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史-世界史 > 浅谈美国国务院档案
2019
03-08

浅谈美国国务院档案

浅谈美国国务院档案[0]

姚百慧[①]

美国国务院是1789年联邦政府成立后最早设立的内阁部门之一,是联邦政府中负责外交事务的专门机构[②]。从创设以来,国务院的外交职能曾受到多方面的掣肘,尤其是进入冷战时期,国家安全委员会、国防部等机构在制定外交政策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不可否认的是,国务院始终是制定和执行美国对外政策的重要机构之一。[③]因此,美国国务院的档案,对了解美国外交决策,仍具有重要价值。

根据美国国家档案馆的划分,国务院的档案(按机构划分)可分为四类:核心档案(Central Files,RG 59)[④];总部非核心档案(Headquarters Decentralized Files ,RG 59);外事部门驻地档案(Foreign Service Post Files ,RG 84);专门文件(Specialized Files,RG 43、RG 76、RG 353)[⑤]。本文以下将简单介绍这四类档案,以及它们的解密、出版、数字及缩微化[⑥]和国内馆藏[⑦]情况,以方便学界利用。

 

一、核心档案(RG 59

 

对于大多数研究主题来说,“核心档案”是国务院记录中数量最大、最重要的类目。根据国家档案馆的估计,其总数量约占RG 59类的82%。[⑧]核心档案包括美国国务院与驻外使领馆的往来电报,国务院与其他政府机构和公众的通信,内部备忘录和报告,以及国务院同外国使领馆、外交人员的往来文件等等。尽管二战后非核心档案(decentralized files)的数量增加,但研究美国外交政策和外交事务的几乎所有主题仍要从利用核心档案开始。根据归档方式的不同,这些档案又分为5个时段:1789年-1906年、1906年-1910年、1910年-1963年1月、1963年2月-1973年6月、1973年7月-1975年。1975年以前的国务院档案已移交国家档案馆,1976年及以后的档案多数仍未解密,保存在国务院。

 

1789-1906

档案被分成三个主要类别:外交(Diplomatic),领事(Consular)和杂件(Miscellaneous),每类又分为系列或种类,文件按文件发送日期编年排列。“外交通信”(Diplomatic Correspondence)包括美国国务院和驻外使馆之间、美国国务院和其他国家驻美外交使团及各国使馆之间的往来通信;“领事通信”(Consular Correspondence)包括美国国务院和驻外领事之间、美国国务院和外国驻美各地领事之间的往来通信等;不能被纳入到上述两类的被归入“杂件通信”(Miscellaneous Correspondence),包括国务院与美国其他政府机构和公众的通信。

这些档案国务院和美国国家档案馆有缩微,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藏馆藏有部分与中国有关的缩微。基本情况如下:(1)缩微品M-77中的1801-1906年“美国外交指令”(Diplomatic Instructions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1801-1906 China),总计6卷(Reel 38-43);(2)缩微品M-92中的1843-1906年“美国驻华外交使节致中国的文件”(Despatches from United States Ministers to China Register June 27, 1843-December 31, 1906),总计131卷;(3)缩微品M-98中的1868-1906年“中国驻美国使馆致美国国务院的备忘录”(Notes from the Chinese Leg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to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1868-1906),共6卷;(4)缩微品M-99中的1834-1906年“国务院致中国驻美使馆备忘录”(Notes Foreign Legat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from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1834-1906),共2卷(reel 13-14);(5)“美国驻华领事的信件”(Despatches from United States Consuls),计有厦门(Amoy,1844-1906,缩微品M-100,共15卷)、广州(Canton,1790-1906,缩微品M-101,共20卷)、烟台(Chefoo,1863-1906,缩微品M-101和M-102,共9卷)、镇江(Chinking,1856-1902,缩微品M-103,共7卷)、重庆(Chungking,1896-1906,缩微品M-104,共1卷)、福州(Foochow,1849-1906,缩微品M-105,共10卷)、杭州(Hanghow,1904-1906,缩微品M-106,共1卷)、汉口(Hankow,1861-1906,缩微品M-107,共8卷)香港(Hong Kong,1844-1906,缩微品M-108,共21卷)、澳门(Macao,1848-1969,缩微品M-109,共2卷)、南京(Nanking,1902-1906,缩微品M-110,共1卷)、宁波(Ningpo,1853-1896,缩微品M-111,共7卷)、上海(Shanghai,1847-1906,缩微品M-112,共53卷)、汕头(Swatow,1860-1881,缩微品M-113,共4卷)、天津(Tientsin,1868-1906,缩微品M-114,共8卷)、牛庄(Newchwang,1865-1906,缩微品M-115,共7卷)、淡水(Tamsui,1898-1906,缩微品M-117,共1卷)。[⑨]

 

1906-1910

1789年-1906年文件的编排方式给研究者带来了的困难是,同一研究主题的文件往往要到不同系列里去找。比如要研究1891年的智利巴尔的摩事件(the Baltimore affairs),研究者将不得不检阅“外交通信”中国务院和驻智利公使之间的往来通信,国务院和智利驻美公使馆之间、美国驻智利公使馆同智利外交部之间的往来照会,“领事通信”中的国务院和驻瓦尔帕莱索(Valparaiso)领事之间的往来通信,甚至是“杂件通信”中国务院同总统、海军部、国会和普通市民的往来通信。鉴于此,1906年,美国国务卿伊莱休·鲁特下令改变了档案的编排方式。[⑩]

1906年至1910年的美国国务院文件分为两类:“数字编排文件”(Numerical File)和“次要文件”(Minor File),总计1241个缩微,国内无馆藏。1906年8月15日,索引和档案局(the Bureau of Indexes and Archives)采用了新的主题体系来分类和归档数字编排文件。总计1172卷文件,外加附录和未装订文件,按案例数字编排,从1到25982。数字编排的原则先是流水号,先归档的文件编号在前,上下号之间内容上没有关系,比如数字文件5275(美国和希腊的政治关系)和5276(涉及美国在英格兰森德兰地区的领事问题)。但在一个新的主题文件建立后,以后同类主题的文件,一般用原先的数字,外加反斜杠/。比如5276、5276/1、5276/2表示同一主题的文件,又如295、295/2都是指摩洛哥政治事务。不过,随着案例数目的扩大,同一主题也可能被分配几个数字号,如421、699和2151也都涉及摩洛哥政治事务。次要文件指那些未能归入数字编排文件的文件(其中很多是日常通信),有62卷,这些记录或按驻外使馆的国别,或按领事所在地城市,或按通信者的姓名排列。[⑪]

不过,新的编排方式仍有问题:怎么决定一个新案例,并无统一的标准。这导致有的案例文件数目庞大,而有的案例则只有一份文件。随着文件数量的日益扩大,这一时段的案例文件数量已接近29000个,这就需要一个更适用的归档体系。[⑫]1910年,索引和档案局开始转向十进制的方式,在同一主题的文件后插入一个数字,以表明该文件属于哪个主题对应的十进制。比如在295文件主题卷的最后一份文件写上:随后的主题见881.00,那对应十进位制文件中的摩洛哥政治事务-内部事务。[⑬]

 

1910-19631

从1910年初到1963年1月的核心档案划分为七个时间段:1910年-1929年、1930年-1939年、1940年-1944年、1945年-1949年、1950年-1954年、1955年-1959年、1960年-1963年1月。这些档案按十进位主题分类归档,档案先分大类,之下再按国别、主题分类排序。十进制归档的规则变化多次,分别有1911年、1912年、1921年、1950年、1955年、1960年等多个版本。1938年版融合了之前的数个版本,可覆盖1910-1949年的绝大部分档案;1950、1955、1960年版的分别适用之后的年份档案归档。后四个版本的手册电子版,可见美国国家档案馆网站。[⑭]1910年-1949年分9大类,1950年-1963年1月分10大类,具体类的对比见表一。

 

表一:国务院档案十进制主题分类对比表[⑮]

