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史-世界史 > 明初与朝鲜之间铁岭设卫之争
2015
12-05

明初与朝鲜之间铁岭设卫之争

一、中日韩三国学者对铁岭位置的观点

1.日韩学界的观点:

在20世纪10年代至40年代,一些日本学者曾撰文论述铁岭设卫问题,就铁岭位置阐述各自观点,至今在中日韩三国学界产生影响。如池内宏在“高丽辛禑朝的铁岭问题”一文中指出,铁岭卫在黄城即今天的集安。[1]稻叶岩吉对此提出置疑,指出铁岭卫在平安北道的江界,因为江界旧名秃鲁,与铁岭名称相似。[2]和田清在“三万铁岭卫的建设”一文中指出,铁岭卫在咸镜道与江原道分界的地方。[3]末松保和在“丽末鲜初的对明关系”一文中,支持和田清的上述观点。[4]这三派意见中,和田清的观点影响最大,他提出的咸镜道与江原道分界的铁岭是高丽原有地名,是元朝时在半岛内设置的双城总管府的南界。

1945年光复以后的韩国学界基本接受了和田清的上述观点。金庠基在《韩国全史2:高丽时代史》(东国文化社,1961年版;首尔大出版部,1991年版)中指出,明太祖要收回铁岭(咸镜道与江原道分界)以北旧元地盘,引起高丽的不满,以攻辽行动来对抗,致使明朝不再要求铁岭以北之地。李基白在《韩国史新论》(一潮阁,1967年版;1998年版)中指出:明朝通告设置铁岭卫,意将元朝双城总管府下的地区作为明的直属领土,亲元派崔莹等异常愤慨,图谋进攻辽东,禑王积极配合,实行全国范围的征兵,任命八道都统使、左右军都统使。李成桂反对远征,实施威化岛回军,废掉禑王,从而为打倒高丽王朝、建设新王朝打下基础。朴元熇在“朝鲜初期的对外关系——与明朝关系”(《韩国史》22,国史编纂委员会,1995年)中指出,明太祖平纳哈出以后,图谋向辽东进发,命令辽东都司通告高丽设置铁岭卫,给反明情绪高涨的高丽带来冲击。显然亦指明朝在半岛内设置铁岭卫。[5]

韩国学界唯一不同于前述观点的是金龙德,他在“铁岭卫考”(《中央大论文集》6,1961年)一文中,否认明太祖最初想在半岛内设置铁岭卫,主张明朝从一开始就计划并将铁岭卫置于辽东,而高丽禑王对此的过敏反应,是攻辽派崔莹的心腹有意捏造事实,做虚伪报告所致。这一观点在当时不过是一家之言,没有引起学界重视。

2.中国学者的观点

中国学界主要有四种观点:一是明太祖原计划在半岛内设铁岭卫(咸镜道与江原道的分界,元朝双城总管府南界),目的是接管旧元双城总管府领地,但由于高丽的反对,以及安置纳哈出降众的任务繁重,再者考虑粮饷难继,所以没有设于半岛内,而是退设于辽东(奉集县旧铁岭城)。[6]这与日本学者和田清及韩国学界普遍观点基本一致。

一是明太祖在鸭绿江以东的江界设过铁岭卫,此位置为现今朝鲜慈江道,即中国吉林省集安市鸭绿江东岸130里,后来由于高丽派朴宜中交涉,进行外交欺骗,加上明太祖打击北元的政治需要,所以退设于辽东。[7]

一是明太祖在辽东设立铁岭卫以后,因高丽对辽东领土有野心,所以终于启动了抢占辽东的战争,并因此招致了高丽王朝的终结。[8]

一是明与高丽之间围绕铁岭立卫的争论,似乎是一次缘高丽与大明所指地点不同引起的误会,即鸭绿江以南铁岭和鸭绿江以北凤城市东南边门古城铁岭的误解。而凤城铁岭有可能是前代“侨立”单位的所在。也就是说,明与高丽之间围绕铁岭立卫的争论,缘于铁岭这一地理概念的误解,此观点仍不排除铁岭卫由凤城移置于奉集县。[9]

