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史-世界史 > 英国所存近代中国新疆档案查阅散记
2019
03-04

英国所存近代中国新疆档案查阅散记

 作者:许建英    来源:《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1年第4期

在世界近代史上,英国曾经是最大的殖民帝国,它四处开疆拓土,大肆进行贸易侵略和殖民掠夺,成为盛极一时的“日不落帝国”。它的各种活动几乎遍及每一个国家,世界每一个重要的地区都和它有过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它保存下来了数量极大、内容极为丰富的近代史资料,这些资料受到国际上研究近代国际关系的学者及各相关国家和地区历史学家广泛的重视。由于英国在中国一直有着重大的利益,历届英国政府都十分重视中国的内政外交,因此在英国政府留存下来的大量档案中关于中国的资料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如果我们从中国边疆史地研究的角度来看,这些档案中有很大一部分和中国的边疆地区有关,例如云南、西藏和新疆等地,这是近代英帝国长期染指我国边疆的见证。今天这些档案则是我们研究中国近代边疆史地的重要资料。我的博士论文选题是关于近代英国和中国新疆关系的研究,在论文的准备过程中,承蒙导师马大正教授和牛津大学圣•希尔达学院纽碧(L.J.Newby)博士的帮助,我有幸前往英国查阅有关的资料。

在伦敦期间,纽碧博士作了周到的安排,我先后访问了大英图书馆(British Library)、英国公共事务档案馆(Public Record Office,又称英国国家档案馆)、伦敦大学和牛津大学。虽然访问只有一个月时间,但是由于事先作了较多的准备,特别是纽碧博士对不少有关档案颇为熟悉,并作了较详细的介绍,使我能够很快查阅到有关的资料。在这几个地方中,伦敦大学的东方及非洲研究院图书馆(SOAS)有着非常丰富的中文藏书和研究中国的西文图书,其中关于新疆的也相当多。它的珍藏室保存有不少罕见的图书珍本,例如弗赛斯(T.D.Forsyth)负责编写的《1873年出使叶尔羌报告》(Report of a Mission to Yarkund in 1873)等。牛津大学的博德莱恩(Bodlian)图书馆,像牛津大学本身一样,显得古老而厚重,其藏书也同样丰富,惜时间太紧,没能够详细查阅,但从电脑查询以及向工作人员咨询的结果来看,也有不少有关新疆的珍贵图书和资料,如关于在新疆长期传教的英国传教士亨特(George Hunter)的传记、斯坦因(A.Stein)所有著作的手稿等。限于篇幅,这里只谈保存在大英图书馆和英国国家档案馆中的关于新疆的档案资料。我对这些档案的基本感觉是:数量很大、内容丰富、尚无全面使用、对研究近代新疆史以及英俄(苏)在新疆的活动都非常重要。

一、档案的构成和来源

从构成来看,英国国家档案馆的档案主要是英国外交部的档案,同时英国海军部档案、英国殖民地档案、英国陆军部档案、英国内阁档案及英国首相府档案也都有关于新疆的内容。外交部这方面档案较为集中,主要集中在FO371类目中;其他部门的档案较为分散,我从计算机上共查到73卷。大英图书馆中关于新疆的档案主要是英国印度事务部的档案,档案相对集中。

从时间上来看,跨越时段长。这些档案在1840年以前就有关于中国新疆及其有关事件的记载,如1820年前后穆尔克罗特夫(Moorcroft)关于新疆的报告。穆尔克罗特夫原是孟加拉的兽医,后来负责英国东印度公司的种马场。1820年前后,他以前往中亚买马为名,要求从中国新疆境内经过,虽然遭到拒绝,但是他写了多份关于新疆的报告,递交给英属印度政府。这些报告分别从印度北部边疆的安全、英国和俄国在中亚的竞争以及贸易等多方面论述应该发展和中国新疆的关系,向北扩展英属印度的势力。尽管他的报告当时遭到封杀,但是对以后英国和中国新疆关系的演变却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不过从时间段上划分,我们可以把1890年马继业留在喀什噶尔作为分界线,在此以前形成的档案可以概括为部分的官方档案及部分私人活动档案,而且除了英属印度和阿古柏的部分档案外,其他档案基本上都是由于考察或游历而形成的;而1890年后,随着马继业留驻喀什噶尔,以及后来英国领事馆、总领事馆的建立,历届总领事、领事的报告形成了这批档案的主要来源,当然也有部分私人考察和游历的档案,但已经不占主要地位,这是和前期档案的不同之处。