1910-1949 1950-1963
Class 0 General Miscellaneous Miscellaneous
Class 1 Administration Administration
Class 2 Extradition Protection of Interests
Class 3 Protection of Interests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s, Congresses, Meetings and Organizations
Class 4 Claims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Commerce
Class 5 International Congresses and Conferences International Informational and Educational Relations
Class 6 Commerce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Relations
Class 7 Political Relations of State Internal Political and National Defense Affairs
Class 8 Internal Affairs of States Internal Economic, Industrial, and Social Affairs
Class 9 Communications, Transportation, Science

 

在类下,再给地区、国家、殖民地或其他指定的地理实体分配一个两位数(或者两位数加一个英文字母)“国别地区码”(country number)。随着时间和情况的变化,国别地区码可能会增加或删除,或随国家、殖民地、地理区域的变化而变化。比如,1910年-1949年和1950年-1963年指代沙特阿拉伯的分别为90f和86a。具体到文件编号上,也大致有两种主要格式。第一种格式为“十进位主题代码/文件顺序号”,这适用于1944年6月份以前归档的文件。如:711.1215/462,数字7(大类)表示政治关系,11(国别地区码)表示美国,12(国别地区码)表示墨西哥,15(主题码)表示边界关系,462表示文件顺序,合并起来就是美墨政治关系-边界问题的第462份文件。第二种格式为“十进位主题代码/文件日期”,适用于从1944年6月以后归档的文件。如:851.00/11-2049,数字8(大类)表示内部事务,51(国别地区码)表示法国,00(主题码)表示政治事务,所以这是一份1949年11月20日生成的关于法国内部政治事务的文件。

这一时段的缩微品有如下几种。

一是美国国务院出版的涉及1910年-1929年、1930年-1939年、1940年-1944年6月、1944年7月-12月四个时段的总计654个胶卷,国内无馆藏。美国国家档案馆网站上有指南(M-973)。[⑯]

二是Gale出版的“美国国务院档案系列”(Records of the U.S. Department of State)。分三个子系列。(一)“内部事务”子系列,题目一般为:Records of the U.S. Department of State to the Internal Affairs of ……,共有法属非洲[⑰]、中国、朝鲜、柬埔寨、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东德、芬兰、希腊、匈牙利、波兰、罗马尼亚、南斯拉夫、阿根廷、玻利维亚、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厄瓜多尔、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尼加拉瓜、巴拿马、秘鲁、多米尼加、委内瑞拉、阿富汗、土耳其、摩洛哥、奥地利等31个国家或地区的89个专题。(二)“政治关系”子系列,题目一般为:Records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Relating to Political Relations between……,共有美国和朝鲜、美国和日本、拉美和加勒比、美国和玻利维亚、美国、拉美和加勒比、美国和巴西、美国和智利、美国和哥伦比亚、美国和哥斯达黎加、美国和厄瓜多尔、美国和危地马拉、美国和海地、美国和巴拿马、美国和巴拉圭、美国和秘鲁、美国和多米尼加、美国和乌拉圭、美国和委内瑞拉、阿富汗政治关系等19个主题23个专题。(三)“商业关系”子系列,题目为:Records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Relating to Commercial Relations between……,共有美国和日本、美国和苏联两个主题4个专题。[⑱]详目及馆藏见附表一。除了这套“美国国务院档案系列”,Gale公司还制作了三套数据库,都收录在AU中:(1)“印度:从英王统治到共和国,1945-1949”(India from Crown Rule to Republic, 1945-1949: Records of the U.S. State Department),国图藏;[⑲](2)“尼加拉瓜:政治不稳与美国的干涉,1910-1933”(Nicaragua: Political Instability and U.S. Intervention, 1910-1933),无馆藏;[⑳](3)“墨西哥革命,1917年宪法及其影响:美国国务院档案”(Revolution in Mexico, the 1917 Constitution, and Its Aftermath: Records of the U.S. State Department),无馆藏[21]

三是UPA出版的“美国国务院机密核心档案”(Confidential U.S. State Department Central Files)[22]。这套资料主要有三个子系列:“内部事务”(Internal Affairs,IA);“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FA);“内部事务和外交事务”(Internal Affairs and Foreign Affairs,IF)。涉及到的国家和地区有:亚洲区的中国、远东、福摩萨(Formosa,即台湾)、香港、印度、日本、老挝、菲律宾、越南;欧洲区的法国、德国、联邦德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拉美区的阿根廷、古巴、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墨西哥、尼加拉瓜、巴拿马、南美;中东区的埃及/阿盟、伊朗、伊拉克、约旦、黎巴嫩、巴勒斯坦-以色列、波斯湾国家与也门、沙特阿拉伯、叙利亚;苏东区的波兰、苏联;撒哈拉以南非洲区的英属非洲、刚果、加纳、南非。详目及馆藏见附表二。除此之外,还有3个专辑:“美中关系”(United States-China Relations,7卷,国图/华师大/北大藏);“阿拉伯联邦和其他问题”(Arab Confederation and Other Issue, 1950-1959,27卷,无馆藏);“巴勒斯坦:联合国活动”(Palestine: United Nations Activities, 1945-1949,14卷,无馆藏)。需要说明的是,在UPA出版的这套胶卷中,虽然有“德国”和“联邦德国”两个名称类似专题,但其档案源是完全不同的。“德国”取自国别地区码为62(Germany)的相关档案,“联邦德国”取自国别地区码为62A(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的相关档案。这个专题的档案来源对比见表二。

 

表二:UPA出版的Confidential U.S. State Department Central Files中的“德国”和“联邦德国”数据来源对比表

(1950-1963.1)

1950-1954 1955-1959 1960-1963.1
Germany,IF IA 762; 862; 962 762; 862; 962 762; 862; 962
FA 611.62; 662 611.62; 662 611.62; 662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IA 762A-762A.6 762A; 862A ;962A 762A; 862A ;962A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FA 662A ; 611.62A 662A ; 611.62A 662A ; 611.62A

 

在Gale和UPA出版的这一时段的缩微中,有些国别的专题是重合的,总计有中国、波兰、日本、苏联4个国家。经对比档案来源可知,中国部分,档案来源来同,但UPA比Gale多一个专题;波兰部分,UPA缩微的档案来源比Gale多;日本和苏联部分,两个公司的缩微品来源不同。详情见表三。

表三:Gale和UPA出版名称重叠专题数据来源对比表

(1930-1963)

 

1930-1939 1940-1944 1945-1949 1950-1954 1955-1959 1960-1963
China-G 893 893 893
China-U1 893.00-893.9111 893.00-893.927 893.00-893.927
China-U2 711.93-711.935
Poland-G 860C 848
Poland-U 860C; 760C;

711.60C

748;848; 948;

648; 611.48

Japan-G1 694 494
Japan-G2 711.94 611.94
Japan-U 894.00-894.9583 794.00-794.63

894.00-894.576

994.00-994.841

794;794a;

794c;894;

894a;894c;

994;994a;

994c; 694;

694c; 611.94;

611.94a; 611.94c

the Soviet Union-G 661 461
the Soviet Union-U 761.00-761.95;

711.61-711.61115;

861.00-861.92;

761.00-761.69;

761B.00-761 B.521;

861.00-861.572;

861A.00-861A.411;

861B.00-861B.49;

861 COO;

961.00-961.89;

961B.63;

661. all numbers

611.61 all numbers

761.00-761.61;

761; B.OO-761B.521;

861.00-861.572;

861 B.19-S61 B.49;

661.00-661.97;

961.00-961.862;

961 B.624;

611.61-611.6194;

611.61B

761; 861;

961;

661 (foreign affairs);

611.61;

611.61B

简写说明:G, G1, G2=Gale; U, U1, U2=UPA

对比专题:1、Gale的为Records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Relating to相关系列,UPA的为Confidential U.S. State Department Central Files相关系列。2、中国部分。Gale的“内部事务”子系列,China,1930-1939;1940-1944;1945-1949。UPA(1)的China,1930-1939,IA;1940-1944,IA;1945-1949,IA。UPA(2)的United States-China Relations,1940–1949。3、波兰部分。Gale的“内部事务”子系列,Poland,1945-1949;1950-1954。UPA的Poland,1945-1949,IF;1950-1954,IF。3、日本部分。Gale(1)的“商业关系”子系列,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1910-1949;1950-1963。Gale(2)的“政治关系”子系列,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1945-1949;1950-1954。UPA的Japan,1945-194,IA;1950-1954,IA;1960-1963,IF。5、苏联部分。Gale的“商业关系”子系列,United States and the Soviet Union,1910-1949;1950-1963。UPA的the Soviet Union,1945-1949,IA;1945-1949,FA;1950-1954,IA;1950-1954,FA;1955-1959,IA;1955-1959,FA;1960-1963,IA;1960-1963,FA。