纵观以上中日韩三国学者的观点,除了极少数学者认为初即设于辽东(奉集县旧铁岭城)以外,大多数学者认为最初计划设在半岛内或鸭绿江边上,后因高丽的反对,以及安抚北元势力的政治需要,退设于辽东。显然,退设论(移设论)占据了上峰。

二、明朝在辽东设置铁岭卫与高丽的请求无关

1.明朝在辽东设置铁岭卫及明与高丽对铁岭位置的误解

明朝在辽东设置铁岭卫是在击溃旧元残部纳哈出势力的基础上进行的。洪武二十年(1387)3月,明朝派冯胜等率二十万大军出松亭关,向纳哈出屯踞的金山逼进,6月,其部众二十余万溃散投降,纳哈出本人也被迫投降,被明太祖封为海西侯。[10]明太祖在准备接管辽东的同时,考虑辽东地接高丽,于同年12月命户部咨高丽王:“铁岭北、东、西之地,旧属开元者,辽东统之。铁岭之南,旧属高丽者,本国统之。各正疆境,毋侵越”,[11]意在牵制高丽向辽东地区扩张,因为此前高丽曾有两次进攻辽东,一次进攻佟佳江流域,一次进攻辽阳南部螺匠塔。[12]与此同时,为了安抚纳哈出降众,对辽东实施有效的统治,于第二年(洪武二十一,1388)3月,明朝派指挥佥事李文、高顒及镇抚杜锡,在奉集县置铁岭卫。[13]这个奉集县即沈阳东南四十里的奉集堡。据《金史》地理志记载,“奉集县,本渤海旧县,有浑河”,同样证明铁岭位于浑河流经的沈阳附近。初设于奉集县的铁岭卫于洪武二十六年4月迁于古嚚州之地(今辽宁铁岭)。可见,铁岭卫无论是初设于奉集县,还是迁至古嚚州之地,都没有离开过辽东。

铁岭卫在辽东都司的卫所中所处的地理位置十分独特。辽东都司的范围,东至鸭绿江,西至山海关,南至旅顺海口,北至开原。[14]至洪武二十六年为止,辽东都司下的卫所包括:定辽左、定辽右、定辽中、定辽前、定辽后、铁岭、东宁、沈阳中、海州、盖州、金州、复州、义州、辽海、三万、广宁左屯、广宁右屯、广宁前屯、广宁后屯、广宁中屯等。[15]这些卫所按照所处的地理位置可以分为四部分:其一,位于辽西走廊上的,包括义州(锦州义县)、广宁(今锦州)左屯、广宁右屯、广宁前屯、广宁后屯、广宁中屯。其二,位于辽东半岛上的,即辽南地区,包括海州、盖州、金州、复州。其三,位于辽东半岛和辽西走廊之间的,即辽东地区,包括定辽左、定辽右、定辽中、定辽前、定辽后、东宁(以上六卫在辽阳城)、辽海(牛家庄)、沈阳中、铁岭。其四,位于最北面的,即三万卫(开原)。这其中,铁岭卫位于最东面,离高丽最近,如前面提到的,它除了具有安抚和管治纳哈出降众的作用以外,还具有牵制高丽向辽东地区扩张的作用。

为了通告有关铁岭以北归辽东的前述圣旨,洪武二十一年(1388)2月,辽东都司派李思敬等渡过鸭绿江张榜曰:“户部奉圣旨,铁岭以北、以东、以西元属开原所管军民,汉人、女真、达达、高丽仍属辽东。”此消息使高丽十分震惊,高丽当即扣留了辽东都司派来的张榜者,同时以相臣崔莹为首开始讨论是否进攻辽阳。[16]同月,高丽使臣偰长寿自明朝京师回国后,口宣圣旨:“铁岭迤北,原属元朝,并令归之辽东。其余开元、沈阳、信州等处军民,听从复业。”这一消息在高丽朝廷内引起更大的波澜,禑王一面“命修五道城,遣诸元帅于西北鄙”,还与崔莹密议攻辽,同时发动京城坊里军修汉阳、重兴城;一面急派密直提学朴宜中到南京上表文,请求不要收回铁岭以北领土。[17]其原因,正如拙文“高丽末朝鲜初对公险镇的历史记忆”(《传统中国研究集刊》第三辑,待刊)中所论述的,高丽误将辽东铁岭当作其国内铁岭(咸镜道与江原道的分界,元朝双城总管府南界),以为明朝要收回旧为元属的双城总管府界。而高丽自前代王恭愍王(1351-1374)时期,趁元朝势力衰微,不断向北扩充领土,已经越过双城总管府界,向东北推进到海阳(吉州)一带,向西北推进到鸭绿江上游,在今满浦附近设置江界万户府(后移到现今江界位置)。[18]