从档案内容的构成来看,这些档案非常庞杂。有对新疆自然、民俗、历史、文化、经济及宗教的考察报告;有英国历次出使新疆的政治、军事报告和密信;有关于英属印度历次和中国新疆交涉的备忘录、信函和公文;有对新疆内政和形势的专题报告;有历任领事和总领事的周报、月报和日记,以及所搜集的关于新疆政府部门的各种资料的英文译件;有和新疆省政府及地方政府、上层人士往来的电报、信件,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一部分以私人身份在新疆活动的英人记载和信件。

需要说明的是,虽然作为领事(后为总领事)的马继业和以后的英国驻新疆的历任领事、总领事的工作地在中国,但是由于地缘上的原因,他们一直隶属于英属印度政府,所以他们的报告等都须报给英属印度政府,然后由英属印度政府再转报给英国印度事务部、英国外交部、英国政府、英国驻北京大使馆,程序极为复杂,所以这些和中国新疆有关的档案也可以在多个部门里见到。

二、档案的保存和查阅

这批关于新疆的档案主要保存在英国国家档案馆和大英图书馆。其中前者是英国最大的国家档案馆,所存档案极为丰富;后者所保存的主要是东方及印度事务部的档案,关于新疆的档案仅次于英国国家档案馆。下面就这两个地方对有关资料的保存和查阅情况作一简单介绍。

英国国家档案馆:该馆成立于1838年,保存着自11世纪以来的英国档案,1978年迁至位于伦敦西南郊区的新馆,乘地铁可以较便利地到达。新馆所处地段视野开阔,环境幽美,馆区内有两个人工湖;新馆虽然只有三层高,但其占地面积很大,建筑宏伟,独具风格。大楼的一层有安全处、问事处、存衣室、纪念品及文具店、办理证件处、餐厅、洗手间。在2、3层有几个读者阅览大厅,包括缩微胶卷阅读大厅,其中2层设有目录室,配有问讯处。所有资料的订阅均通过电脑进行,效率高。在二楼的读者阅览室里,配备有快速复印室,一般15页以内的资料一个小时内可取,超过50页的要等到第二天取。该馆的档案是按部门进行分类的,每个部门(如外交部、海军部等)为一类,类下按国别、地区或专题逐一分为目,目下再按具体问题或事件分为各个案卷。各个案卷所包括的文件数量和页数不同,由一个或多个文件组成,页数少到几页,多至上千页。在众多类别中,和中国近代史有关的主要为以下类别:英国外交部档案(FO)、英国殖民地档案(CO)、英国海军部档案(ADM)、英国陆军部档案(WO)、英国内阁档案(CABINET)和英国首相府档案(PREM)。在这些类目中,几乎都有关于新疆的档案,不过多寡不一而已,其中最多的当数英国外交部档案的类目了。20世纪,特别是民国以后的关于新疆的档案多集中在FO371的类目中,如关于英国驻喀什噶尔总领馆给英国外交部每周、每月的报告;关于新疆的内政、形势;关于杨增新、金树仁、盛世才历届政府的情况;苏(俄)在新疆的活动;英属印度和新疆的贸易等。但是清末有关新疆的档案则在英国殖民地档案中较多,原因是当时英国在新疆尚无领事机构,很多关于新疆的情报和活动大多通过印度进行的,即使后来在新疆派驻了代表,但它仍隶属于印度政府,故有关的档案汇编在殖民地档案中。除了这些以外,在其他类目中也散编有一些关于新疆的案卷。

