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古代史 > 沈岩:清代前期胶东地区海防建设刍论
2015
10-28

沈岩:清代前期胶东地区海防建设刍论

原文出处:《枣庄学院学报》2014 年第 1期,第130—133页

作者简介:沈岩( 1978 - ) ,女,吉林长春人,烟台市博物馆馆员,历史学硕士,主要从事中国地方历史文化、博物馆陈列设计研究。烟台市博物馆,山东 烟台 264008

摘要: 清代前期,清廷在胶东地区进行海防建设,最终形成海防陆地绿营兵与绿营水师共同负责海防事宜,以军港、海湾、岛屿等要塞为依托的水陆相维的海防体系,这一海防体系在抵御海上入侵、维护海疆安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关键词:海防; 胶东地区; 清代前期

胶东地区,位于山东半岛东部,濒临渤海、黄海,狭义的胶东包括今烟台地区和威海地区,其中 3/4 面积为烟台地区。清初,在胶东地区设登莱道,辖登州府、莱州府,康熙三十九年( 1700) 青州道入登莱道,改称登莱青道。

清代前期,即自清朝建立至鸦片战争爆发的二百年间( 1644 ~ 1840) ,由于国内外的形势和变化,清廷在军事上采取了相应的措施与部署,于海防上也呈现出相应的调整及建设,这在胶东地区的海防建设上也有所体现。

胶东地处山东半岛东部,与辽东半岛、朝鲜半岛、日本列岛隔海相望,是自海上进入中国的主要落脚点之一; 同 时,因胶东位于京师东部,与天津成为拱卫京城的重要海上门户,为京城外围的安全起着重要作用,因此海防战略地位重要。清代,一些关心时局、心忧国家的有识 之士,希望国家加强包括胶东地区在内的海防建设,纷纷抒发自己的见解,其中地理学家顾祖禹就曾提到,早在明代山东海防重点“惟在登、莱二郡。”[1]( P1681)至清代,登州府三面滨海“北指旅顺,则扼辽左之噤喉; 南出成山,则控江淮之门户,形险未可轻也。”[1]( P583)而“莱州内屏青、齐,外控辽碣,”藉梯航之便,为震叠之资,足以威行海外,岂惟岛屿之险以自固乎哉。”[1]( P1533)

清顺治五年( 1648) ,登州地区爆发了于七领导的抗清斗争。顺治十八年( 1661)春,一度受抚的于七再度举旗抗清,义军曾多次击败清军的进攻。清军在屡遭失利后,调用大炮轰击义军,义军终弹尽粮绝,力不能敌,于七在义军的掩护下,于康熙元年春( 1662) 突围入海。于七义军的起义震动了山东半岛,包括于七义军在内的清初山东沿海人民的抗清斗争,给清朝统治者以沉重的打击。除抗清义军,胶东沿海又有海盗出没。据民国《威海卫志》载: “康熙四十二年七月初六日,贼船四只自东来,袭二商船。商船泊教场头,贼船泊刘公岛,相持二日。”康熙五十二年( 1713) 二月,以陈尚勇为头领的海寇复明抗清,“率部下将雷泽清万人敌乘鸟船三千只,从海洋直围登莱城二十余日。”胶东地区的抗清起义、海盗侵扰等成为清廷开始关注胶东海防的最初动力。

此外,东南沿海郑成功势力的抗清活动,也是清廷加强胶东地区海防建设的原因之一。为了军需供给,郑成功集团致力于经 营 海 内 外 贸 易,其 贸 易 网 络 包 括“山”、“海”两路,山路在京师、苏、杭、山东等处。[2]( P127)自海上入山东,胶东地区即为其落脚点,因此胶东在郑成功集团贸易网络上成为一个重要环节,清初胶东海疆也就或多或少留下了郑氏集团的足迹,这就促使清廷不得不关注胶东海防,甚至在胶东沿海实行迁界政策“宁海州之黄岛等二十岛,及蓬莱县之海洋岛,皆远居海中,游氛未 靖,奸 宄 可 虞,请 暂 移 其 民 于 内地。”[3]( 第四册P146)

明代军事制度实行卫所制度,有明一代海防体系中以沿海卫所为主要形式,并设置专职机构与官员,总领海防事宜; 同时建设海军,以军港为依托,形成有效的海滨壁垒。清军入关初始继承了卫所制度,但很快进行了调整和改造,以卫所为骨架的海防体系不复存在。清代胶东一地隶属山东军区,军区下最大编制单位为镇,镇之下统领各绿营,绿营兵是负责胶东海防的主要武装力量。

