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史 > 新书|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
2019
01-15

新书|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

新书|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 - 海交史 - 1

新书|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 - 海交史 - 2

新书|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 - 海交史 - 3

新书|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 - 海交史 - 4
1
新书|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 - 海交史 - 5

目录

001  读《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感言/金国平

001  蜈蚣船和葡萄牙人

016  明代澳门与东南亚的贸易

047  16401667年间澳门与望加锡之贸易

065  澳门经济与人口的变迁——发展过程研究

085  澳门的奴隶买卖和黑人

094  《澳门记略》中的鸟类记载

120  澳门:中国面向拉丁世界的窗口

133  一部现代版的“澳门实录”——《澳门编年史》序

138  澳门典籍的国际化——葡语版《澳门记略》评述

143  十五世纪香山地区的海外贸易

156  明正德嘉靖年间的福建人、琉球人与葡萄牙人:生意伙伴还是竞争对手?

183  16001750年前后的华南港口和亚洲海上贸易

198  亚洲海峡的地理、功能和类型

215  北部湾:小地中海?

232  两个“地中海”之间的台湾岛:由分界标志变为桥梁

249  妈祖与明朝中期的倭寇危机:理论层面的探讨

268  海神妈祖与圣母玛利亚之比较(约14001700年)

283  元明小说与其他文献里的千里眼和顺风耳

301  中欧文化交流之一面:耶稣会书件里记载的异国动物

327  香山动物历史一瞥:嘉靖《香山县志》里的羽类研究

348  编译后记

新书|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 - 海交史 - 6
2
新书|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 - 海交史 - 7

 

读《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感言

金国平

受普塔克教授和赵殿红博士之邀,为即将出版的《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写一个序言,作为该书整个编译、出版过程的参与者和第一位读者,本书给我的启迪良多,因而略作感言。

首先,早期研究澳门学的专家学者,大部分不掌握外语,因此在很长时间内,中国学术界主要是通过普塔克等人的论著,来了解国际学术界的研究动态。可以这样说,在信息化时代来临之前,普塔克是中国学术界了解国际学术界之澳门研究进展的为数不多的渠道之一。即便到目前,他仍然是中国澳门学学界的重要信息源。而他本人的作品,兼具谟区查(C. Boxer)的广博、文德泉(Manuel Teixeira)的高产和潘日明(Benjamim Videira Pires)的扎实,可以说是澳门学的先驱者和扛旗人之一,是一位研究澳门史和海洋史不可绕过的里程碑式的大师级人物。

普塔克对澳门历史的研究,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末。他当时在颇有影响力的刊物《贾梅士学院院刊》上发表了论文,受到了文德泉神父和潘日明神父的注意与重视,开始在澳门学领域脱颖而出。1984年,我第一次访问澳门时,当时任黎祖智(Doutor Jorge Rangel)先生秘书的韦思理(Dr. Luiz Amado de Vizeu)先生赠送我一本普塔克的成名作《葡萄牙在中国:十六至十七世纪葡萄牙与中国关系及澳门历史概述》(Portugal in China: kurzer Abriss der portugiesisch-chinesischen Beziehungen und der Geschichte Macaus im 16. und beginnenden 17. Jahrhundert, Bammental / Heidelberg: Klemmerberg, 1982)。正是此次访问使我“认识”了普塔克,也与澳门研究结下了不解之缘。1986年我移居葡萄牙后,我们便开始了不间断的学术联系。

自此,我与普塔克之间的学谊、友谊和酒谊经久不衰,至今已经30多年。

普塔克自称“葡萄鬼”,为其德文名字“Ptak”谐音,但还有更深的寓意:一位酷爱“葡萄藤茶”的“番鬼”。他现任慕尼黑大学汉学研究所教授,为当代欧洲著名汉学家,主攻中西交通、郑和下西洋、妈祖信仰、海洋史及澳门学等研究领域,著作等身且质量上乘,久为中外学术界推崇。

通常我们形容一部著作在长久写作后问世是“十年磨一剑”,普塔克的这本论文集也“磨炼”了十个春秋。一部译文集出版的难度,绝不在一部专著或论文集之下。它涉及四个方面:作者、译者、统稿者和编辑出版者。本集收入了普塔克20篇不同时期的重要作品,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他的治学轨迹。

其次,我要说的是普塔克学术生涯中一个不太为中国学术界所知的一面。如同伯希和先生一样,在自己的创作之外,他还撰写了大量学术评论文章。评,要评判被评论者论文的层次,指出不足;论,要有的放矢,提出己见,提供可能的研究途径和解决方法。因而,学术评论本身便构成了一篇独立的小论文,常常言简意骇,既有深度,又有广度,公允而得当,且常常提供最新研究进展。这需要评论者具有相当深厚的功力,对某个问题的学术发展了如指掌,惟其如此,才能对存在的问题作切中要害的批评,才有可能对发现的问题提出解决的方案。这样高水平的评论,对学术是一种积极的贡献,起到引导和监督的作用。某一学科的带头人,同时还要成为这一学科的监督人。在澳门史和海洋史研究领域,普塔克正是充当了这一双重角色。其学术评论的风采,从本集收入的两篇书评可见一斑。笼统算来,迄今为止,他以德文、法文和英文等语种发表了近百篇书评,监督和引领了他所从事的学术领域的健康发展。我有这样的体会:即使在今天,要想了解澳门学的发展现状,拿来普塔克的评论一读便知。我想,今后我们不仅要注意普塔克的著作,还要关注其学术评论。可以说,他总是行走在学术的前沿。

