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史 > 许光秋 | 国外海洋史研究状况
2016
04-10

许光秋 | 国外海洋史研究状况

海洋史是研究人类在海上活动的历史。虽然地方史、国别史、民族史也研究地方、民族、国家的海上活动,但是海洋史着重于从全球方面的视觉来观察、分析、研究人类的海洋活动,着重于人类与全球的主要海上通道,与各大海,以及与各大洋的相互关系。目前海洋史的研究范围相当广,包括航海、海上航道、捕鱼业、捕鲸业、国际海洋法、海军史、造船史、海上航行史、船只设计、海上探险、海洋探索、海底考古、海上贸易、海上灾难、海上灯塔、海岛研究、海员生活、海上旅客海洋经济、海洋文学、海洋艺术,渔民生活等方方面面。因此海洋史研究既包括传统历史学术界的研究课题,又包括新兴的课题,例如海洋气象、海洋生态环境、沿海大陆架结构、海底地壳运动的研究等。

在国外,海洋史成为历史学科的一个新课题大概在1960年。在这一年,一个新历史学会成立,叫国际海洋史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for Maritime History)。这个海洋史的国际组织包括有20多个国家的历史工作者。这个委员会是为了促进各国之间的海洋史方面的交流、合作、分享研究成果,以欧洲和美国海洋史专家为主。

从1960年代开始,海洋史研究主要集中在3个领域:海洋探索;海军战史;海洋经济(包括造船、海上贸易、海上捕捞等)。传统的海洋史研究特别着重于海洋经济史和海军史。虽然海洋经济史和海军战史的研究对于人们了解海洋史有很大的帮助,特别是对于海洋史博物馆的建立和高等院校海洋史专业的设立有很大的帮助,但由于传统的海洋史的范围太窄,不着重社会与文化方面的研究,从而使海洋史研究这门新兴学科受到冷落,不少原来的海洋史工作者改行,研究其它专题,新的史学工作者又对这个学科缺乏兴趣。传统的海洋史研究往往习惯于小题小作,不善于小题大作,从而影响了海洋史研究的发展,就是史学家所说的“只见树木不见林”。例如,研究渔民史的史学工作者,一般来讲,就事论事,不会把渔民史和海洋资源史、海洋生态史、海洋经济史等联系在一起。由于题目太窄太小、太偏、太细,从而影响文章的学术水平和对本领域研究的贡献。

不少海洋史学家改行,而新的史学工作者又不感兴趣的另一个原因是海洋史的研究没有得到学术界的认同。他们抱怨他们写出来的文章很难在学术界一流的杂志发表,他们写的书,一般来讲,大学出版社都不愿意出版,他们想在一些权威的历史学年会组织自己专题讨论海洋史,也得不到同意批准。因此,海洋史研究到1980年代末出现了危机。

在1989年,美国海洋史博物馆委员会专门成立了一个海洋史高等教育委员会。美国海洋史博物馆委员会是由在加拿大、美国、墨西哥等80多个海洋史博物馆组成的。他们定期出版刊物、组织年会。海洋史高等教育委员会指出,海洋史研究日益衰落,海洋史研究人员逐年减少,不少海洋史博物馆找不到合格的专业人士来从事海洋史博物馆的资料整理、研究,一些大学已经把原来的海洋史研究专业也裁掉了。

这个报告引起了美国学术界、教育界、国家基金会的重视。美国国家人文科学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 and Humanities Grant),美国的一个由政府支助的人文社会科学基金会开始赞助、支持海洋史的研究。从1992年到2012年期间,这个美国政府的基金会拨款赞助了五个暑假的海洋史研究专题讨论会,以促使更多的史学工作者加入海洋史研究的行列,培训更多的海洋史专家。例如,从2012年7月25日到7月27日期间,国家人文社会科学基金会在康州的海洋史研究所一个暑期研究会,题目是“美国海洋民族”,吸引了不少史学工作者的参加。