在英国国家档案馆查阅案卷,可以通过电脑查其内部网页上的索引或分类来进行。该馆的电脑化管理做得相当好,重要的档案基本上都可以在电脑上查到相关的目录,然后直接订阅;若有不清楚的地方,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可提供帮助。同时还可以借助于一些工具书,以提高查阅的效率。这些工具书主要是一些由该馆陆续出版的档案目录索引,其要者有《公共事务档案馆存档指南》(Guides to the Contents of the Public Records Office)、《目录与索引》( Lists and Indexes)、《增补目录与索引》(Supplementary Lists and Indexes)、《外交部来往文书索引》(Index to the Correspondence of the Foreign Office)、《外交部档案》(The Records of the Foreign Office)、《条约汇编》(Treaty Series)、《殖民部概览》(Colonial Office)、《殖民地和自治领事务部档案》(The Records of Colonial and Dominion Office)、《迄止1916年的殖民部机要文书目录》(List of Colonial Office Confidential Print to 1916)、《年录》(The Annual Register)、《帝国概览》(Imperial Calendar)、《国务文书》(State Papers)等。查阅和利用这些图书有助于较全面地了解该馆的档案,也可以更便捷高效地查阅相关的档案。另外,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在外地也可以通过因特网查阅其网上的目录,该馆的网址是:http://www.pro.gov.uk/,可以为前去查阅资料节省时间。

大英图书馆(British Library):大英图书馆旧址在大英博物馆里,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拥有18,000,000多册藏书,可以说它是众多学者心目中的圣地;它的藏书架的长度接起来有350英里。迫于需要,英国于1982年动工建设新的大英图书馆,1998年建成使用。新的大英图书馆位于伦敦市中心的圣•潘克拉斯火车站旁(St. Pancras Railway Station),耗资超过5亿英镑,是世界上藏书量最大的图书馆,每天约有1600名以上的读者前来查阅。新馆外部为红色色调,整个建筑设计独特,内部设施、管理先进,如它的阅览室就非常好。全馆共有15个阅览室,都是用美国的橡木建成,共有3000张皮面桌子和与之相配的椅子;每个桌子都配有台灯,还配有膝上型电脑的电源插座和一个目录系统的指示器,用来提醒读者所要的书已经查到,有的阅览室的桌子上还配有阅读支架,以方便阅读和作笔记。正楼的一楼有书店、展览大厅、餐厅、存衣处、问讯处、办理阅览手续处等,2、3楼为科学部,3楼左侧为缩微胶卷及胶片阅览室,还配有借书及阅览室; 4楼右侧为东方及印度事务部档案(Oriental & Indian Office)部。大英图书馆保存的英国外交档案仅次于英国国家档案馆。

有关近代中国新疆的档案主要保存于东方及印度事务部档案部。该部设有读者阅览室、问讯台、借阅台、卡片柜、分类柜、复制处、特别阅读室,另外配有多台缩微胶卷阅读机、缩微胶卷转印机、复印机。资料的查阅既可以通过计算机,也可以通过卡片,同时还可以先阅读其分类的工具书,以减少盲目性。档案的复制比较方便,非档案类的图书读者可以自己复印,但是档案类的复制则须由复制处进行,档案复制费用极为昂贵;也可以提供缩微胶卷的复制。有关新疆的档案比较分散,但关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则比较集中,主要汇集在L/P&S/12的类目里,共有77本案卷之多,每卷一般为数百页,包括多个问题。而20世纪20年代以前及清末的有关档案,则编在不同的分类里。不过可以通过咨询有关的工作人员,了解其分布的情况。例如通过查阅中亚就可以找到不少包含新疆情况的类目,就我的查阅所及,以下这些类目中就有相当多关于新疆的案卷,如L/P&S/7、 L/P&S/10、L/P&S/11、L/P&S/18、L/P&S/20等,其中以L/P&S/7类目中为最多,有数十卷,而且大部分都制有缩微胶卷。

像英国国家档案馆一样,大英图书馆的电脑化管理也非常好,可以通过电脑来查找和订阅有关档案,还可以通过该馆所编的各种分类目录来查阅。虽然东方及印度事务部档案部的分类目录绝大多数没有正规出版,但是其分类目录非常有条理,查阅很方便。如果在外地,同样可以通过互联网进入大英图书馆,其网址是 http://www.bl.uk/