 

19632-1973

从1963年2月开始,核心档案根据主题-数字归档。一般来说,文件先依据主题,然后分区域国别进行分类。从1963年2月到1973年的文件分成4个时段:1963年2月-12月;1964年-1966年;1967年-1969年;1970年-1973年。这些文件包括电报、代电(airgrams)、指令、外交照会、报告、通信、备忘录以及其他相关文件。1973年7月,电报成为“国家档案系统”(State Archiving System)一部分,其他纸本文件如代电、备忘录等,仍按数字主题归档,一直到1973年12月31日。

这些档案先分8大类(Broad categories):行政(Administrative)、领事(Consular)、文化与信息(Culture & Information)、经济(Economic)、政治与国防(Political & Defense)、科学(Science)、社会(Social)、特别(Special,含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and conferences)。每大类下再分“主要主题”(Primary subjects),总计有56个,比如Political & Defense大类下有四个主要主题:CSM (Communism),DEF (Defense),INT (Intelligence)和POL (Political Affairs & Relations),这些主题的简写成为文件编号的首先几个字母。在“主要主题”下,再按国家、地区、机构分类,这些国家、地区、机构的全拼或简写成为文件名的最后几个字母。之后再按从属主题分类,每一个预先设定好数字,这个数字放在前两组字母的中间。比如文件编号“FN 9 US-FR”表示Finance(FN)、United States-France(US-FR)、Foreign Investment(9),所以它是涉及财政方面美法对外投资的档案;文件编号“POL 27-3 VIET S”表示Political Affairs and Relations (POL)、Vietnam South (VIET S)、Use of Foreign Country Forces (27-3),所以是涉及在南越使用军队问题的文件。从1964年1月开始,编号规则有些变化。编号规则手册和上述“主要主题”在美国国家档案馆网站上可查。[23]

这一时期的缩微出版品有两种。

一是Gale出版的“美国国务院档案系列”(Records of the U.S. Department of State) “内部事务”子系列(数字主题代码POL),一般标题为:“Records of the U.S. Department of State Relating to the Internal Affair ……”,副标题为“Political and Governmental Affairs”,共出版了加纳(7卷)、尼日利亚(11卷)、刚果(40卷)、朝鲜(13卷,国图藏)、印度和巴基斯坦(16卷)、印尼(15卷,国图藏)、老挝(17卷,国图藏)、东德(12卷)、多米尼加(22卷)等9个专题的1963年-1966年的档案。

二是UPA出版的“美国国务院机密核心档案”,一般副标题为“主题-数字文件”(Subject-Numeric Files),也有少量以“内部事务和外交事务”(Internal Affairs and Foreign Affairs)为副标题,涉及到的国家或地区有中国、香港、日本、越南、德国、联邦德国、古巴、墨西哥、巴拿马、伊拉克、巴勒斯坦-以色列、苏联、比夫拉-尼日利亚、南非等,主要时段为1963年2月到1969年,总计509卷,详目及馆藏见表四。同样地,虽然出版的此部分档案中也分别有“德国”和“联邦德国”两个专题,但对应的档案源也不相同,分别是“德国”(GER)和“联邦德国”(GER E)中的部分。

 

表四:UPA出版的Confidential U.S. State Department Central Files

(1963.2-1969)

1963-1966 1967-1969
# reels holdings # reels holdings total # reels
China 41 NP 25 NP 66
Hong Kong* 2 P 2
Japan* 50 P 18 NP 68
Vietnam 91 37 N 128
Germany 14 14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40 40
Cuba 12 12
Mexico 18 18
Panama 9 9
Iraq 10 10
Palestine-Israel* 23 13 36
The Soviet Union 33 E 24 EN 57
Biafra-Nigeria 21 21
South Africa 15 13 28
total # reels 358 151 509

注:香港(1963-1966)、日本(1963-1966)、巴勒斯坦-以色列(1967-1969)三个专题的副标题为“内部事务和外交事务”。

 

1973-1976

1973年7月1日,国务院开始采纳了新的归档体系“国家档案系统”(State Archiving System,SAS)。档案不再按主题分类,而是利用自动化工具对文件进行索引和电子化,并以缩微形式存储下来。大部分电报从1974年7月1日开始采用这一系统,自1975年的纸本文件也采用了这一系统。其中,1973年-1975年的360813份档案(包括227201份电报和133612份抽出档案卡),已制成数据库“Central Foreign Policy Files”,在美国国家档案馆的ADD数据库上可以检索利用[24]。在缩微上的其他纸本解密文件,可以在美国国家档案馆利用。另外,曾任尼克松、福特政府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国务卿的基辛格于2011年将其全部约100万件个人档案(包括基辛格作为外交官、学者、教师和市民的档案,现藏于国会图书馆的基辛格在政府任职的公务文件复印件一套)以及有史料价值的实物捐赠给耶鲁大学,耶鲁大学为此设立约翰逊美国外交研究中心 (Johnson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American Diplomacy),以推动对使用基辛格档案和耶鲁大学珍藏的其它美国著名外交家如史汀森 (Henry Stimson)、艾奇逊 (Dean Acheson)、万斯(Cyrus Vance) 等个人档案的美国外交史的教学与研究。[25]基辛格的电话记录,收于DNSA数据库。[26]

由于解密期限的问题,1976年以后的档案仍然保存在国务院,但可以通过《信息自由法》申请利用一些文件。而美国国务院也根据需要,也解密了一些档案专辑。到2012年9月23日,总共有18个专辑[27],60661份文件,最新解密到2007年1月26日。这些专辑的纸本可在美国国家档案馆二馆查阅,电子版可在国务院网站上查询。[28]需要指出的是,有些专辑收录的不仅有国务院的档案,还包括了美国其他政府机构的文件。[29]

 

二、总部非核心档案(RG 59

 

总部非核心档案包括三类:组织机构档案(Records of Organization Units);功能档案(Records Relating to Various Functions);特别主题及个人档案(Records Relating to Special Subjects and to Individuals)。

组织机构档案:这些档案被那些有特殊任务或职责的国务院机构或个人创造或保持,独立于核心档案体系。这些档案大多来自地区司、功能司或者主要的政策办公室,如国务卿、副国务卿、专职副国务卿、行政秘书处和政策设计司(美国国家档案馆上有其中主要机构的列表及代码[30])。这些档案少量形成于18-19世纪,绝大部分产生于二战后。二战后,由于美国国务院归档体系的变化,核心档案系统不堪文件数量庞大,一些官员也不愿意将一些敏感文件送交核心档案系统,因此非核心档案的数量越来越庞大。[31] 从20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国务院委托某些司和办公室正式保存非核心档案,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在核心档案系统中有相关的文件类,大部分文件仍归档成非核心档案。当国务院收回这些档案时,每个机构的档案便被赋予一个控制编码,即Lot File号,并按文件的移交财政年度和顺序编号,也因此被称作Special Files或Lot Files。比如Lot 59D539表示是1959年第539次移交的文件。当这些文件被移交国家档案馆后,许多Lot文件可能被合并到一个专题,比如9种行政秘书处的Lot文件合并成了“Conference Files, 1949-1963”;但一种Lot文件,也可能被拆分到不同的系列。

功能档案:这些档案主要涉及国务院的特殊功能。有些功能是原本具有的,有些功能是国务院作为联邦政府机构的一般职责;有些功能是暂时的,有些则是长期的,也有一些转移给其他机构。这些档案包括:行政记录(administrative records)、任命记录(appointment records)、领事证书及相关记录(exequaturs and related records)、引渡文件(extradition papers)、大赦记录(general pardon records)、美国国玺相关记录(records relating to the Great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领土文件(territorial papers)等。