除此之外,国家艺术人文科学基金会还赞助海洋史专家Joshua Smith编纂的两卷本的海洋史的教科书,专门为大学本科海洋史专业的学生用。第一卷叫《舤船的时代,从1492年到1865年》,第二卷是《机器的年代,从1865年到现在》。这两卷本的海洋史档案文件汇编,均由佛罗里达州大学出版社在2009年出版。这个档案文件汇编的出版,对加强大学海洋史专业的建设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另外,美国史学界对海洋史研究也开始重视。2008年,美国历史学界最大的学会,美国历史学会(American Historical Association),首次承认海洋研究史是历史研究的一个专门学科,跟其它专门史的历史学会一样,例如,美国经济史协会、劳工史协会、军事史协会、科技史协会等,可以组织专门的学术讨论会,参加一年一度的美国历史研究的年会。为此,海洋史研究成为一门专门史,首次被历史学界承认。

在90年代,美国一些著名的大学出版社,也开始出版与海洋史研究有关的学术专著。1996年著名的John Hopkins大学出版社出版了Maragaret Greighton与Lisa Norling合著的《坚强的男人,软弱的女人:从1700年到1920年期间大西洋航行的性别区别》。这本海洋史专著的出版,说明了美国大学出版社开始对海洋史研究的重视。Florida大学出版社也计划出版海洋史研究的系列专著。2009年这个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航行:美国海洋史档案文献汇编》(两卷本)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2012年,这个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海洋史与海洋考古的新视角》的专著。由James Bradford和Gene Smith编著。

在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美国一些大学开始增设了与海洋史研究有关的专业。例如东北卡罗来州立大学(East Carolina University)就新开了海洋史与海洋水下考古的专业。在康州的Monson美国海洋史研究所就开设了暑期研究生的课程,很受研究生的欢迎。

由于受到历史学界、大学、政府的支持和推动,海洋史研究在90年代起又兴起了,历史学家称之为“新的海洋史”,新海洋史专家认识到旧的、传统的海洋史研究不着重社会史和经济史的研究,才使海洋史研究边缘化,不能与史学界其它学科俱进。传统的海洋史研究有时也会涉及到社会、经济方面研究,但这只是作为一个背景,而不是重点。例如,在研究海军战史的时候,他们会在海军将领的自传中介绍当时社会的经济与文化的发展。

新海洋史着重于社会与文化生活。他们着重于人,而不是船只的建造或海上战事。新海洋史专家把海上的生活与沿海生活联系在一起。他们着重于大洋之间、人群、货物、思想的流动、变化和发展。特别近年来,围绕着大西洋的欧洲、非洲、美洲,新海洋史专家研究奴隶在这个大圈子里的贩卖,货物的运输,动物、植物的交换,疾病的传播,基督教的传播,等等。大西洋系统的变化对全球都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改变了人类历史发展的进程。

新海洋史着重于小题大作。例如新海洋史专家把研究海洋航行与科技文化的传播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把单纯的海军战史与国际关系史和外交史联系在一起,把海洋艺术文化与大陆的艺术文化联系在一起,从而使人们可以从海洋的角度来观察人类发展的历史,更全面地了解人类发展的相同性与差异性。

新海洋史开辟了新的研究领域。例如研究港口发展史对全球化的影响,海洋生态史对全球生态史的影响,海洋气候的变化对全球变暖的影响,海洋捕捞对全球生态的影响等。

目前,从事海洋史研究的国家主要是美国、荷兰、瑞典、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他们都拥有自己的学术组织、学术刊物、学术年会。美国拥有最多的海洋史专家,分布在几个主要的著名大学。国际海洋经济史协会、北大西洋捕鱼协会、国际海洋史协会都在美国。北美大洋研究史协会是目前较大的一个国际海洋史研究协会(North American Society for Oceanic History)。它每年都举行年会,出版自己的刊物。