三、档案使用情况介绍

英国所保存的这批档案以西方学者使用的为多,自20世纪60年代解禁以来,先后有不少西方研究中亚及新疆的学者使用过这批材料。研究成果一部分已经正式出版,另一部分则多为攻读相关专业的博士学位的论文,多数并未出版。兹就主要者简述如下。

第一,已经出版的著作。

G•J•阿尔德(G.J.Alder)《英属印度的北部边疆:1865-1895》(British India’s Noerthern Frontier 1865-1895)。此书是阿尔德在其博士论文基础上写成的,它主要研究了19世纪后30年英属印度对其北部边疆政策的形成和执行情况,涉及到从拉达克到奥瑟斯河上游漫长的地区,其中也包括中国新疆。虽然该书并不是专门研究新疆的著作,并且进行研究的时候正是处在冷战时期,作者显然带有“以史为鉴”的意味,认为这个曾经是英俄角逐的地方,现在仍然是亚洲的“铁幕”世界和“竹幕”世界的结合处。(注:G•J•阿尔德:《英属印度的北部边疆:1865-1895》,伦敦,1963年,第12页(作者序言)。)该书在涉及到中国新疆及帕米尔问题的研究时,大量运用了保存于英国国家档案馆的关于此期英属印度和中国新疆关系的档案材料。该书在涉及研究新疆的著作中是较早使用这些档案的。

C•P•斯克莱因(C.P. Skrine)和P•奈婷格尔(Pamela Nightingale)合著的《马继业在喀什噶尔:1890-1918年间英国、中国和俄国在新疆活动的新理解》(Macartney at Kashgar,New light on British,Chinese and Russian Activities in Sinkiang,1890-1918,伦敦, 1973)。该书是关于英国驻喀什噶尔总领事馆的建立者和首任总领事马继业的传记,在对马继业的身世进行简单交待后,主要研究了马继业在新疆的重要活动和取得的“成绩”。该书使用了大量的印度事务部档案及英国外交部档案,对喀什噶尔日记颇为注重。

尼曼(Lars-Erik Nyman)的《1918-1934年间英国和中国、俄国和日本在新疆的利益》(Great Britain and Chinese,Russian and Japanese Interests in Sinkiang,1918-1934,斯德哥尔摩,1977)。作者对此时期英俄日在中国新疆的竞争以及对中国主权和利益侵略进行了研究,他使用了大量保存于英国国家档案馆的英国外交部档案、印度事务部档案,特别是英国驻喀什噶尔总领馆所留下的喀什噶尔日记。

A•D•W•福佩斯(Andrew A.W. Forbes)的《中国新疆的军阀和穆斯林:1911-1949年民国新疆政治史》(Warlords and Musilims in Chinese Central Asia,A Political History of Republic Sinkiang 1911-1949,英国剑桥,1986)。该书是研究民国新疆历史的一部重要著作,以政治为线索,对此期新疆各类军阀进行了研究,视角较新。作者使用了保存于英国国家档案馆和大英图书馆中的印度事务部及英国外交部的档案。

G•摩根(Gerald Morgan) 的《英俄在中亚的竞争:1810-1895》(Anglo-Russian Rivalry in Central Asia:1810-1895,英国,1981)。该书对1810年到1895年间英俄在包括中国新疆在内的中亚的角逐进行了研究,对两国的有关政策及角逐焦点作了较细致的探讨。作者使用了大量保存于英国国家档案馆及大英图书馆中的档案,包括印度事务部档案、印度事务部私人档案等方面的档案材料。

以上是笔者所知道的使用这批档案较多的重要著作,当然还有一些研究著作中也使用了这些档案,只是使用的档案不多,或者是通过间接的渠道使用的,例如内维尔•马克斯维尔的《印度对华战争》、王宏纬的《喜马拉雅山情节:中印关系研究》(中国藏学出版社1998年版)等,这里就不赘述了。

第二,另有一部分使用这些档案的学者是国外一些研究新疆及相关问题的博士研究生。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些国外博士研究生所选的学位论文题目和新疆有关,他们在研究时利用了这些档案。就笔者所知,美国、英国、韩国等国家都有使用这些档案的博士研究生。如纽碧博士的博士论文题目是《1930-1950年新疆民族主义的兴起》,就使用了有关档案。

