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近现代史 > 论太平天国档案流失海外的原因、经过及其具体分布
2018
11-29

论太平天国档案流失海外的原因、经过及其具体分布

【内容提要】太平天国在14年的革命历程中产生了大量档案,然而,在国内,这些档案随着太平天国运动的失败几经磨难、丢失和损毁。幸而,在国外还有大量的太平天国档案得以保存。文章在前贤的基础上对流失海外的太平天国档案进行整合汇总,将收藏在海外的太平天国档案调查清楚,为将来追索这些太平天国档案提供参考。
【关 键 词】太平天国档案/流失海外/分布/编纂
太平天国(1851~1864年)是清朝后期,由洪秀全(称号“天王”)建立的政权。太平天国有自己的思想、政策和改造社会的方案,具备相当完备的文书制度,自身所产生的档案更是丰富多样、无以计数。然而,运动失败后,其档案基本被清政府毁灭殆尽,在国内,人们只能从清政府的官方文件和流失民间的零星的资料中窥知太平天国历史之一二。由于清政府在对太平天国史料进行汇编的过程中常带有自谀和弄虚作假的成分,可信度不高,民间的史料则多数是轶事传闻,错讹百出,伪书横行,研究工作者无从利用。以现有的资料来看,我国用以研究太平天国史的档案文献,大部分搜访和摄录自海外。关于流失海外的太平天国史料的发现情况,金毓黻、田余庆《太平天国史料》(开明书店,1950年出版),中国史学会《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太平天国》(神州国光社出版,1952年出版),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太平天国文书汇编》(中华书局,1979年出版),罗尔纲、王庆成《影印太平天国文献十二种》(中华书局,2004年出版)等做过不同程度的总结和统计。然而,太平天国文献可分为印书和文书两类,前人在统计之时,往往以太平天国文献为对象,几乎未将文书与印书加以区分。太平天国印书是太平天国时期出版的书籍的统称,性质区别于档案,为此,本文将两者区分开来,对印书不作涉及。
1.太平天国档案流失海外的原因及经过
1.1太平天国主动将档案赠予西方人
太平天国档案流失海外,首先与太平天国的外交政策分不开。太平天国本身所带的基督教色彩以及“天下为一家,四海皆兄弟”的思想决定了它渴望与西方国家和谐相处的愿望。为宣传自己的思想、政策和规章,太平天国曾多次向西方人赠送印书和文书。如1853年太平天国建都南京之后,英、法、美等国的驻华公使、领事官员和传教士,曾到访过天京,并获赠太平天国为表明其政治、经济、外交立场的照会文件,大部分西方人为备检查起见,将所获文件收入领事馆档案内,后带回国,移交给相关单位保存,现英国、法国、美国等国的图书馆和档案馆均有收藏此类档案。也有人将所获文件作为纪念品保存下来,如洪秀全诏旨《天主赐通事官领袖接天义罗孝全诏》就是美国传教士罗孝全于1860年访问天京时所获,并作为私藏保存下来的。
1.2西方与中国相关往来档案的产生
西方人出于维护自身利益以及侵略的需要与太平天国多有接触和了解,在此过程中产生了许多记载,大多是用以报道太平天国政治、军事和经济的文件和信札,这类档案最初保存在各国外交部档案或议会文件中,后传回各国。也有亲历者将自己的见闻以日记和书信的形式带回,西方人有关太平天国记载的文件,有些载于杂志报刊,有些赠予相关单位保存,是研究太平天国史珍贵的史料。可以说,西方人凭借一种相对客观的有利地位对太平天国运动所作的观察和记述,弥补了我国太平天国中文记载的不足。到太平天国后期,清政府与西方侵略者相勾结,产生了许多清方外交文件,以李鸿章、奕昕等人与侵略者的书信和照会居多,此类档案现多藏于国外图书馆和档案馆。
1.3西方侵略者对太平天国档案的掠夺
太平天国后期,侵略者利用战争之机在太平军区域内骗取和掳走一批档案文件,如湖北汉口的英军头子金执尔将李秀成托付他传递的谆谕骗到手,并扣留不传,后送至英国不列颠博物馆;英军“常胜军”头目戈登在江苏常州掳走了太平天国将领陈士桂队内的大批兵册、家册、馆衙名册、报销底簿、领发物簿等档案,还有包括洪秀全亲笔文书在内的诏、谕等,后送往英国不列颠博物馆。
在之后的侵华活动中,侵略者盗窃的保存于清政府机构的有关镇压太平天国的档案更是不计其数。如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英、法联军占领广州,于1858年初将两广总督府、广东巡抚衙门、广州将军衙门内保存的档案悉数掳走,其中包括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国期间的舆图档案和一封太平天国禀奏的抄件,这些档案最初与其它档案一起收藏于港英政府秘书处,后转移到英国驻华大使馆,1959年收入英国公共档案馆;鸦片战争后,美国首任驻华公使顾盛从我国掠走清代档案二千五百卷,其中就包括部分太平天国档案,这些档案,有些保存于档案馆和图书馆,大多已经无迹可寻。