继通告铁岭以北归辽东以后,明朝在着手设置铁岭卫的过程中,又将此消息通告高丽。据记载,洪武二十一年3月,高丽西北面都安抚使崔元沚报告:“辽东都司遣指挥二人,以兵千余来至江界(鸭绿江边,今满浦附近),将立铁岭卫,帝(明太祖)豫设本卫镇抚等官,皆至辽东。自辽东至铁岭置七十站,站置百户。”[19]这是在铁岭设卫前夕。学界对这段史料的理解各不相同,如有的学者得出有关铁岭位置的江界说(稻叶岩吉、张杰)。又如有的学者认为,这是攻辽派崔莹的心腹崔元沚做的虚伪报告(金龙德、王頲)。这段史料着实让人费解,可以设想其中不乏错误的细节,比如,辽东至铁岭置七十站,站置百户。铁岭预计设在奉集县,距离辽东都司所在地辽阳仅二百四十里,[20]在这么短的距离内不可能也没有必要设那么多站,似应为辽东至鸭绿江边置七十站,即在铁岭卫所管范围内置七十站。另外,前引报告中,辽东都司派指挥二人,以兵千余来至江界,并非要在江界立铁岭卫,而是到江界通告将立铁岭卫,而这个铁岭卫准备设在奉集县旧铁岭城。接到崔元沚的报告后,高丽禑王反应更加激烈,“禑自东江还,马上泣曰:‘群臣不听吾攻辽之计,使至于此!’遂征八道精兵”,下令“著大元冠服”。[21]禑王对这段话的理解为:明朝要在辽东至高丽铁岭(咸镜道与江原道的分界,位于半岛东中部)之间置七十站,站置百户,即认为:明朝准备接管旧元双城总管府界,并拿出了具体的设站方案。

同月,辽东都司又派出百户王得明至高丽首都开京,通告“立铁岭卫”,这同样是在铁岭设卫前夕。[22]禑王称疾命百官郊迎,判三司事李穑领百官诣王得明处,请求王得明回去后上奏明廷,呼诉不公,得明表示:“在天子处分,非我得专。”[23]于是,禑王下令杀掉之前被扣留的辽东都司持榜文者,“死者凡二十一人,只留李思敬等五人,令所在(官)羁管。”[24]

以上高丽朝廷的种种过激反应,都是因对铁岭位置产生误解造成的,事实上,明朝不可能在鸭绿江以东的半岛内设铁岭卫,从其屡屡强调高丽地以鸭绿江为界即可知。据《明史》记载:“(洪武)二十一年四月,(高丽)表言:铁岭之地实其世守,乞仍旧便。帝(明太祖)曰:‘高丽旧以鸭绿江为界,今饰辞铁岭,诈伪昭然,其以朕言谕之,俾安分,毋生衅端。’”另据“李原名传”记载:洪武二十年,原名平缅归来,因其功劳擢升为礼部尚书,对于高丽奏请“辽东文、高、和、定州皆其国旧壤,乞就铁岭屯戍,原名言:‘数州皆入元版图,属于辽,高丽地以鸭绿江为界,不宜复有陈请。’帝(明太祖)命谕其国守分土,无生衅。”在这里,李原名将半岛内的文(文川)、高(高原)、和(永兴)、定(定平)州,均理解为在辽东,可见其地理认识的模糊,对铁岭的认识亦如此。另据《高丽史》记载,洪武二十一年6月,高丽使臣朴宜中带回的礼部咨文中有:“高丽隔大海,限鸭绿,始古自为声教。”如上所举,明朝所说的铁岭显然指位于鸭绿江以西的铁岭,故才会说“高丽旧以鸭绿江为界,今饰辞铁岭,诈伪昭然”。反之,如果是指位于鸭绿江以东半岛内的铁岭,就不会强调“高丽地以鸭绿江为界”,对于这一点不少学者持相同的观点(金龙德、王頲)。

