给使馆的汇报中这样描述中国产党: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既存的组织,致力于共产主义事业和全世界的革命,该党由第三国际指导,实际上由目前苏联的苏维埃集权派左右。同其他各国的共产党一样,中国共产党充满对于阶级斗争的信仰,立志建立一个单一的工人阶级领导的世界,摧毁包括资本家和资产阶级在内的旧的阶级。他们认为实行革命、从根本上消除其他阶级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根本途径。【Copy of dispatch from Nanking Consulate, L-35, Feb. 6, 1929, Subject: Growth of a Radical Opposition to the Present National Government, Consular Posts, Nanking, Volume 059.】

这种描述虽然不十分准确,但基本上是一种复述,而非评述。美国领事馆对于中国革命运动的社会土壤也有所关注,有的分析也不能说毫无道理,例如一则文件这样写道:  那些自命的共产主义者们不是造成中国中部和南部目前混乱状态原因,而是社会深层原因导致了这样的结果。首先,它是整个混乱的亚洲,从博斯普鲁斯到黄海流域古老的王朝体系接连不断地崩溃所表现的一种症状。中国在十九世纪后期,内战已变成地方性的,与中亚和西亚的一些国家相比,在这方面情况变得越来越糟。国家的军队被动员参与无休止的内战,自然地,地方行政机构的职能已变得越来越弱。在许多地方政府机构的权威被削弱,遭到有组织的土匪的袭击。

局势变得更为复杂,因为完全不合理的税收制度,伴随着许多不合法的陋习,正使得农民处于绝望的境地。另一方面,一些正规军队常常被欠军饷,他们成批地逃跑,随身携带着步枪、弹药,甚至机关枪。他们与农民联合进来,开展游击战争反对政府,除了掠夺之外没有其他目的。他们为了获得赎金进行劫掠、绑架,甚至杀人。每当他们袭击一个城镇时,他们就尽力释放所有的监狱犯,通过焚烧政府办公机构破坏法庭纪录。自然地,也有许多个人财产被随意破坏。

当然,这些不断扩大和严重混乱的局势已超出地方政府所能控制的能力,他们自己也常常处在被打击的危险中。这些反叛势力常常由大规模的、装备精良的、有着丰富的军事经历的人组成,并由有能力的指挥官领导。他们神出鬼没,尽可能避免与政府军队进行激战。南京政府正不断地致力于讨伐他们,那些被抓住的人被无情地处置。然而,直到南京政府在北方前线取得决定性胜利,能让出一部分重要的正规军队之前,这些共产主义分子将继续在南方形成一条“流动的阵线”。到那时,除非他们还采取一些补救性的行动,只有这些镇压性的手段是不够的。【Leg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o the American Consular Officers in China(including Hongkong and Dairen), Circular No. 66, October 20, 1930, Confidential, Subject: Monthly Political Report for September, 1930, National Archives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Maryland, RG84, Records of Foreign Service Posts, Consular Posts, Nanking, China, Volume 085.】

这种分析一方面揭示了中国近代社会结构与性质的变化,另一方面也折射出国民党政权社会治理的低效,以及政治腐败的一些面相。这一评论的立场暂且不论,但就分析视角而言,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从中可以看出美国方面也不认为中国革命是无源之水或无本之木。能够从历史深处和社会底部看待中国革命者在革命处于低潮阶段也大有人在,例如1929年时美国驻南京领事馆也注意到,有一种普通的看法是,中国共产党不仅仍然强大,而且正变得越来越强大和有组织。【Copy of dispatch from Nanking Consulate, L-35, Feb. 6, 1929, Subject: Growth of a Radical Opposition to the Present National Government, Consular Posts, Nanking, Volume 059.】