特别主题及个人档案:有些特别的主题或事件的档案,被单独从核心档案系统中分离出来,保存在执行某种特殊任务的办公室、使团或者个人手中。这些档案包括:海员文件(impressed seamen,包括1812年战争文件);内战文件(Civil War papers);内战大赦活动(Civil War amnesty and pardon activities);委员会记录(records of various commissions);国务院赴俄国南部代表团(the Department of State mission to South Russia ,1920);赴德特别审问团(the Special Interrogation Mission to Germany ,1945-46);阿根廷蓝皮书(the Argentine Blue Book ,1945-46);马歇尔和魏德迈的中国使命(the missions of George C. Marshall and Albert C. Wedemeyer to China);鲍莱赔偿使团(the Pauley Reparations Missions ,1945-48);富兰克林·D. 罗斯福、肯尼迪、艾森豪威尔、杜鲁门之死(the deaths of Presidents Franklin D. Roosevelt, John F. Kennedy, Dwight D. Eisenhower and Harry S Truman);美国革命200年庆典(the American Revolution bicentennial celebration)。此类档案中也有一些个人档案,比如波伦[32]、哈夫利克[33]、U. 亚历克西斯·约翰逊(U. Alexis Johnson)[34]、迈伦·泰勒(Myron Taylor)[35]等。

总部非核心档案被缩微的有:

行政秘书处的档案。Gale缩微了行政秘书处的“危机档案”,名为“美国国务院危机档案”(Records of the State Department’s Crisis Files),含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危机3卷(Crisis Files, Czechoslovakia Crisis, 1968, Entry 5193, Lot File 70D19),1967年塞浦路斯危机6卷(Crisis Files, Cyprus Crisis, 1967, Entry 5191, Lot File 70D46)[36],无馆藏。行政秘书处关于1961-1962年柏林危机的档案(Lot File 66D124)、国务院欧洲司德国事务办公室关于柏林的档案(1957-1963年,Lot Files 70D548, 78D222,78D269, 78D271, 80D2)、行政秘书处1967年中东危机档案(68D135, 69D218, 70D20),被UPA合并起来制成一套缩微,名为“美国国务院行政秘书处档案:危机档案”(U.S. State Department, Office of the Executive Secretary, CRISIS FILES)[37],含柏林危机10卷,中东危机19卷,首师大藏。UPA缩微的另一套秘书处文件名为“总统与国务卿同外国领导人的官方信件”(Official Exchanges of the President and Secretary of State with Foreign Leaders, 1961-1966, Lot Files 66D476,66D294, 67D262),11卷[38],首师大藏。

UPA主要挑选了远东司、近东南亚司的档案,辅以其他档案来源,缩微了一套“美国国务院机密特别档案”(Confidential U.S. State Department Special Files),分阿以冲突(1951-1976)、日本(1947-1956)、日本第一次补编(1946-1966)、朝鲜(1950-1957)、朝鲜第一次补编(1951-1966)、东北亚(1943-1956)、东北亚第一次补编(1945-1966)、东南亚(1944-1966)、东南亚第一次补编(1947-1966)、越南工作组(1963-1966)等10个专题,详细文件来源、馆藏等见表五。

 

表五:UPA出版的Confidential U.S. State Department Special Files

# reels source note holdings
Arab-Israeli Conflict, 1951-1976 22 Bureau of Near Eastern and South Asian Affairs, Office of Israel and Arab-Israel Affairs, Entry 5632 Records Relating to Israel and Arab-Israel Affairs, 1951–1976 C
Japan, 1947-1956 39 54D423; 57D149; 58D118; 58D637 P
Japan, First Supplement,1946-1966 25 56D527; 78D173; Office of Legal Advisor, [no Lot Number]; 61D69;61D68;67D110;68D373;69D347 P
Korea, 1950-1957 11 55D128; 58D643;59D407 P
Korea, First Supplement, 1951-1966 12 53D413;55D107;67D244; 66D503;69D54 P
Northeast Asia, 1943-1956 24 54D278;58D529;58D184;58D208;59D476;60D330 P;I
Northeast Asia, First Supplement,1945-1966 24 56D225;56D256; 59D448; 65D324; 68D121;63D168; 65D235;66D224; 66D245; 66D225 P
Southeast Asia, 1944-1958 39 54D190;55D480;55D481;58D266;59D630;63D3; 58D782; 58D726;58D257 C
Southeast Asia, First Supplement, 1947-1966 34 61D200; M-46; 56D98; 59D612; 58D321; 67D10; 68D102; 69D33; 56D37; 61D85; 62D68 ;62D409; 66D484;68D467;70D3; 63D18; 67D267;67D613, 68D61; 69D293;70D515; 60D50; 62D298;63D70;66D298;66D500; 67D320;68D32, 69D36;69D294 N
Vietnam Working Group, 1963-1966 8 67D54;68D84;69D67;70D102;70D232;70D233 N

 

Gale出版了远东司的三套档案。一是“中国事务办公室记录”(Records of the Office of Chinese Affairs, 1945-1955),41卷,国图藏。该套档案也有对应数据库,名为“中国内战和美中关系:美国国务院中国事务办公室档案”(The Chinese Civil War and U.S.-China Relations: Records of the U.S. State Department’s Office of Chinese Affairs, 1945-1955),收录在Archives Unbound中,总计有文件46493页,国图藏。二是“美国国务院关于越南局势简报”(Records of the State Department: Briefing Books Relating to the Situation in Vietnam, 1961–1966),3卷,国图藏。三是“美国与东南亚的关系及政策:国务院东南亚事务办公室档案”(U.S. Relations and Policies in Southeast Asia, 1944-1958: Records of the Office of Southeast Asian Affairs,收录Lot Files 54D190,55D480,55D481,55D266,59D630,63D3,58D782,58D726和58D257),收录在Archives Unbound中,总计有文件46022页,国图藏。

1945年-1947年,马歇尔赴华调停国共纷争[39],其使团相关档案藏国家档案馆(Lot 54D270),包括六个部分:(1)陆军部的档案(第1-18盒);(2)马歇尔使团关于中国内政的记录(第19-30盒);(3)马歇尔使团关于中国军事的记录(第31-48盒);(4)中国事务办公室的档案(第49-53盒);(5)范宣德(John Carter Vincent)档案(第54盒);(6)马歇尔报告(第55盒)。[40]Gale公司出版了这套档案,名为“马歇尔赴华使团档案全编”(the Complete Records of the Mission of General George C. Marshall to China, December 1945-January 1947),总共50卷,同时制作了对应的数据库,缩微和数据库均国图藏[41]

此外,Gale也缩微了特别主题文件中的联合国会议文件(Entry 684 to Entry 696),名为“美国国务院主题文件:特别政治事务办公室和联合国组织的创立”(Records of the U.S. State Department Subject Files of the Office of Special Political Affairs and the Cre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Organization, 1940-1946),27卷,无馆藏。UPA缩微了美国国务院二战时期负责战后规划的哈利·A. 诺特(Harley A. Notter)的档案,名为“对二战后世界的外交规划:国务院哈利·A. 诺特档案”(Post World War II Foreign Policy Planning: State Department Records of Harley A. Notter, 1939-1945)[42],原件共282盒,缩微成5313张平片,无馆藏。

美国国家档案馆也出版了1947-1949年的“政策设计司”(Policy Planning Staff)[43]的文件(缩微品M1171),名为“政策设计司编号文件”(Policy Planning Staff Numbered Papers),涵盖1947-1949年的从PPS/1到PPS/63的文件,共73个平片,近2000页。网站上有电子版指南[44],华东师范大学藏有全套光盘1张。这些文件也以纸本形式出版,名为《国务院政策设计司文件》(State Department Policy Planning Staff Papers, 1947-1949),每年一卷,共3卷,上海图书馆藏。[45]

 

三、外事部门驻地档案(RG 84

 