2.流失国外的太平天国档案的具体分布
太平天国档案分为太平天国自身文书和太平天国外人记载两部分。由于太平天国处于英国对我国的侵略最甚的时期,因而英国所藏太平天国档案最富,流失英国的太平天国档案大多收藏在伦敦不列颠博物馆,需要注意的是,“1972年鉴于博物馆和图书馆各有不同业务,原保存在博物馆的印书和写本,转移到了新成立的英国图书馆”①,为方便起见,以下均以英国图书馆为收藏单位。流散到法国、美国、日本等国的太平天国档案也有相当数量。
2.1太平天国自身文书的具体分布
太平天国自身文书,包括诏旨、本章、禀报、告协、照会、书信等,很多已经散佚或至今尚未发现。至今所发现的太平天国文书的数量“约计不过四百件”②。已知国内学者搜访到的流失海外的太平天国文书,除去颁发物单、记事簿、来文底簿、去文底簿、报销底簿五种杂件(因记事项繁琐,无从以件数统计),共计156件,其中公家所藏太平天国文书154件,私人所藏2件。公家所藏太平天国文书,存于英国图书馆、英国档案馆、英国剑桥大学图书馆、巴黎东方语言学校、美国国立档案馆、美国耶鲁大学图书馆等处,“其他国外博物馆、图书馆、档案馆没有搜访到的估计还会有保存”③。具体分布如表1。
私人藏太平天国文书概况:私人所藏太平天国文书共2件:(美)罗孝全后人藏《天王赐通事官领袖接天义罗孝全诏》和(英)呤唎藏《真忠军师忠王给洋兄弟呤唎路凭》(原件影印图见呤唎著《太平天国外纪》卷首,现藏不明)。
2.2太平天国外人记载档案的具体分布
外人记载档案是研究太平天国的第二层次的原始资料,“即那些写于太平天国运动时期,但并非源于太平天国本身的资料”④,这类档案同样是研究太平天国历史必备的基本资料。可分为两类:清方相关档案和西方人对太平天国的记载。
2.2.1海外所藏清方相关档案的具体分布
清政府有关太平天国的档案可分为谕旨告示、一般文书、军事文书和相关记载等,属于清代官方档案,原属军机处管理,现大多存于国内各大档案馆和博物馆。流失海外的清方相关档案大多是清政府勾结外国侵略者共同镇压太平天国时期所产生的信件照会等。已知国内学者从海外搜访到的清方相关档案,共计220件,具体分布如表2。
2.2.2海外所藏西方人相关记载的具体分布
英国档案馆所藏外国人相关记载,“约有四百余册”⑤。分为两部分:一是英国驻中国各地的领事馆向驻华公使的报告,二是驻华公使向英国外交部的报告。除去内容重复和与太平天国不相关的部分,其54件。包括:英国驻宁波领事夏福礼致北京英国公使卜鲁斯的信9通;英国驻上海代理领事麦华陀致卜鲁斯的信16通;英国驻上海代理领事马安致卜鲁斯的信4通;上海怡和洋行致香港总行的信12通;密迪乐、巴夏礼、麦华陀、威妥玛、伟烈亚力、纳里斯等人的对太平天国的相关报道11篇。
英国不列颠博物馆藏《遐迩贯珍》,“为伦敦布道会之英华书院所创办的新闻杂志”⑥,所载有关太平天国史料,共6件:《西舆括论》、《太平天国新闻杂辑》、《会党消息》、《上海专辑》、《厦门事辑》、《佛兰西公使赴天京记》。
3.国内外对流失海外太平天国档案的编纂
3.1国内流失海外太平天国档案的编纂
太平天国史研究是历史学领域中耕耘最成熟的园地之一,国内对流失海外太平天国档案的编纂始于五四运动之后,经过近百年的努力,成就斐然,具体编纂成果详见表3。
3.1.1建国前国内对流失海外太平天国档案的编纂
最早注意到流失欧洲的太平天国文书,并对其进行编纂的是日本史学家内藤湖南。日本人对太平天国史料的早先搜集和发现激起了国内学者振兴民族史学的责任感,“五四运动”之后,国内史学界掀起了发现海外太平天国文献的浪潮。
最早传回太平天国文书并出版问世的,是北京大学教授刘复。20世纪20年代,刘氏到访欧洲,搜集和摄回了一批珍贵的太平天国文献,为流失海外太平天国史料收集立下开路之功。1929出版的《太平天国有趣文件十六种》(北新书局,1926年出版)一书中收录了刘氏自英国不列颠博物馆发现两件太平天国文书——《忠王李秀成致护王陈坤书书》、《忠王李秀成致潮王黄子隆书》。然而,刘氏的发现只是尝鼎一脔,“多为琐碎小品,史料上的价值很低”⑦。
30年代以后,发现流失海外的太平天国文献成就最为卓著的是被誉为“太平天国史料第一人”的萧一山先生。他将在欧洲发现的为数众多的太平天国诏旨、公告、布告、往来书信等,编为《太平天国诏谕》(国立北平研究院,1935年出版)、《太平天国书翰》(国立北平研究院,1937年出版)两书。前者主要收录太平天国天王诏旨以及重要文告,后者收录了太平天国重要书信文件十六封。
1935年,北京图书馆《天王诏旨》摄照自英国不列颠博物馆的藏本,内除太平天国辛酉十一年天王诏旨五通外,还收录了包括《幼主诏旨》、《朝天朝主图》、《忠王李秀成谆谕》等在内的太平天国文书11件。