2.高丽使臣朴宜中是否完成出使的任务

首先,高丽使臣朴宜中到达明朝京师上表文之前,明朝的铁岭卫已设于奉集县。这一点在《明太祖实录》中有明确的记载:“时高丽王禑表言,文、高、和、定等州,本为高丽旧壤,铁岭之地,实其世守,乞仍以为统属。上谕礼部尚书李原名曰:‘数州之地,如高丽所言,似合隶之。以理势言之,旧既为元所统,今当属于辽。况今铁岭已置卫,自屯兵为守,其民各有统属,高丽之言,未足为信。’”[25]

其次,我们不妨考证一下朴宜中到达明朝京师南京的时间,以进一步证明明朝置铁岭卫于奉集县与高丽的请求无关。《高丽史》“朴宜中传”,为我们提供了了解朴宜中使行路线及相关情况的线索。据记载:

(朴宜中)拜密直提学,如京师,请还铁岭以北。自恭愍王朝,奉使者多赍金银土产,市彩帛、轻货。虽有识者,迫于权贵,所托私装,居贡献十分之九。中国以为高丽人假事大,贪贸易来耳。及林廉用事,其弊尤甚。宜中不赍一物,辽东护送镇抚徐显索布,宜中倾囊示之,解所著紵衣与之,显叹其清白,以告礼部官。天子引见待之有加,显出语人曰:‘偰宰相而下,吾所见高丽使臣多矣。至尊礼待,未有如朴宰相者。’帝又命礼部官,享宜中于会同馆,坐之前元平章院使上,遂寝铁岭立卫之议。时张子温死于锦衣卫,其从行二人尚未东还,帝附宜中遣之。行数日,辽东以崔莹举兵闻,宜中到辽海,从者恐为辽东所执,中路皆逃。宜中单骑到辽东,略无惧色。辛昌立,赐推诚补祚功臣号。[26]

从上文可知,朴宜中使行路线走的是陆路,如文中有“辽东护送镇抚徐显”,“宜中到辽海”等语句,这里的辽海指辽东都司下的辽海卫,设于牛家庄,可以推测朴宜中走的是鸭绿江→牛家庄→山海关→南京的路线。永乐年间,明朝迁都北京以后,朝鲜使臣经此路线到达北京大约需要40日旅程,实际需要50多天,[27]那么,到达南京则需要更长的时间,估计两个月左右。史料足可以证明这一点,前述朴宜中离开开城时间为1388年2月28日以后,高丽上表时间为同年4月18日,朴宜中带礼部咨文回到开城的时间为6月12日,[28]全程总共花去三个半月,100多天,单程平均50多天。按常理,朴宜中到达北京一带约需四十天,那么到达南京则需更长时间,他断不能在同年3月到达南京,最快也要在4月,实际上,朴宜中上表文的时间为4月18日,而此前3月27日明朝已在奉集县设铁岭卫,也就是说,朴宜中到达南京之前,明朝已经设卫,所以他在南京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那么,前述“朴宜中传”中,“帝又命礼部官,享宜中于会同馆,坐之前元平章院使上,遂寝铁岭立卫之议”,又该如何解释呢?如传中所言,因朴宜中清廉,明太祖就会中止铁岭立卫之议吗?显然不可能,这不过是写传之人对朴宜中的恭维罢了,朴宜中回国时带来了明朝在奉集县设铁岭卫的消息,结果写传之人将其归功于朴宜中。

如上,明朝设铁岭卫于奉集县,与高丽派使请求无关,那么,如一些学者所主张的,它是不是高丽以攻辽行动来对抗和反对的结果呢?前述,洪武二十一年2月,辽东都司派李思敬等渡过鸭绿江张榜,通告铁岭以北归辽东,同月,高丽使臣偰长寿回国后口宣圣旨,自此高丽以为明朝要收回铁岭(半岛东中部)以北旧元地盘,开始密议攻辽。3月,辽东都司派人到江界和高丽首都开京,通告将立铁岭卫,高丽禑王下令征八道精兵,并决策攻辽。4月,攻辽行动正式起动,任命八道都统使,左右军都统使,左右军号十万发平壤,5月,左右军渡鸭绿江,屯威化岛。泥城元帅、江界元帅先入辽东境,杀掠而还。可见,4、5月间的攻辽准备和正式进军,都是在铁岭设卫以后进行的,此时远在南京的明廷似乎还不知道高丽国内发生的一切,直到同年8月,高丽千户陈景来降,明廷才得知高丽禑王“欲寇辽东”,李成桂回军并攻打开城,“囚王及崔莹”。[29]表明明朝设铁岭卫于奉集县,与高丽以攻辽行动反对无关。