外事部门驻地档案包括两类。

一是驻外使领馆驻地和驻国际组织使团的档案。这些档案由美国驻外使领馆归档,很大一部分与核心文件重合,但也有很多不在总部文件中,如驻地与驻地之间的通信,驻地内部的文件,驻地与驻在国官员与商人的通信等,只是被摘要汇报或未汇报总部。现在有超过850个驻外使领馆和驻国际组织使团的档案。这些档案并不完整,18世纪晚期至19世纪初期,驻外使领馆很少有档案;直到20世纪初,国务院也并未积累这些档案。由于自然灾害、战争或其他紧急情况,导致了一些档案丢失。后来,根据档案评估的结果,也会销毁一些档案。1789年-1912年、1912年-1948年、1949年-1963年、1963年-1987年、1987年至今,驻外使领馆有不同的文件编排方法,美国国家档案馆也制定不同的评估标准,以鉴定哪些档案值得永久保存。在执行档案评估时,有些档案被错误销毁,而有些本无需存档的临时档案却被保存下来。许多敏感的材料,被归入平行的系列,名为“机密文件”(Confidential Files)或“绝密文件”(Top Secret files)。驻国际组织使团也保存了很多重要档案,如驻联合国代表团、驻美洲国家组织代表团、驻柏林使团等。[46]

此类档案部分被UPA制作了缩微,总名为“美国外交驻地机密档案”(Confidential U.S. Diplomatic Post Records),包括中美洲和加勒比(1930-1945,含古巴、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尼加拉瓜4个专题)、日本(1914-1941)、中东(1925-1941,含伊朗、伊拉克、贝鲁特、耶路撒冷、艾登5个专题)、中东(1942-1944,含伊朗、伊拉克、黎巴嫩3个专题)、美国对日顾问办公室(Office of the U.S. Political Adviser for Japan, 1945-1952)、俄国和苏联(1914-1941)等6个专辑的文件,730卷。国图藏有除了中东(1925-1941)卷之外的所有专辑[47];北大藏日本、俄国和苏联、美国对日顾问办公室等三个专辑。Gale也缩微了一个专题,名为:“美国驻耶路撒冷、巴勒斯坦领事档案”(Records of the U.S. Consulate in Jerusalem, Palestine: Confidential Correspondence, 1920-1935),3卷,无馆藏。

二是美国信息服务处(U.S. Information Service)的档案。1953年8月以前,信息服务处属国务院管辖;之后,直接隶属白宫,并改名为“美国新闻署”(the United States Information Agency);1978年,改名为“美国国际交流署”(United States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Agency),1982年又改为美国新闻署;1999年,重新合并到国务院。美国新闻署往往在各驻外使领馆设置美国新闻处作为使馆的附属新闻机构,从事教育、文化、信息业务,有的实际是美国驻当地的情报及间谍机构。由于美国信息署/美国信息服务处同国务院之间的这种复杂关系,其早期的一些档案也属于国务院档案系统(RG 84),但更多的是独立的(在美国国家档案馆中是RG 306)[48]

UPA已缩微了部分美国新闻署的档案,名为“美国新闻署档案”(Records of the U.S. Information Agency),分3部分:“冷战时期特别研究报告”(Cold War Era Special Reports);“研究报告,德国公众舆论”(Research Reports, German Public Opinion, 1945–1970)和“冷战时期研究报告”(Cold War Era Research Reports),共104卷,无馆藏。Gale也缩微了新闻署的部分档案,名为“美国新闻署,国际公众舆论和‘公共外交’”(The U.S. Information Agency, International Public Opinion, and “Public Diplomacy”),分两部分,“实地研究报告”( Field Research Reports, 1952-1986)和“研究备忘录,媒体反应记录及舆论调查和分析”(Research Memoranda, Media Reaction Notes, and Opinion Surveys and Analyses, 1963-1999),共124卷,无馆藏。

 

四、专门文件(RG 43RG 76RG 353

 

由于数量原因,国务院总部也把一些文件单独分类,称作专门文件。有如下三类:国际会议、委员会、展览会文件(International Conferences, Commissions, and Expositions,RG 43),边界、争端委员会和仲裁文件(Boundary and Claims Commissions and Arbitrations,RG 76),部际委员会、国务院内联合委员会文件(Interdepartmental and Intradepartmental Committees,RG 353)。[49]

RG 43:此类档案由美国赴海外代表团创建,在会议、委员会或展览结束后存于国务院。包括国际会议记录(包括二战和战后首脑会议及同外国部长的会议);各种国际委员会记录;参与美国境内外的国际展览会、博览会记录。1953年以后,许多博览会的记录,被归入美国新闻署档案(RG 306)。

RG 76:涉及各种类型的边界仲裁文件。

RG 353:包括美国国务院内部或国务院作为成员的不同的委员会、特别小组、工作组档案。国家档案馆网站提供了这些机构的一个不完全列表[50],其中“国务院-陆军部-海军部协调委员会和国务院-陆军部-海军部-空军协调委员会档案”(State-War-Navy Coordinating Committee and State-Army-Navy-Air Force Coordinating Committee Case File, 1944-1949)已被Gale缩微,32卷,国内无馆藏。

不少美国国务院的文件被挑选出来,刊印于《美国对外关系文件集》中,这一点在下面将详细介绍。

 

五、《美国对外关系文件集》(FRUS

 

《美国对外政策文件集》(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FRUS)是美国官方出版的外交档案集,是研究美国对外政策史的重要史料。《文件集》由美国国务院公共事务管理司下设的“历史学家办公室”(the office of the historian)[51]的专业历史学家负责编辑,国家出版局出版发行。1861年,在林肯总统提议下,经国会批准,《文件集》的第1卷于当年诞生。[52]此后,虽多次更改名称[53],但每年都连续出版。《文件集》最早当年出版前一年的档案,每年出版几卷,从林肯到塔夫脱时期(1861-1913),总计出版了79卷。进入20世纪,美国外交的扩展及其在世界影响的扩大,在《文件集》的卷册数上也体现出来,威尔逊时期有38卷,富兰克林·D. 罗斯福时期有70卷,尼克松-福特时期计划出版54卷(已出36卷)。《文件集》系列目前总计已出版了436卷。[54]与其他国家的同类出版物相比,《文件集》是持续时间最长、内容最丰富的外交解密档案集。

最初,文件集的编辑毫无章法,编辑目的、文本选择等方面均非常混乱。[55]直到1920年代,美国国务卿弗兰克·凯洛格(Frank Kellogg)把编辑《文件集》列入国务院的工作重点,并制定了编辑原则:历史客观性与准确性原则;如不加标注,不得进行删减或改编;不能漏掉形成重要决定的事实;不得掩盖政策失误,等等。可以删节或不公开的内容包括:会干扰目前谈判和其他活动的文字;一般性的记录和不必要的细节;外国政府和个人存于国务院的文件(除非经当事国或当事人同意);与主题无关的非关键性评论中攻击他国或个人的字句;未被国务院采纳的个人意见(但应保留政策形成过程中的各种方案)。文件来源,只收国务院的文件,不收私人和政府其他部门的收藏。经过这次改革,《文件集》的编辑工作得以“规范化、制度化”。凯洛格指令至今仍刊于每卷文件集的卷首。[56]虽然如此,由于政治原因,还是有违反凯洛格指令的情况存在。如艾森豪威尔的国务卿约翰·杜勒斯(John Dulles)就曾干涉过二战时期及战后《文件集》尤其是其中中国卷的编纂[57];而1989年出版的《文件集》1952-1954年的伊朗卷[58],竟然完全掩盖了中情局在推翻伊朗萨摩台政府中的作用[59]。《文件集》编纂面临的更大的问题还包括:由于外交决策越来越多地为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国防部等机构分享(乃至控制),要想全面反映美国外交的决策过程,就不得不从其他机构收录资料;国务院自身的档案也越来越庞大,核心档案、总部非核心档案、外事部门驻地档案、专门文件等,对这些文件和其他机构文件的收集、挑选、编辑、注释越来越让只有区区数十人的“历史学家办公室”不堪重负;虽然年复一年有退休的外交官进行审查解密工作,但外交文件的解密周期加长了,现在已是25年;还有就是资金的问题。由于这些原因,《文件集》的出版周期开始延长,20世纪以前是隔上1-2年,1930年代的各卷是15-18年,1950年代的卷则变成了25-30年。卷次也从年刊(艾森豪威尔政府以前卷)、变成双年卷(艾森豪威尔任期)到后来的总统任期卷(肯尼迪任期以后卷)。[60]尽管仍存在种种问题,但由专业历史学家挑选刊印的这套《文件集》,文件质量一般仍然较高,不失为研究美国外交史学者入门的首选。[61]