美国领事馆关于中共在各地革命与宣传活动的纪实报道,亦有不少,例如上海总领事馆在1929年3月对租界和邻近地方张贴的“共产党的口号和标语”进行了详细的罗列,并声明这些表明共产党“宣传的真实意图,无庸置疑,这是非常重要的”。报告中罗列的“被粉刷在苏州西路附近莫干路房墙上”的标语有:“起来,劳动人民!”“加入中国共产党!”“准备暴动!”“打倒新旧军阀!”“刺杀蒋介石!”“打倒国民党!”“支持中国共产党!”等,而“写在新加坡路上的电话和电灯杆上”的标语则有:“打倒国民政府!”“支持苏维埃政府!”“不要忘记日本控制着山东!”“布尔什维克万岁!”“打倒帝国主义!”还有很多标语被写在莫干山路沿线的墙上,包括“国民党是资本家的走狗!”“共产党是我们劳动人民的希望!”“反对军阀战争!”“支持苏维埃政府!”等【American Consular Service, American Consulate General, Shanghai, China, April 10, 1929, Subject: Political Conditions in the Shanghai Consular District During the Month of March, 1929, National Archives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Maryland, RG84, Records of Foreign Service Posts, Consular Posts, Nanking, China, Volume 061.】。此外,上海的其他地方还有不少中共的标语口号,诸如“工农联合起来!”“支持进行大规模的苏联社会主义革命纪念活动!”“推翻国民党!”“打倒帝国主义!”“支持苏联政府!”“支持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国共产党万岁!”“推翻国民党!”“打倒帝国主义!”“反对军阀战争!”“加入共产党!”等等,而另一方面,也同时张贴或书写着不少国民党的标语与口号,国共双方围绕着标语、口号进行的较量也不亚于军事战争。【American Consular Service, American Consulate General, Shanghai, China, April 10, 1929, Subject: Political Conditions in the Shanghai Consular District During the Month of March, 1929, National Archives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Maryland, RG84, Records of Foreign Service Posts, Consular Posts, Nanking, China, Volume 061.】

美国领事馆在报道中共及红军行动与事实的过程中,也不无关于红军优点的评述,虽然这并非其主要立场。例如在讲述红军在四川等地战争情况之时,提到“贺龙所部占据了黔江,严重的物资短缺并未吓倒红军”【玉婷、以清:《从〈美国驻汉口领事馆1934年1月份报告〉看美国对中国政情的观察》,《团结报》2015年2月26日,第5版。】;汉口领事馆在1934年5月写给北平使馆的报告中写道:“这个月底的情形表明,提早消灭红军的计划是不可能实现了,甚至可以看得出来很难把红军从四川境内驱逐出去。红军虽然因政府军的全面围剿而损失惨重,但仍然没有退缩。”【王霞、以清译:《美国驻汉口总领事馆1934年4月政治报告》,《民国研究》2014年春季号,总第25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249页。】在次月的政治报告中则这样写道:“蒋介石最新制订的三个月消灭红军的计划在5月底失败了,因为革命者们仍旧在江西和福建的12个县进行着顽强的抵抗。同时红军游击队还在这两个省的其他地方袭击中央军部队。”红军尽管困难重重,急需补给,但所到之处“当地民众并没有被打扰,商业活动仍旧照常” 【金玉、以清译:《美国驻汉口总领事馆1934年5月政治报告》,《民国研究》2014年秋季号,总第26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229、231页。】。这些无疑均是对中国共产党及红军不屈不挠的斗争意志与异常严明的组织纪律的一种有力证明。

总体而言,作为中国近代史研究重要资料库的美国驻华领事馆文献对于中共党史、中国革命史和红军史、苏区史的研究具有相当的价值与意义,对之加以充分利用,有助于扩大中共党史、红军史与苏区研究的视野,可以从另一个参照系之中回顾中国革命的艰难与曲折。此举不仅有助于使中共党史、苏区史与民国政治史、外交史与区域史研究相结合,还有助于在近代中国社会演进与政治变迁的大背景之下观照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运动的时代意义与世界影响,这或许是中共党史研究可能的探索路径之一。

当然,美国领事馆报告毕竟有其特定的政治立场,加之信息收集范围有限,所以对于中共及红军的报道与分析判断存在诸多偏颇之处,甚至有不少诬蔑之词,这些都是使用者需要注意的。另外,由于时间久远,不少原档字迹模糊,也给阅读利用带来了一定难度。而且,由于原档收藏于美国国家档案馆,对于中国读者而言,也不容易利用。有鉴于此,我们正组织人力,投入财力,准备加以收集整理,以期为中国学界的利用提供一些便利。

原网址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