前述,朴宜中在南京时已经了解明朝在辽东设立了铁岭卫,他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那么,他是否明白辽东也有一个铁岭,而且明朝的铁岭卫从一开始就计划设于此呢?这有两种可能。一朴宜中不知道辽东也有一个铁岭,他以为明朝的铁岭卫原计划设在半岛内,后因某种原因退设于辽东。二朴宜中明白高丽铁岭和辽东铁岭的区别,却为了掩盖事实故意不说,他担心明朝一旦知道半岛东中部有一个旧为元属的铁岭,说不定要收回。之所以说有以上两种可能性,是因为接下来朴宜中拿到的礼部咨文完全误解了高丽的意图。对于高丽请求铁岭以北数州之地仍为高丽之疆,礼部认为不妥,列举中国历朝历代进攻半岛的事例,将其归罪于半岛先挑起衅端,显然具有军事威胁的意思。咨文最有名的一段为:“铁岭之故,王国有辞,其耽罗之岛…”,[30]意思是如果高丽请求明朝不要占领旧为元朝领地的铁岭(指辽东铁岭),那么旧为元世祖牧马场的耽罗(济州岛)又该如何呢(当时高丽已收复耽罗)?要不要将投降而来的元朝子孙置于此地,由明朝派兵保护、供应粮食,以保存元朝的后嗣呢?不难看出,以耽罗为例,讽刺高丽对铁岭的要求。也就是说,礼部将高丽表文中的铁岭(半岛东中部),误解为辽东铁岭,以为高丽要求辽东领土,故极尽讽刺、挖苦。退一步,如果朴宜中在南京时向明廷申达,高丽表文所说的铁岭不是辽东铁岭,高丽并不想要辽东铁岭,那么礼部就不会误解高丽的意图。

三、明朝计划在辽东设立铁岭卫的真相被湮埋之历史原因

从前述可知,围绕铁岭设卫问题,不但高丽产生误解,明朝也发生错误认识。高丽以为明朝将设卫于半岛内,明朝则以为高丽对辽东领土有野心,奇怪的是双方史料都没有记载这是由相同地名产生的误解,我们只有对双方史料进行对比分析才能有所发现。这是为什么呢?双方对于铁岭的误解又是怎样解开的呢?

在高丽方面,洪武二十一年(1387)2月辽东都司派人渡过鸭绿江张榜,高丽使臣偰长寿口宣圣旨,由此以为明朝将收回旧元双城总管府界,到3月朴元沚报告辽东都司遣指挥二人到江界及辽东百户王得明到开京通告立铁岭卫,[31]误解进一步加深。而此间,高丽国内发生了不可逆转的事变。2月,禑王与崔莹密议攻辽,4月,禑王任命崔莹为八道都统使,曹敏修为左军都统使,李成桂为右军都统使,5月7日,左右军渡鸭绿江,屯威化岛。5月底,李成桂自威化岛回军,攻打开京。6月3日,李成桂囚禁禑王及攻辽派首脑崔莹,6月5日,崔莹被流放至合浦,后被处死。6月8日,禑王被废至江华岛,后也被处死。[32]也就是说,高丽禑王和崔莹还没等弄清楚辽东也有一个铁岭,明朝已在辽东设卫,就被亲明派李成桂推翻。6月9日,李成桂立禑王之子昌为王。[33]6月12日,高丽使臣朴宜中回到开京,但为时已晚。