明代胶东地区设有登州、莱州、宁海、大嵩、威海、成山、靖海等 7 卫,下辖福山所、王徐寨所、奇山所、大山所、百尺所、金山所、寻山所、海阳所、宁津所等千户所。顺治十二年( 1655) , 清廷开始裁并胶东沿海卫所及兵员,包括“莱州卫右、中、前、后四所,……登州卫左、右、中、前、后五所,福山守御中、前二所,宁海卫左、右、前、后四所, 威海左、前二所,成山卫左、前、后三所,靖海卫左、右、后三所,大嵩中、前二所,……宁津所并靖海卫,奇山所并宁海卫,海阳所并大嵩卫。”[4]( P698)顺治十六年( 1659) ,又裁并宁海卫,设宁福营。康熙四十一年( 1702) ,裁百尺崖后所,归并威海卫。雍正十三年( 1735) ,裁大嵩卫,“析行村、高山、林寺三乡设海阳县; 析青山乡入宁海州,分拨县卫粮银”。[5]( P112)同年,又裁威海、成山、靖海 3 卫。至清雍正时期,胶东沿海的卫所或裁撤、或并入附近卫所州县、或改卫设县,不再具有军事性质,延续自明代以卫所为骨架的海防体系基本瓦解。

清廷在裁并胶东沿海卫所之前已经着手军制建设,“国初因明制,山东设两镇,临清镇控制山 海,沂州镇捍御漕河,登州仍设登莱巡抚及登州海防道。时陆三营,各设游击,为城守营,统于临清镇。顺治九年,裁登莱巡抚,并三营为登州营,改设参 将。……,十七年,设登州副将,裁参将,改设游击。”顺治十八年,清廷为镇压于七的反抗,,“移临清镇于登州,改为登州镇,即以本营游击为中军游击,改为 中营,复设左右二营,各以游击领之,又设文登营副将。”康熙元年,“设山东全省提督,统辖两镇( 驻青州,五年移济南) 。 五年裁海防道,六年拨左营守备改为水师营,七年又拨左营游击驻武定营,十六年裁左营,十九年设宁福营,二十一年裁提督,二十二年裁胶州镇,改设副将为胶州 营,于是通省二十七营皆归本镇节制。”此后,“乾隆元年裁河东总督,复设兖州镇,……嘉庆二十年,设曹州镇,分兖镇所辖各营属之。又拨本镇所辖济南城守 营、武定营、安东营归兖镇。”至此,胶东沿海海防由登州镇总领成为定制。[6]( 卷12P6 ~7)

海防陆军的主要兵力为绿营兵,自顺治元年山东驻扎绿营兵起,随着形势发展变化,部队的建制和防地各朝屡有调整,官兵人数时有增减。顺治元年,于登州设水师营 守 备,同 年 设 莱 州 营。顺 治 五 年( 1648) ,设文登营。顺治十八年设登州镇,登州镇始设中、左、右、前 4 个营( 各由游击统领,前营为水师营) ,此外还辖有城守营。康熙十九年( 1680) ,设宁福营,分防胶东沿海的登中营、登右营、宁福营、莱州营、文登营等五营齐备,均统辖于登州镇。时山东总设海防陆地绿旗 11 营,胶东地区即占45% 。清军绿营编制原则为“凡天下要害地方,皆设官兵镇戍”,从而确定了胶东地区所设各绿营兵,亦主要起治安防守作用,而非作战的机动部队。胶东各绿营分防汛地可见下表:[7]( 第3册P3259 ~3278)

总署 各营 设立时间 分防汛地 今地

登中营 顺治十八年( 1661) 黄县汛、招远县汛、蓬莱县汛 龙口市、招远市、蓬莱市
登右营 顺治十八年( 1661) 栖霞县汛、莱阳县汛、八角口汛、之罘岛汛 栖霞市、莱阳市、烟台市开发区及芝罘区
宁福营 康熙十九年( 1680) 宁海州汛、威海司汛、福山县汛、行村司汛 烟台市牟平区、威海市、烟台市福山区、海阳市行村镇
莱州营 顺治元年( 1644) 掖县汛、西海汛、昌邑汛、潍县汛、北海汛 莱州市、潍坊市及长岛县
文登营 顺治五年( 1648) 文登县汛、荣成县汛、靖海司汛、海阳县汛 文登市、荣成市、海阳市

清代设有水师,作为陆军的辅助力量,非独立兵种。清代水师而有内河与外海之分,设汛( 或哨) 、营、协、镇、提督五级水师单位。胶东的水师为外海水师,基本建置单位为水师营。水师中又分为水兵和守兵,出海巡哨者为水兵,以战船为依托; 守兵主要保护军港及要塞处,并为水兵提供给养,以炮台等工事为依托。水兵与守兵互为补充、攻守兼备,以提高海防的整体效力。

顺治元年,清廷“始于登州府设水师营,领以守备、千总等官,凡沙唬船、边江船十三艘,水兵三百八十六人,驻扎水城,分防东西海口。”[8]( 第14册P4002)顺治十八年设登州镇时,以其城守营水师改为前营水师。康熙四十三年( 1704) ,扩建登州水师,分前、后 2 营,海上防区东至宁海州,西到莱州府。康熙四十五年( 1706) ,将前营师移驻胶州海口,巡哨南海,后营仍驻登州水城,巡逻北面海区。康熙五十三年( 1714) ,改革水师营制,仅存胶州前营水师,分南、北二汛,巡 防 南、北 海 区。雍 正 十 二 年( 1734) ,在成山头设东汛水师,水师基地扩展至成山头。至此,在山东海疆形成了三汛水师,其中二汛位于胶东沿海,三汛水师均归水师前营统辖,由登州镇统之,形成定制。

