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汉学 > 普塔克 :“亚洲海峡历史”导言
2016
03-01

普塔克 :“亚洲海峡历史”导言

【编者谨按】随着海洋史研究的不断拓展,诸如港口、湾区、岛屿等海洋地理单元相继进入海洋史学者的研究视野,成为一新趋势。2010年,德国慕尼黑大学汉学研究所首席汉学教授、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广东海洋史研究中心顾问普塔克教授在中心主办的“史学前沿论坛”上提出,应该尝试从“海峡的视角”探究亚洲海峡区域独特的自然、人文、历史发展轨迹,寻求构建海峡作为人类文明交流的“海洋通道”的功能与作用的历史解释和理论模式。毫无疑问,这种“海峡本位”视角为海洋史研究开启一个通向幽深的门径。在普塔克和李庆新教授的组织下,2011年11月出版的《海洋史研究》第2辑推出了“海峡历史研究”专题。我们相信,这组文章不仅已经而且将继续为国际海洋史研究提供有益的启示。故重点推介其中部分文章,以飨读者。

2010年,李庆新先生邀请我到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作一次讲座,关于本期《海洋史研究》 “亚洲海峡历史”组稿的想法就形成于这一次交流。我们反复讨论了这一课题,最后认为若将某些总的理论问题与关涉单一海峡历史的个案研究结合起来,那么亚洲海洋史的研究者可能会对此有所兴趣。我们的讨论是基于以下事实而展开的,即历史学家已经对港口和网络、商人类型、商品流动、海盗、制度变化、区域贸易体系中的政府参与及其他类似问题进行了大量的研究,然而除了一两个例子(如马六甲海峡)外,在亚洲海洋整体背景下的海峡功能则仍未表现不足。换言之,既然航道是单个海域空间之间的起连接作用的要素,更确切地说,是形成所谓“海上丝绸之路”的各部分之间的连接要素,那么这些“通道”的作用应该从不同的角度加以考察,而且这些角度也包含在现存的模式以及更大的理论框架之中。

这组稿子包括四篇关于亚洲海峡的论文。第一篇乃本人所撰,拙文为这一主题提供了整体的介绍,试图通过将这一实体与地理特征及其他特征相连来定义“海峡”的概念,也探究了海峡功能的相关问题。拙文涉及到定义类型的可能性以及理解这个问题的专门用语的必要性。从一种语言到另一种语言,相关的用语会有所差异,在不同文化背景下,用语也会有所不同。其后是三篇个案研究:霍尔木兹海峡、红海之口以及琼州海峡。由徐素琴所撰的《琼州海峡与南海贸易》考察了琼州海峡自最早时期至近代早期的历史,她认为琼州海峡在中国与东南亚的早期贸易往来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而在后来的时期中,琼州海峡作为国际通道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被连接福建、广州,经海南东部,进而到达现今越南中部海岸以及更远国度的航线所取代。这篇文章也说明了琼州海峡是一个危险区域,海盗和普通贸易的团队在其历史背景和用途的形成中必不可少。大体而言,这些用途由外部因素所决定;无须赘言,对其他众多海峡来说,这也是需要加以考察的。

廉亚明与罗瑞洛的研究使用了不同的方法。罗瑞洛主要关注的是在早期葡萄牙围绕印度洋进行扩张的历史背景下红海及其入口航线的作用。他引用了多种著作,并注意到图像证据。这类证据显示,在葡萄牙的扩张政策中,整个这个区域被视为关键区域。在这一个案中,由牵涉大空间的政治考量所指引的军事方面比纯粹的经济事务更为重要。在这一点上,琼州海峡则迥然不同,它的作用主要由贸易所决定,而没有太多地受到政治策略的影响。廉亚明所考察的霍尔木兹海峡则是另一种情况。他认为,直至1300年左右,通过波斯湾的入口是相当自由的,很少受到单一海上力量的控制。这种情况随着霍尔木兹的兴起而改变。当霍尔木兹占领现今阿曼的几个港口之时,它在对岸以新的方式建立起来,这使得它可以从进出波斯湾的交易中获益。葡萄牙人也意识到霍尔木兹海峡易于控制。当然,他们在这一区域保持永久存在的努力主要取决于复杂的军事、政治目的。

若要发现更多关于单条海峡的作用及功能的情况,那就需要更多的个案研究。我们尤其需要关注那些更小的、且不是那么重要的海上通道,因为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对于它们的历史一无所知。例如,需要关注马来世界及菲律宾群岛中的不同“通道”以及许多海峡,诸如通过安达曼群岛和尼科巴群岛的海峡,或沿着墨吉海岸的海峡,或沿辽宁东部及韩国沿岸海域的海峡,或琉球群岛中的海峡等等。一条海上通道不时地被封锁,这必然要开拓替代通道,而在其他情形下,军事考量则完全不重要。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可以发现生活在海峡沿岸的当地群体,这些人可能认为他们的周围环境不同于那些活跃在长途贸易中的商人从外来者的视角看到的同一海上通道。

这就是我的理解,即不管是局限于个案研究,还是将其置于更大的比较分析,亚洲海峡研究可以得出有关亚洲贸易世界内在结构的新的见识。这也是廉亚明和他的同事决定推动这一“区域”的研究的原因所在,今年9月他们将在波恩大学举办一场国际学术会议,此次会议将专门讨论不同形式的亚洲海峡问题。

作者普塔克(Ptak Roderich)系德国慕尼黑大学汉学研究所首席汉学教授,原文载于李庆新主编《海洋史研究》第二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3~4页。

原文

最后编辑:
作者:半省堂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