朴宜中回国后,以李成桂为首的高丽新兴集团自然了解明朝在辽东设立铁岭卫的事实,从此不再担心明朝会收回旧元双城总管府界,这一点通过“朴宜中传”可以了解。如记载,由于朴宜中的出使,明朝“遂寝铁岭立卫之议”。又,昌王立以后,赐朴宜中“推诚补祚功臣号”,肯定了朴宜中出使的功劳。接下来,同样有一个问题。以李成桂为首的高丽新兴集团,怎样看待明朝在辽东设铁岭卫?是把它看作由半岛向辽东的退设?还是明白辽东也有一个铁岭,这不过是由相同地名产生的误解?这在《高丽史》、《高丽史节要》及《朝鲜王朝实录》中没有任何交待,以致学界至今以为明朝原计划将铁岭卫设于半岛内,后因高丽的反对退设于辽东(奉集县)。这个问题同样有两种可能性:一包括朴宜中在内,高丽的新兴集团不清楚辽东也有一个铁岭,以为明朝原计划设于半岛内,后来退设于辽东。二清楚辽东也有一个铁岭,明朝并不想收回旧元双城总管府界,只是高丽误解了明朝的意图。然而正是由于这种误解,导致禑王和崔莹等攻辽,从而为李成桂推翻高丽王朝建立朝鲜王朝提供契机,自然为朝鲜王朝统治者和史官所忌讳。

在明朝方面,前述1388年4月高丽使臣朴宜中上表文请求公险镇以南铁岭以北为其所有时,明朝还以为高丽要求辽东领土。随后,高丽国内发生亲明派的政变,攻辽派被推翻,此时明朝静观事态的发展。据记载,洪武二十一年8月,高丽千户陈景来降,言:同年4月,高丽禑王“欲寇辽东”,李成桂“以粮饷不继退师”,率兵“攻破王城,囚王及崔莹。”明太祖下令“辽东严守备,仍遣人侦之。”[34]同年10月,高丽使臣禹仁烈、偰长寿到明朝京师,告禑逊位,请昌袭封,兼奏崔莹兴师攻辽之罪。[35]明太祖表示:“前闻其王被囚,此必成桂之谋,姑俟之以观变。”不久,李成桂废掉昌王立恭让王,洪武二十五年(1392)废掉恭让王,自立为王,同时派使臣赵胖等到明朝奏报此事。明太祖表示:“高丽僻处东隅,非中国所治,令礼部移谕:‘果能顺天道,合人心,不启边衅,使命往来,实尔国之福,我又何诛。’”这一年冬天,李成桂闻明太子薨,遣使表慰,请更国号,明太祖命仍古号曰朝鲜。[36]由此看来,明太祖对新兴朝鲜王朝的政策是:只要朝鲜“不启边衅”,遵守藩礼,就承认其合法性。在这里,“不启边衅”当指朝鲜不进攻鸭绿江以西的辽东,随着高丽内部攻辽派在政治上的彻底失败,亲明派掌握政权和建立朝鲜王朝,并与明朝保持宗藩关系,双方围绕铁岭卫的争议从此销声匿迹。

小结

辽东铁岭(奉集县旧铁岭城)和高丽铁岭(咸镜道和江原道的分界,元朝双城总管府南界)的并存和对其位置的误解,是高丽和明朝在铁岭卫问题上发生争执的起因,高丽以为明朝要接管旧元双城总管府界,明朝以为高丽对辽东怀有领土野心。

首先采取行动的是高丽,其国内亲北元派(攻辽派)趁明朝在辽东根基未稳,以攻辽行动来对抗,试图通过进攻辽东来巩固自前代恭愍王以来取得的西北两界的领土成果,却引发其国内亲明派的政变,导致攻辽派在政治上的溃败和高丽王朝的覆灭。

明朝自始至终都没有计划在半岛内设铁岭卫,也没有想收回旧元双城总管府界,这一点从其屡屡强调高丽以鸭绿江为界即可知。明朝刚刚摧毁纳哈出势力不久,在辽东还没有站稳脚跟,甚至对高丽保持警惕。当高丽国内发生亲明派政变时,明朝静观事态的发展,而当亲明派完全掌握政权时,则在保证新政权“不启边衅”的前提下,承认其合法性,接受其为明的藩属国。