纸本的《文件集》,国图、北大、首师大、外交学院、南开大学、南京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复旦大学、上海图书馆、中山大学等单位均有部分收藏,其中外交学院收藏相对较全。该套文件的电子版可通过如下三个渠道获得:1861-1960年的卷册可以用威斯康星大学全文影像系统[62];1961年以来的卷册可以用美国国务院历史学家办公室网站[63];所有卷册均可通过HeinOnline法律数据库(此数据库国图、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武汉大学、复旦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等已购买)下载利用[64]。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务院历史学家办公室最新推出了FRUS e-book计划,把《文件集》以PDF电子书的形式放在网上,目前已提供1945-1976年间的27本FRUS。[65]

由于上述在编辑《文件集》中遇到的人力、物力等方面的困难,《文件集》遂有了两个特殊的补充卷系列。第一个是缩微平片补充版(Microfiche Supplements),涉及杜鲁门、艾森豪威尔、肯尼迪三任政府时期的共16卷,目录见表六。杜鲁门政府时期的2卷国图有馆藏,所有的卷都能通过HeinOnline法律数据库来利用。第二个是电子补充卷,这是尼克松-福特任期出现的新系列,并且没有对应的纸本出版物,只能通过美国国务院历史学家办公室的网站来利用[66]。这个电子补充卷已出版14卷。

 

表六:FRUS 缩微平片补充版目录

杜鲁门政府时期(3卷)
1 Current Economic Developments 1945-1954(Issues 1-457)
2 Memoranda of Conversation of the Secretary of State, 1947-1952
3 Memoranda of the Secretary of State, 1949-1951, and the Meetings and Visits of Foreign Dignitaries, 1949-1952
艾森豪威尔政府时期(8卷)
1 1952-1954, Secretary of State’s Memoranda of Conversation, November 1952-December 1954
2 1958-1960, vol. III, National Security Policy; Arms Control
3 1958-1960, vol. V, American Republic
4 1958-1960, vol. XI, Lebanon and Jordan
5 1958-1960, vol. XV/XVI, Part 1;Burma; Malaya-Singapore; East Asia Region; Cambodia
6 1958-1960, vol. XV/XVI, Part 2;Laos
7 1958-1960, vol. XVII/XVIII, Indonesia; Japan; Korea
8 1958-1960, vol. XIX, China
肯尼迪政府时期(5卷)
1 1961-1963, vol. VII/VIII/IX, Arms Control; National Security; Foreign Economic Policy
2 1961-1963, vol. X/XI/XII, Cuba; American Republics
3 1961-1963, vol. XIII/XIV/XV, Western Europe; Berlin
4 1961-1963, vol. XVII/XVII/XX/XXI, Near East; Congo; Africa
5 1961-1963, vol. XXII/XXIV, Northeast Asia; Laos

 

 

 

附表一:Gale出版的Records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1910-1963.1)

Series Relating to the Internal Affairs of ……
Time Span 30-39 40-44 45-49 50-54 55-59 60-63
French Africa 20*
China 167, N 43, N 69, N
Japan 33*, N 20*, N 39*, N 51, N 48, N
Korea 2, N 3, N 12, N 33, N 22, N 10, N
Cambodia 9,N
Albania 4 3 1 1
Bulgaria 9 5 3 2
Czechoslovakia 17* 15* 8* 6*
East Germany 14*, N 10*, N 6*, N
Finland 8 11 8 5
Greece 20* 53* 29 15 12
Hungary 20 37 25 5
Poland 23 14 16 9
Romania 17 7 7 2
Yugoslavia 18* 23* 18* 15*
Argentina 17
Bolivia 10
Brazil 21
Chile 31 31 15 21 15 10
Colombia 11
Ecuador 7
El Salvador 6
Guatemala 20 12 7
Nicaragua 4
Panama 15 7 5
Peru 10
the Dominican Republic 9
Venezuela 11
Afghanistan 4*, N 4*, N
Turkey 28* 26*
Morocco 23* 18*
Austria 16* 32* 17*
Series Relating to Political Relations between……
Time Span 30-39 40-44 45-49 50-54 55-59 60-63
the U.S. and Korea 3
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 5, N 8, N 19, N 11, N 11, N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States 90*,N
the U.S. and Bolivia 1
the U.S. and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States 69*
the United States and Brazil 2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le 1
the United States and Colombia 2
the United States and Costa Rica 1
the United States and Ecuador 2
the United States and Guatemala 1
the United States and Haiti 2
the United States and Panama 6
Paraguay 1
the United States and Peru 2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Dominican Republic 1
the United States and Uruguay 1
the United States and Venezuela 1
Relating to Political Relations with Afghanistan 1*,N
Series Relating to Commercial Relations between……
Time Span 10-49 50-63
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 17,N 14,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Soviet Union 22,N 12,N

 

 

注:(1)*表示Gale已制作了数据库,收录在Archives Unbound中;(2)胶卷数后的字母为馆藏代码

 

 

附表二:UPA出版的Confidential U.S. State Department Central Files

(1960-1963.1)

1930-1939 1940-1944 1945-1949 1950-1954 1955-1959 1960-1963
IA FA IF IA FA IF IA FA IF IA FA IF IA FA IF IA FA IF
China* 105 51 75 47 6 48 10 27 5
Holdings NP NP NP ENP EINP ENP ENP NP ENP
The Far East 21 26 30 7
Holdings EIP EIP EP ENP
Formosa 3 17
Holdings P EIP
Hong Kong 7
Holdings NP
India 43 2 100 4
Holdings P EP P EP
Indochina 10 44 54
Holdings E
Indonesia 20
Holdings EN
Japan 42 62 38
Holdings P P P
Laos 36
Holdings EN
The Philippine Republic 35 37 24 14
Holdings N
Vietnam 24
Holdings EP
France 68 4 25 5 11
Holdings C C C C C
Germany* 59 12 35 5 109 45 37 35
Holdings C C E C CE C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56 9 69 5 46 5
Holdings E E E
Great Britain 79 26 94 9 26 10 14
Holdings CN CN N CN N CN CN
Italy 44 6 63 9 52 5
Holdings C C C
Spain 88 3 36
Holdings C C
Argentina 47 5 29 28
Cuba 29 39 25 39 12
El Salvador 7 13 7
Honduras 11 11 10
Mexico 110 52 43 16 25 11 24 8
Nicaragua 12 11 9
Panama 24 11 26 22
South America 14
Egypt* 19 38 30 7 19
Holdings E
Iran 18 44 27 16
Iraq 10 18 18 13
Jordan 10
Lebanon 5 13 16 10
Palestine-Israel* 29 21 6 19 17 17
The Persian Gulf States and Yemen 15 12
Saudi Arabia 12 10 11 10
Syria 9 12
Poland 29 17
The Soviet Union 39 10 38 12 46 15 32 10
Holdings EP EP EP EP EP EP EP EP
British Africa 14 29 39
Congo 40
Holdings E
Chana 12
South Africa 14 23 14 14
Total reels 352 52 0 334 20 62 577 40 296 441 77 432 237 76 374 168 40 358

 

 

注:(1)除此表所列的外,还有“美中关系”、“阿拉伯联邦和其他问题”、“巴勒斯坦:联合国活动”等3个专题;(2)德国1930-1944年的时段断限略有不同,为1930-1941、1941-1944;(3)1960-1963年的埃及部分,标题略有不同,为“Egypt/United Arab Republic”。

 

 

[0] 原刊于徐蓝主编:《近现代国际关系史研究》(第3辑),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年,第288-314页,略有修订。

[①] 姚百慧,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战后国际关系史。

[②] 1789年7月27日成立时为名“外交部”(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由于承担了一些国内事务的职责,同年9月15日改名为“国务院”(Department of State)。这些国内职责包括保管美国玉玺、颁布专利、受理版权申请、出版人口统计等。1849年内政部成立后,除了保管玉玺以外的国内职责转交内政部。参见张也白:《战后美国国务院的地位和作用的衰落》,《美国研究参考资料》1985年第5期,第35页;周琪主编:《美国外交决策过程》,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年,第106-107页。