1936年,向达留学英国的时候,从不列颠博物馆抄得太平天国文书,有天王、幼主诏旨及护王陈坤书部兵册、记事文书等多种文件。同一时期,王重民在欧洲考察期间,从英国剑桥大学图书馆和法国巴黎东方语言学校传回一批国内未知未见的太平天国文献,“他除了抄写史料以外,又摄照了极大分量的史料”⑧。就太平天国文书而言,包括天王诏旨以及韦昌辉、洪仁玕等人的布告若干,简又文评王重民“于发现各种至有价值之第一手原始史料外,复有详细的说明,其贡献于太平史研究之功绩亦甚大矣。”⑨然而,由于种种原因,王重民和向达的成果“在五十年代前基本上未能发表问世”⑩。
建国前,传回国内的太平天国文书得以汇编出版的书籍虽少,但有许多得以刊登在当时的报纸杂志上公之于众。
《逸经》是1936年创刊于上海的一册文史半月刊,由人间书室出版。该杂志刊登了萧一山、王重民从海外发现的太平天国文书两篇,即萧一山《李秀成致赖文光谆谕并跋》、王重民《剑桥大学所藏之太平天国文件》。曹墅居译《英国政府兰皮书中之太平天国史料》作为西方人相关记载亦刊登在该杂志上。
《经世》为萧一山于1937年创刊,刊登了萧一山《李秀成谭绍光复大英会带常胜军戈登书并跋》、《太平天国新史料》、《太平天国兵册》,均为萧氏于英国不列颠博物馆发现的史料。
《国闻周报》由胡政之1924年创刊于上海,内登萧一山《太平天国新史料并跋》、《李秀成复英国教士艾约瑟杨笃信书并跋》、《李秀成致子侄谆谕并跋》、《戈登文书》,王重民《剑桥太平文献新录》。
此外,民国时期的《史学杂志》、《天津大公报》、《史学消息》等报纸杂志对向达、王重民和萧一山的成果亦有收录。
3.1.2建国后国内对流失海外太平天国档案的编纂
太平天国史研究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进入了一个蓬勃发展阶段。抗日战争前,向达、王重民从海外发现的太平天国史料因战争的原因被搁置,建国后,二人的成果最先收录到金毓黻、田余庆主编《太平天国史料》中,该书1950年由开明书店出版,分太平天国官书、文书、清方文书和中外记载四部分。1952年神州国光社出版的中国史学会主编《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太平天国》,“这套大型资料汇编计8册,约200万字左右,分太平天国史料、清方记载、外人记载、专载四部分,可谓集一时之大成”(11),该丛刊第二册和第六册中收录了海外发现的太平天国史料。1954年,神州国光社出版的王崇武、黎世清主编《太平天国史料译丛》收录了英国公共档案馆所藏的西方人相关记载。1959年,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中科院历史三所近代史编辑组《太平天国资料》收录了美国国立档案馆所藏的清美政府勾结的几个文件。
“文革”时期,太平天国史研究被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暴打断,国内史料的编纂也进入了停滞阶段。“文革”后,太平天国史研究才得以逐渐恢复生机,史料编纂也渐渐步入正轨。1979年,中华书局出版的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编《太平天国文书汇编》收入了太平天国文书四百余件,几乎包括了所有当时已发现的藏于海外的太平天国文书。80年代,王庆成将藏于海外的太平天国文献作了详细的统计和介绍,并积极发现新史料,1993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太平天国的文献和历史——海外新文献》和2004年中华书局出版的《影印太平天国文献十二种》(本书为文献类书,是作者十几年来从美、英、德、法、澳、俄、荷,以及香港、台湾等地图书馆多方搜访而来,多是前人所未见的文献,可以补早已出版的罗尔纲先生的《太平天国印书》、《太平天国文书》中资料的不足)收录了王庆成于海外新发现诏旨、告示、公文等太平天国文书若干。王庆成为太平天国史研究作出了杰出的贡献,罗尔纲评他“心细如发,观察入微,又能从微知著”(12)。2004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罗尔纲、王庆成主编《太平天国》第三册、九册、十册中收录了1953年以后自海外新发现的与太平天国运动有关的资料。