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通过此次铁岭立卫之争,明与朝鲜(高丽)之间的鸭绿江边界得以确认,明朝不但屡次强调高丽地以鸭绿江为界,还以“不启边衅”即不进攻鸭绿江以西的辽东作为承认新政权的前提条件,表明明朝在与高丽接界的鸭绿江一带保持相对保守的态势。相反,高丽则采取攻势,但由于攻辽派在政治上的失败,亲明派的胜利和掌握政权,双方的势力在鸭绿江一线上保持平衡。

[1] 《东洋学报》8,1918年。

[2] 稻叶岩吉:“置疑铁岭卫的位置”,《青丘学丛》18,1934年。

[3]《明初的满洲经略》上篇,东京帝国大学文学部编:《满鲜地理历史研究报告》14、15,1937年。

[4]《史学论丛》2,1941年。

[5]《韩国史》22,国史编纂委员会,1995年,285~287页。

[6] 董万仑:《东北史纲要》,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杨昭全、孙玉梅:《中朝边界史》,吉林文史出版社,1993年,127-132页。姜龙范、刘子敏:《明代中朝关系史》,黑龙江朝鲜民族出版社,1999年,第88页。刁书仁:“元末明初朝鲜半岛的女真族与明、朝鲜的关系”,《史学集刊》,2001年7月第3期。

[7]张杰:“朱元璋设置铁岭卫于鸭绿江东始末”,《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1期。

[8] 白新良主编:《中朝关系史——明清时期》,世界知识出版社,2002年,第67-70页。

[9]王頲:“鲜祖效变——威化岛回军事件新考”,《鴐泽抟云——中外关系史地研究》,南方出版社,2003年。第274-290页。

[10] 参见李治亭主编:《东北通史》,中州古籍出版社,2003年,第325-326页。

[11] 《明史》卷三百二十,朝鲜传。

[12] 金庠基:《(新编)高丽时代史》,首尔大学校出版部,1991年,第726页。

[13] 《明太祖实录》卷一八九,洪武二十一年三月辛丑。

[14]《明史》卷四十,地理二,辽东都指挥使司。

[15]《明史》卷九十,兵二,所。

[16] 《高丽史节要》卷三十三,辛禑十四年二月、三月。

[17]《高丽史》卷一三七,辛禑十四年二月庚申。

[18] 参见国史编纂委员会编:《韩国史》22,“四郡六镇的开拓”,1995年。

[19]《高丽史》卷一三七,辛禑十四年三月乙亥。

[20] 据《明史》地理志记载,铁岭卫“南距都司二百四十里”。

[21] 《高丽史》卷一三七,辛禑十四年三月乙亥。

[22] 从《高丽史节要》有关条目看,王得明到开京“告立铁岭卫”的内容在3月26日(庚子)条之前,另据《明太祖实录》,明朝置铁岭卫于奉集县在3月27日。

[23] 《高丽史》卷一三七,辛禑十四年三月乙亥。

[24] 《高丽史节要》卷三十三,辛禑十四年三月。

[25] 《明太祖实录》卷一九○,洪武二十一年四月壬戍(18日)。

[26]《高丽史》卷一一二,朴宜中传。

[27] 全海宗:《韩中关系史研究》,一潮阁,1970年,第67-68页。

[28] 《朝鲜世宗实录》卷九十二,世宗二十三年一月丙午;《明太祖实录》卷一九○,洪武二十一年四月壬戍。

[29] 《明太祖实录》卷一九三,洪武二十一年八月甲寅。

[30] 对这段礼部咨文的分析,详见拙文:“高丽末朝鲜初对公险镇的历史记忆”,待刊。

[31] 王得明到开京时,按道理高丽臣下应该明白明朝准备在辽东设铁岭卫,却没有任何迹象,这是一个谜,也许高丽臣下和王得明都不清楚辽东和半岛各有一个铁岭。

[32]《高丽史》卷一三七,辛禑十四年三月至六月。

[33] 《高丽史节要》卷三十三,辛禑十四年二月至六月条。

[34]《明史》卷三百二十,朝鲜传;《明太祖实录》卷一九三,洪武二十一年八月甲寅。

[35] 《高丽史》卷一三七,辛昌即位年七月。

[36] 《明史》卷三百二十,朝鲜传。

作者:李花子,原刊《韩国学论文集》第十六辑,辽宁民族出版社,2007年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