清代水师实行巡海会哨制度,沿海各省水师以总兵官为总巡,副将以下为分巡,在所辖海域内,沿海往来巡查。登州水师前营南、东、北三汛亦进行巡海会哨,一般于每 年“三 月 内 出 洋 巡 哨,九 月 内 回哨。”[9]( P547 )巡哨范围见下表:[8]( 第4册P4003)

总署 统辖 各汛 驻地 巡哨范围 今地

水师

前营

南汛 胶州头营子 南至莺游山,东到荣成马头嘴 江苏连云港至山东荣成
东汛 成山头养鱼池 南至马头嘴,北到成山头 荣成
北汛 登州水城 南至成山头,北到隍城岛 荣成至长岛县

清廷裁并明代卫所后,原卫所等城防工事随之废除,海防设施主要集中在水师守兵所依托之炮台的建设。雍正二年( 1724) ,登州镇总兵官黄元嚷上书: “山东沿海之炮台,原系前朝之烟墩,非炮台也。……不过一土堆,上有炮亭一间,傍有营房三间,若发炮,连台恐亦震倒”。[10]( 第2册P506)且“向日并无兵丁,其营房竟为虚设。……风闻皇上有差官巡查之信,营弁始拨兵丁看守,然每台不过一二名,时来时去,虚糜粮饷而已。”[10]( 第5册P619)

雍正四年( 1726) 二月,清廷议定将山东沿海僻处炮台炮位撤回营汛操演,在冲要处修建广东式炮台 20 座,同年登州所属八角口炮台建成。雍正五年( 1727) ,胶东成山卫之龙口崖、文登县之马头嘴、莱阳县之丁字嘴三处炮台建成( 时年共建成 6 处,其他三处在即墨县之蠕山、胶州之唐岛口、诸城县之亭子栏) ,“工程俱各坚固,一如八角口炮台之式”。[10]( 第10册P364)此后陆续修建炮台,至雍正十年( 1732) ,山东沿海共建成海防炮台 20 座,分别是龙旺口炮台,董家湾炮台,峻山口炮台,黄龙庄炮台,丁字嘴炮台,五皇岛炮台,马头嘴炮台,石岛口炮台,养鱼池炮台,龙口崖炮台,祭祀台炮台,芝罘岛炮台,八角口炮台,天桥口炮台,三山岛炮台。此后至鸦片战争爆发前,山东再未建筑海防炮台。

清朝前期在胶东沿海的海防炮台主要有海岛炮台、海口炮台和海岸炮台三种,规格较小,每座大概安放炮位 3 位,主要用三合土和砖石筑成。这些炮台的火炮铸造技术和建筑技术落后,弊端较多,攻防效果极差。平时能在维护海疆治安秩序,打击和震慑海盗贼匪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无法抵御船坚炮利的外寇入侵。

综上,经过军队建制及防地辖区等调整,至嘉庆二十二年( 1817) ,胶东地区陆地绿营兵与绿营水师共同负责海防事宜,以各港口、海湾、岛屿等要塞为依托的水陆相维的海防体系最终形成。这一体系中,登中营、登右营、宁福营、莱州营、文登营等五个海防陆地绿营兵驻防于沿海各府县,镇戍一方,维持海疆治安,同时也打击人民群众的反抗活动; 绿营三汛水师之水兵负责海上巡洋会哨,维持洋面无事,而水师之守兵以炮台工事为依托,保护军事要塞之地。由于具备了以上积极因素,清代胶东海防在抵御海上入侵、维护海疆安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清代的海防建设在部队规模、防御能力上都超过了明代,但海防功能具有明显的保守性和被动 性,职责仅停留在缉拿海盗、防范走私等方面,在“重防其出”思想指引下,统治阶层没有考虑或意识到与外国入侵者交战,所以到了鸦片战争时期,中国沿海各地 海防设施大多废弛,胶东半岛也成为外国侵略者从海上入侵的首先之地。

参考文献

[1]顾祖禹. 读史方舆纪要[M]. 北京: 中华书局,2005.

[2]赵红. 明清时期的山东海防[D]. 博士学位论文. 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2007.

[3]清实录[M]. 北京: 中华书局,1985.

[4]昆冈等. 钦定大清会典事例[A]. 续修四库全书( 第 806 册) [M].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

[5]梁秉锟,王丕煦. 莱阳县志[M]. 台北: 成文出版社,1968.

[6]方汝翼等. 增修登州府志[M]. 光绪七年( 1881) 刻本.

[7]杨士骧等. 山东通志[M]. 上海: 上海商务印书馆,1934.

[8]赵尔巽等. 清史稿[M]. 北京: 中华书局,1976.

[9]国立故宫博物院图书文献处文献股. 宫中档乾隆朝奏折( 第 30 辑) [M]. 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1984.

[10]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M]. 南京: 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