[③] 对国务院在外交决策中地位的讨论,可参考[美]杰里尔·A. 罗赛蒂:《美国对外政策的政治学》,周启朋、傅耀祖等译,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7年,第106-131页;[加拿大]夏尔-菲利普·戴维等著:《美国对外政策——基础、主体与形成》,钟震宇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第152-158页;[加拿大]夏尔-菲利普·大卫:《白宫的秘密:从杜鲁门到克林顿的美国外交决策》,李旦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年,第46-49页;周琪主编:《美国外交决策过程》,第103-132页。

[④] 美国国家档案馆根据政府部门及文件性质对档案作一般归类,每类称作“档案群集”(Record Group,简称RG)。如政府部门的一般档案归入RG 11,农业部的档案归入RG 16,参议院档案归入RG 46等。参见吴翎君:《国内所藏美国政府档案介绍》,(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近代中国外交”网,2003年9月,http://archwebs.mh.sinica.edu.tw/digital/data/PDF/8-1-2-3.pdf。该文误认为RG为General Group之简写。美国国家档案馆有机构档案的RG列表,网址:http://www.archives.gov/research/alic/tools/record-group-clusters.html

[⑤] 美国国家档案馆关于美国国务院档案的介绍,是本文形成的史料基础之一。其主要页面是:http://www.archives.gov/research/foreign-policy/state-dept/agency-records.html

[⑥] 缩微出版美国国务院档案的主要是两个公司:Gale公司(本文中简称Gale)和现为Proquest公司之子公司的美国大学出版社(本文中简称UPA)。UPA公司的网站提供的大量电子版指南(网址:http://cisupa.proquest.com/ws_display.asp?filter=UPA_guides)对本文的写作非常有用。

[⑦] 本文主要调查了大陆国际关系史档案资源馆藏较为集中的五个单位:国家图书馆(简称国图)、华东师范大学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简称华师大)、北京大学图书馆(简称北大)、首都师范大学世界史资料中心(简称首师大)、近代史研究所(简称近史所)。为节省篇幅,表格中的馆藏将使用字母代码,C=Capital Normal University;E=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I=Istitute of Modern History CASS;N=National Library of China;P=Peking University。港台的相关资源,请参阅:何研:《香港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冷战史研究的资料宝库》,华东师范大学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编:《冷战国际史研究》第3辑,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6年,第249-260页;吴翎君:《国内所藏美国政府档案介绍》,(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近代中国外交”网,2003年9月,http://archwebs.mh.sinica.edu.tw/digital/data/PDF/8-1-2-3.pdf

[⑧] Blair Hydrick ed., Guide to Confidential U.S. State Department Central Files, France, Foreign Affairs, 1945-1949, Besthesda, MD: University Publications of Ameirica, 1986,p. vii.

[⑨] 北师大馆藏的这些缩微的详细目录,可参见北京师大图书馆、北京师大历史系《美国问题英文书目编辑组》编:《北京师范大学美国问题英文书目》,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1988年刊印,第206-237页。M-77、M-99的指南可见:http://www.archives.gov/research/foreign-policy/state-dept/rg-59-central-files/1789-1906.html

[⑩] Milton O. Gustafson, “ National Archives Records on United States Foreign Relations: State Department”, in Milton O. Gustafson ed., The National Arvhives and Foreign Relations Research, Athens, Ohio, Ohio University Press, 1974, p. 4.

[⑪] M-862Numerical and Minor Files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1906-1910, Date Published: 1976, p.1, http://www.archives.gov/research/foreign-policy/state-dept/rg-59-central-files/1906-1910.html.

[⑫] Milton O. Gustafson, “ National Archives Records on United States Foreign Relations: State Department”, in Milton O. Gustafson ed., The National Arvhives and Foreign Relations Research, Athens, Ohio, Ohio University Press, 1974, p. 4.

[⑬] M-862Numerical and Minor Files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1906-1910, Date Published: 1976, pp.3-4, http://www.archives.gov/research/foreign-policy/state-dept/rg-59-central-files/1906-1910.html.

[⑭] 网址:http://www.archives.gov/research/foreign-policy/state-dept/rg-59-central-files/1910-1963.html

[⑮]本表依据美国国家档案馆提供的信息编制。网址:http://www.archives.gov/research/foreign-policy/state-dept/rg-59-central-files/1910-1963.html

[⑯] 网址:http://www.archives.gov/research/foreign-policy/state-dept/rg-59-central-files/1910-1963.html

[⑰] 该专辑文件名Gale公司的网站提供的信息有出入,根据笔者询问结果,正式名称应为“French Colonies in Sub-Saharan Africa, 1945-1963”。沈磊致笔者信,2012年10月8日。

[⑱] “State Department Records from PSM with Source Citations”,Gale公司沈磊提供,2012年4月12日。

[⑲] 收在国图购买的“Archives Unbound: Asia”专辑中。文献源:645,745,845和711.45。

[⑳] 文献源:RG 59: Records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Central Files, 1910-1933, Mexico, Political Affairs (817.00)。沈磊致笔者信,2012年10月8日。

[21] 文献源:Records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Central Files, 1910-1929, Mexico, Political Affairs (812.00)。沈磊致笔者信,2012年10月8日。

[22] 崔丕在其文章中,将其译为“美国国务院机要中心档案”。参见崔丕:《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解密文件与欧亚冷战史研究》,王晓德主编:《世界近现代史研究》第2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第49页。

[23] 网址:http://www.archives.gov/research/foreign-policy/state-dept/rg-59-central-files/1963-1973.html

[24] 网址:http://aad.archives.gov/aad/series-description.jsp?s=4073&cat=all&bc=sl

[25] 《陈兼、夏亚峰教授出席基辛格个人档案捐赠会》,网址:http://www.coldwarchina.org/show.aspx?info_lb=3&info_id=605&flag=3

[26] 有两个子库,The Kissinger Transcripts: A Verbatim Record of U.S. Diplomacy, 1969-1977和the Hissinger Telephone Conversation: A Verbatim Record of U.S. Diplomacy, 1969-1977,分别收录文件2163份和15502份。

[27] 网址:http://www.state.gov/m/a/ips/c22798.htm

[28] 网址:http://foia.state.gov/SearchColls/CollsSearch.asp

[29] 例如从1999年开始的“智利解密文件”专辑就是如此。1999年第一批解密,共收录1973-1978年的档案5800件,档案来源包括国务院5000件,中情局490件,国家档案馆200件,联邦调查局100件,国防部60件;同年第二批解密,共收录1968-1973年的文件约1100件,包括国务院350件,中情局160件,国家档案馆115件,联邦调查局430件,国防部60件。2000年第三次也是该专辑最后一次解密,共收录1979-1991的文件约16000件,包括国务院13050件,中情局1550件,联邦调查局620件,国防部370件,国家档案馆310件,国家安全委员会110件,司法部50件。参见国务院1999年6月30日、10月8日声明和白宫2000年11月13日声明。网址:http://www.state.gov/m/a/ips/c22798.htm

[30] 网址:http://www.archives.gov/research/foreign-policy/state-dept/rg-59-decentralized-files/decentralized-records.html。行政秘书处和政策设计司都是马歇尔任国务卿时设立的。参见:Anna Kasten Nelson, “Introduction”, in The State Department Policy Planning Staff Papers, 1947, Vol.1,New York & London: Garland Publishing, Inc., 1983, p. xvii.

[31] Blair D. Hydrick ed., A Guide to the Microfilm Edition of Confidential U.S. State Department Special Files, Japan,1947-1956, Besthesda, MD: University Publications of Ameirica, 1990, p.vii.