虽然不少的海洋博物馆、海洋研究史协会、海洋研究会、海军研究会都有自己的刊物出版,但比较有名的刊物是英国的海洋研究所出版的《海员的镜子》(《Mariner’s Mirror》)与《海洋史国际刊物》(《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ritime History》),由国际海洋史经济学会出版。

目前,有关海洋史研究的百科全书是《牛津海洋史百科全书》(《Oxford Encyclopedia Maritime History》),2007年出版,来自50多个国家的400多个海洋史专家参与了写稿。

近10年来,对海洋史研究产生较大影响的专著也出版了。例如,John Hattendorf’s《地中海海军战略与政策研究的过去,现在,与将来》(Naval Strategy and Policy in the Mediterranean:Past,Present and Future),2000年由伦敦的Frank Case出版社出版了。由Maria Fusario与Amelia Pdonia编纂的论文集《把海洋史作为全球史来研究》(Maritime History as Global History)在2010年出版。Frank Broeze编辑了一本论文集《在十字路口的海洋史:海洋史学史的评论》(Maritime History at the Crossroads:Acritical Review of Recent Historiography),国际海洋经济史研究会于1995年出版了这本很有影响的论著。这几部专著总结了海洋史研究的成果,指出海洋研究存在的问题,并提出未来海洋史研究的新的方法,新的领域专题,对海洋史研究产生较大的影响。

国外海洋史研究状况对我国海洋史研究,特别是南海海洋史研究会带来一定的启示。本人认为,未来南海海史的研究可以从几方面来探索。

第一,南海经济圈的研究。历史学工作者可以从古代开始,研究广东、广西、福建等沿海省份与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地区、国家的贸易经济交流状况。研究南海经济圈的贸易对大陆沿海地区的影响以及对南海周边国家、地区的经济影响。从全球史的角度,我们可以比较南海经济圈与地中海经济圈、大西洋经济圈等差异和相同点,比较他们对全球贸易史、经济史的影响。

第二,南海文化圈的研究。主要研究大陆的语言、宗教、文化、风俗、习惯、社会模式等如何传播到南海周边的地区、国家,同时研究大陆南海沿海地区省份的中国人如何吸收南海周边地区、国家的文化风俗、习惯。另外可以研究大陆人如何迁移到南海周边地区与国家。研究南海文化圈有助于我们理解到中原文化传播到大陆沿海地区后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向南海沿海国家、地区的传播。大陆南海沿海地区的人们与南海周边的地区、岛屿、国家从而形成自己的一些文化特征,以区别于中原文化。

第三,加强对南海主要岛屿的研究。对南海主要岛屿的早期移民,岛屿古近代的经济、文化的研究,有利于我们对这些岛屿在近代主权的理解,特别是目前南海周边一些国家、地区对某些岛屿提出主权争议。研究这些岛屿的历史,有助于从历史的角度来增强中国政府在外交谈判的筹码。同时可以加强对近代国际海洋法的研究,特别是有关岛屿主权的解释,从而可以从近代国际法的角度来解释中国政府的立场。

第四,加强对南海的渔民史、航运史等专门史的研究。研究这些专门史,题目虽然窄,但可以小题大作。例如研究渔民史,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渔民在中国传统社会的社会地位,作为一个社会阶层,他们属于下层,受到歧视、排斥,他们在城市被称为“蛋家”,他们的社会史,也是中国社会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研究南海航运史可以和研究鸦片史、华人猪仔血泪史联系在一起,可以和西方帝国主义扩张史、殖民地史联系在一起,从而使我们更好地了解西方资本主义的原始资本积累,西方白人对东方人的种族歧视等。

以上是本人的一些拙见,如果不妥,请多多斧正。

本文原刊于《海洋史研究》第五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3月,第339 -343页。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勿忘初心!

许光秋 | 国外海洋史研究状况》有 1 条评论

  1. Kai 说:

    “疍”家。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