国外友人在太平天国文书发现方面也给过不少帮助,“英国太平天国史学者柯文南从伦敦公共档案馆发现了二十六件太平天国和天地会等的文献史料”(13),并于1979年寄给南京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包括了天王诏旨、布告、照会、供词等珍贵太平天国文书;日本东京大学教授小岛晋治先生将他在日本发现的两件太平天国史料寄回我国。柯文南和小岛晋治提供的太平天国史料最先收录到《太平天国文献史料集》(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近代史资料编辑室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年出版)中,王庆成《太平天国的历史和思想》(中华书局,1985年出版)对二人成果亦有收录。
3.2国外对流失海外太平天国档案的编纂
其中,1971~1972年,爱尔兰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奥麦拉等主编《英国议会文书?中国》一书有四个部分提及太平天国,收录有关太平天国的史料共77篇,具体是:《关于中国内战的文书,1852~1853年》收录了文翰、克拉兰敦、罗塞尔等人的往来信函共7篇;《关于上海外国租界遭受攻击的文书,1854年》收录了包令与克拉兰敦的往来信函4篇;《关于中国事务的文书,1859~1860年》收录了普鲁斯公使与罗塞尔勋的往来信函14篇;《关于中国叛乱与扬子江贸易的文书1862年5月2日》收录了德、美、英等国的领事和公使的往来信函44篇。1982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克拉克、格利戈里主编《西方关于太平天国的报道》以时间为序,收录了《中国丛报》、《中国陆上之友》、《外交部档案》、《英国议会档案》、《北华捷报》等报纸杂志或书籍上所载1850年至1867年里,外国驻华公使、领事官员、传教士等有关太平天国的报道、日记、信札共97篇。《西方关于太平天国的报道》和《英国议会文书?中国》两书由范德一、许培德、夏春涛翻译成中文,收录到2004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罗尔纲、王庆成主编《太平天国》第九册和第十册中,这两本书是西方对太平天国史料最主要的汇编。
此外,迈克尔在《中文历史文献收藏中的太平天国》(《亚洲研究杂志》1957年17期)、乌哈利《1853~1854年,外交使团对南京太平天国政权的看法》(《崇基学报》6卷,1967年2期)、《有关太平天国行政机构的一些真相的信件》(《华北先驱周报》319号)等文对太平天国史料作了零星介绍与汇纂。
本文所列流失海外的太平天国档案,相对近代中国流失海外的档案而言只是沧海一粟,史学研究离不开档案的搜集,前人对海外太平天国史料孜孜不倦的搜集与整理,为太平天国史学研究的发展铺平了道路,更为后人顺利调查流失海外的太平天国档案提供了重要线索和追索方式。
注释:
①王庆成.影印太平天国文献十二种.前言[M].北京:中华书局,2004。
②王庆成.太平天国的文献和历史——海外新文献[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3: 13。
③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太平天国文书汇编[M].北京:中华书局,1979: 7。
④罗尔纲,王庆成.太平天国(九)[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2。
⑤王崇武,黎世清.太平天国史料译丛[M].上海:神州国光社,1954: 1。
⑥金毓黻,田余庆.太平天国史料[M].台北:文海出版社,1976: 508。
⑦顾颉刚:当代中国史学[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 77。
⑧金毓黻,田余庆.太平天国史料[M].台北:文海出版社,1976。
⑨祁龙威.文人相重合作共进——太平天国研究史上的佳话[J].文史杂志,1987(3)。
⑩王庆成.太平天国的文献和历史——海外新文献[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3: 36。
(11)夏春涛.二十世纪的太平天国史研究[J].历史研究,2000(2)。
(12)王庆成.太平天国的历史和思想[M].北京:中华书局,1985。
(13)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近代史资料编辑室.太平天国文献史料集[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
作者:赵彦昌;陈婧曙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