[32] 查尔斯·E. 波伦(Charles E. Bohlen,1904-1974),美国外交官,苏联问题专家,曾任驻苏、菲、法等国大使。有回忆录Witness to History, 1929-1969(New York: Norton, 1973),该回忆录有中译本。

[33] 休伯特·F. 哈夫利克(Hubert F. Havlik),曾在国务院任职多年,后就职于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对其简单的介绍,见http://www.trumanlibrary.org/oralhist/havlik.htm

[34] U. 亚历克西斯·约翰逊(U. Alexis Johnson,1908-1997),曾任远东事务助理国务卿等职。对其简单的介绍,见http://www.trumanlibrary.org/oralhist/johnsona.htm

[35] 迈伦·泰勒(Myron Taylor,1874-1959),总统派驻教皇庇护十二世的个人代表。

[36]  “State Department Records from PSM with Source Citations”, Gale公司沈磊提供,2012年4月12日。

[37] Rosemary Orthmann ed., A Guide to the Microfilm Edition of U.S. State Department, Office of the Executive Secretary, CRISIS FILES, Part 1: The Berlin Crisis, 1957-1963, Bethesda, MD: LexisNexis, 2008, p. xi; Susan Leinbach ed., A Guide to the Microfilm Edition of U.S. State Department, Office of the Executive Secretary, CRISIS FILES, Part 2: The Middle East Crisis, 1967, Bethesda, MD: LexisNexis, 2006, p. xi.

[38] Kristen M. Taynor ed., A Guide to the Microfilm Edition of Official Exchanges of the President and Secretary of State with Foreign Leaders, 1961-1966, Bethesda, MD: LexisNexis, 2006, p. ix.

[39] 关于马歇尔调停的过程,可参阅牛军:《从赫尔利到马歇尔:美国调处国共矛盾始末》,北京:东方出版社,2009年。

[40] Guide to the Scholary Resources Microfilm Edition of the Complete Records of the Mission of General George C. Marshall to China, December 1945-January 1947, Wilmington, Delaware, Scholarly Resources Inc., 1988, Introduction.

[41] 数据库收在国图购买的“Archives Unbound: Asia”专辑中。

[42] 对诺特文件内容、价值的介绍,参见Post World War II Foreign Policy Planning : State Department Records of Harley A. Notter, 1939-1945, Bethesda, MD : Congressional Information Service, 1987, pp.vii-ix. 在出版前,诺特在其著作Postwar Foreign Policy Preparation, 1939-1945(Washington, 1949)中,曾提及这些文件。

[43] 又译“政策规划室”、“政策计划小组”、“政策计划室”、“政策设计委员会”,20世纪60年代改名为“政策规划委员会”(Office of Planning Policy)。最初曾起到重要作用,后来随着外交政策的规划工作逐渐转到白宫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其影响下降。[加拿大]夏尔-菲利普·大卫:《白宫的秘密:从杜鲁门到克林顿的美国外交决策》,第47页;周琪主编:《美国外交决策过程》,第115-116页;张也白:《战后美国国务院的地位和作用的衰落》,《美国研究参考资料》1985年第5期,第36页;陶文钊:《美国历史学家为解密更多的外交档案而努力》,《美国研究参考资料》1991年第2期,第49-51页。

[44] 网址:http://www.archives.gov/research/military/ww2/microfilm/m1171.pdf

[45] State Department Policy Planning Staff Papers, 1947-1949, Vol.1-III, New York & London: Garland Publishing, Inc., 1983. 纸本和光盘版基本内容相同,但光盘版保留了一些解密经过及批注等内容。1947-1949年恰为凯南任政策设计司主任的时间。

[46] RG 84 Reference Paper, pp. 1-4. 网址:http://www.archives.gov/research/foreign-policy/state-dept/rg-84/

[47] 部分馆藏显示为0,可能是订购了,但尚未到货。

[48] 鉴于这种情况,本文不再详细介绍美国新闻署档案的情况。关于它的历史沿革、归档方式等,可参见美国国家档案馆网站,网址:http://www.archives.gov/research/foreign-policy/related-records/rg-306.html。对于美国新闻署档案的更详细介绍,可参考赵继柯:《美国国家档案馆有关美国新闻署的档案介绍》,载华东师范大学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编:《冷战国际史研究》第14辑,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12年,第165-178页。

[49] 除此之外,还有少量其他文件。条约文件,见于RG 11;大陆会议时期的外交文件,见于RG 360。Milton O. Gustafson, “ National Archives Records on United States Foreign Relations: State Department”, in Milton O. Gustafson ed., The National Arvhives and Foreign Relations Research, Athens, Ohio, Ohio University Press, 1974, p. 7.

[50] 网址:http://www.archives.gov/research/foreign-policy/related-records/rg-353.html

[51] 该机构并无固定的译法,有仿照中国外交部外交史编辑室的名称译作“美国国务院外交史编辑室”,有依据行政机构层级译作“国务院公共事务司历史学家处”,也有译作“公共事务局历史部”,分别见[美] 戴维·帕特森:《美国国务院外交史编辑室及其工作》,任东来译,《美国研究参考资料》1991 年第8 期,第40页注1;时殷弘:《国际关系史料基本分类和主要类别史料例解》,《国际政治研究》2005 年第3期,第116注1;何迪:《介绍<美国对外关系文件集>》,《美国研究参考资料》1988年第10期,第35页。上引帕特森的文章中,介绍了该机构的主要工作。

[52] 当时美国内战刚刚爆发,林肯为了让国会充分了解情况,于当年年底把涉外事务的文件作为国情咨文的一部分移交国会,这份共441页的书成为《文件集》编纂的开始。何迪:《介绍<美国对外关系文件集>》,《美国研究参考资料》1988年第10期,第34页。

[53] 1861-1871年卷,标题多次变化;1872-1931年卷,名称为Papers Relating to the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1932-1945年卷改名为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Diplomatic Papers;1945年以后的卷始用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后来的各卷均沿用了这一名称。

[54] 2013年4月22日最新出版的是1977-1980年的第13卷(China)。

[55] 如由于审查不严,一些涉及国家机密的文件时有泄露。1898年2月,美国为向西班牙开启战端,制造了“缅因号事件”,然而两年后,事件内幕即在《文件集》中披露出来。何迪:《介绍<美国对外关系文件集>》,《美国研究参考资料》1988年第10期,第34页。

[56] U.S. Department of State ed., FRUS, 1958-1960, Vol.7, Part 1,Western European Integration and Security; Canada, Washington D.C.: USGPO, 1993, p. iii; 何迪:《介绍<美国对外关系文件集>》,《美国研究参考资料》1988年第10期,第34-35页。

[57] 参见何迪:《介绍<美国对外关系文件集>》,《美国研究参考资料》1988年第10期,第35-36页。

[58] 该卷信息为U.S. Department of State ed., FRUS, 1952-1964, Vol.10, Iran (1951-1954), Washington D.C.: USGPO, 1989。

[59] 陶文钊:《美国历史学家为解密更多的外交档案而努力》,《美国研究参考资料》1991年第2期,第49-51页。伊朗摩萨台政府的石油国有化政策影响了西方利益,加之萨摩台同苏联的接近,美国遂通过“阿贾克斯”计划于1953年推翻了摩萨台政府。参阅白建才:《“第三种选择”:冷战期间美国对外隐蔽行动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161-176页。

[60] [美] 戴维·帕特森:《美国国务院外交史编辑室及其工作》,任东来译,《美国研究参考资料》1991 年第8 期,第40页注1。

[61] 现在《文件集》在国内已得到足够的重视,以至于有的学者提到,一旦有新的卷出来,便会有众多研究者群集的“瓜分现象”。不过,在《文件集》最初刊行的近100年中,却几乎被研究者忽略。有的学者称这是因为美国这些年中的外交是如此“有限、公开和教条”,以至于《文件集》所能揭示的“唯一秘密”就是美国“并无秘密可以揭示”。William M. Franklin, “The Future of the Foreign Relations Series”, in Milton O. Gustafson ed., The National Archives and Foreign Relations Research, Athens: Ohio University, 1974, p. 61.

[62] 网址:http://digicoll.library.wisc.edu/FRUS/Browse.html

[63] 网址:http://history.state.gov/historicaldocuments

[64] 详见该数据库的Content菜单下的List of Libraries,在该列表中即有一个“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FRUS)”专辑。该数据库可称的上是国际关系史研究的一个宝库,在FRUS专辑中,不仅有全套的FRUS,还有大量的其他资料汇编、美国外交史著作;而在其他专辑中,还可以找到各种总统公文汇编、美国国会记录等国内罕见文献。

[65] 网址:http://history.state.gov/historicaldocuments/ebooks

[66] 网址:http://history.state.gov/historicaldocuments/nixon-ford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