最后,也是我想强调的一个重点,是他著作中丰富的多语种注释。其特点是书目信息全面前沿,考辨详实,读者可以从中得到更多和更详尽的研究信息。

澳门基金会支持出版这样的译文集值得称道。在我的印象中,在基金会策划或出版的众多作品中,它是第一部外国学者汉译论文集。

从译文集收录的文章,我们不难看出,作者的兴趣十分广泛,研究涉猎极广泛且有深度,几乎涉及了澳门学所有的领域。但相对于普塔克的大量作品来说,此次出版的也只是一个“选集”,希望不久后能有第二部、第三部的问世,这对中国读者来说,无疑是一种福气。

非序,拉杂数语而已。

金国平

新书|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 - 海交史 - 8
3
新书|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 - 海交史 - 9

编译后记

在以澳门为重心的南中国海洋史研究领域,有几位外国汉学家的名字在学界耳熟能详:谟区查(C. R. Boxer)、卫思韩(J. E. Wills, Jr.)、包乐史(Leonard Blussé)、普塔克(Roderich Ptak)、滨下武志(Takeshi Hamashita)、松浦章(Matsuura Akira)、萨安东(António Vasconcelos de Saldanha)……他们的卓越成就自然是世界汉学研究的华章,连他们的名字,也已经在语义学和心理学上深刻地中国化了。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研究与中国有关,另一方面,他们与中国学术界的来往非常密切,毫无疑问,这种来往已成为中国学术史的一部分。

作为这些汉学群星中的一位,普塔克教授的研究重点集中在澳门史及海洋史,其视域之开阔、论述之细密已为学界共识。如果说,我们今日已经充分意识到以全球史的角度研究澳门史的重要性,那么事实上,普塔克等人从全球贸易史和经济史出发看待澳门史,已经为我们展现了澳门世界性、海洋性的图景。从这个意义上说,普塔克戏称自己为“葡萄鬼”,表面上虽然是其德文名字(Ptak)的谐音,学术上也并非没有更深层次的因素:葡萄牙、中葡关系、中国葡萄、番鬼在中国、聪明鬼……当然,还有他无比钟爱的葡萄酒。

编译普塔克的论文集,始于2007年澳门基金会吴志良先生的提议。现在看来,这个提议极富远见,十年时间,普塔克的作品从当时的零散译介,到现在已是蔚为大观。最初计划用一到两年的时间,编译论文10篇左右;而目前呈现给读者的,则有20篇重要作品,近30万字,占普塔克中译论文的一半以上。这些论文多数已在不同的刊物、论文集当中发表,主要有《海洋史研究》、《澳门研究》、《海交史研究》、《国家航海》、《澳门理工学报》、《广东社会科学》等,本次编录作了大量的统稿工作,对行文、格式、误译等处作了修订和统一,对成文较早、现时已成定局的建议和评论作了部分删减。

从吴志良先生提议,到与普塔克商议编选目录,再到组织译者翻译、讨论、修改,又经钱江教授、金国平教授逐字逐句审订、校改,以及澳门基金会黄丽莎小姐、梁雅桃小姐、梁惠英小姐及邝嘉敏小姐的全文校读,最后由广东人民出版社肖风华社长、曾莹原社长、柏峰副总编辑、梁茵主任、张贤明编辑、廖志芬编辑等的认真审读编校,他们都对这部译稿倾注了长期的心血、热情,奉献了学术及出版上的专业知识。

还要感谢上述刊物及论文集的负责人对编译工作的支持,特别是《海洋史研究》主编李庆新教授、《澳门研究》原执行主编林广志教授、《澳门理工学报》副总编辑陈志雄博士等,该书翻译、审读、出版周期如此之长,每位参与者和关注者都表现出极大的耐心,最终能以较为理想的面貌问世,对国内学术界有所助益,大家的努力总算没有浪费,对其终于付梓也乐见其成。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各位辛勤而默然的译者,无论是专业水平还是责任感,对他们都无可挑剔。普塔克的论文,原文以英文与德文为主,按照翻译的篇幅,依次是赵殿红、蔡洁华、冯令仪、肖文帅、罗燚英、关山、叶农、周鑫、赵振江、罗莹,其中德文部分主要由蔡洁华、冯令仪、肖文帅负责,译稿由赵殿红收集、整理后,交钱江教授、金国平教授审订,并经澳门基金会提出修订意见,最后由赵殿红统稿后完成定稿,并交普塔克教授审阅认可。

金国平教授与普塔克教授相知多年,不仅一直关注书稿进展,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对译稿进行详细的校订,而且欣然为书稿撰写前言,大家风范,令人敬佩!

研究无止境,翻译更是如此,个中滋味唯有亲历者方能体会。虽经反复修订,译文不足之处尚有不少,敬请读者多提宝贵意见,待未来重印或再版时再作改进。

赵殿红

20181010

文字来源:《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18.11

新书|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 - 海交史 - 10

相关新闻: 《普塔克澳門史與海洋史論集》出版 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19-01/04/content_1321983.htm 《全海圖註》學術座談會暨《普塔克澳門史與海洋史論集》新書發行式圓滿舉行 https://www.fmac.org.mo/activity/activityContent_8331
新书|普塔克澳门史与海洋史论集 - 海交史 - 11
原网址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