中国大陆近年也有一些研究者在有关的研究中使用了部分这方面的档案,主要是喀什噶尔日记,这在国内有复印件及部分缩微胶卷。另外也有学者在进行相关研究时利用去英国查阅资料的机会接触和查阅了部分这方面的档案,只是使用很少。

从上面的介绍来看,虽然珍藏在英国国家档案馆和大英图书馆的这批关于新疆的档案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对外开放了,但是对其使用并不是很多,还有待发掘。

四、档案内容管窥

英国所保存的这批档案无论是对研究近代英国和中国在新疆的关系,或者近代中国新疆的内政以及英俄(苏)在新疆的角逐,都有着十分重要的价值。特别是以下几个方面值得重视。

1、研究近代英国对中国新疆的政策制定及变化过程。近代英国对中国新疆的政策,并不是其中亚政策的简单的一部分,也和英国对华政策不完全一致,而是有其自己的特定的内容。英国在19世纪40年代,甚至在更早的20年代就开始对新疆有了商业和战略上的考虑,直到20世纪中叶,英国对中国新疆的政策是不断变化的。这些在印度事务部档案中均有清楚的纪录。例如,在大英图书馆东方和印度事务部中的L/P&S/18/C14:出使叶尔羌(喀什噶尔)(密件)(1875年);L/P&S18/C15:喀什噶尔(叶尔羌)使团密信(1875年);L/P&S/7/4:喀什噶尔事件文件汇编;L/P&S/7/6:喀什噶尔政治代表罗伯特•肖的报告及喀什噶尔事件(1875年),埃米尔(阿古柏)批准条约和罗伯特•肖离开叶尔羌(1875年);L/P&S/7/23:伊利亚斯应喀什噶尔中国官员的邀请访问叶尔羌;L/P&S/7/26:伊利亚斯最近对叶尔羌访问的文件(1880年);L/P&S/12/2371:台赫曼及托玛斯-格罗弗出使乌鲁木齐(1935--1939年);L/P&S/12/2377:1940年后英国对新疆的政策(1941-1942年)等,都可以反映出英国对中国新疆政策及其变化。

2、研究英国对中国新疆的贸易政策及贸易发展情况。英国在印度立稳脚跟后,极力想利用贸易扩展其在喀喇昆仑山以北的政治影响,加上商人的鼓吹,使得英属印度对与新疆的贸易非常乐观,在后来经过对喀喇昆仑山的实际情况进行了较深入了解后,这种乐观的态度便不复存在了。以后英属印度对新疆的贸易一直维持在一个较稳定的状态,因新疆的政治形势的变化而限制英属印度对新疆贸易除外。由于英属印度对新疆的贸易和俄苏相比总量要小得多,加上双方也没有协约贸易的条约,所以中方对其记载极少,但是英方的档案则记载颇为详细,从19世纪60年代初一直到20世纪40年代末都有较为详细的统计,同时对为进行有关的贸易而制定政策的过程也多有记载。例如,L/P&S/7类目中共有21件关于早期英属印度和新疆贸易的文件;L/P&S/12类目中则有13卷关于英属印度和新疆贸易的档案。而且,在20世纪40年代英国陆军部也曾有关于和新疆进行贸易的报告和历年统计。需要指出的是在英属印度早期(19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和新疆的贸易统计中,常常把英属印度与西藏西部的贸易和与新疆的贸易放在一起统计。另外,英属印度在与新疆的贸易中利用最惠国的条款,尽享俄国在新疆贸易的诸多特权,档案对这些特权的获得过程都有记载。

3、英属印度侨民。由于地缘接近的原因,英属印度侨民有不少较早就来到新疆,至20世纪初,有的已经在新疆居住数代。关于英属印度在新疆侨民的来源主要有以下几方面:一是从事贸易而留下来的;二是有不少奴隶,经过马继业的长期努力,获释后留居在新疆成为侨民;三是自马继业开始,蓄意在南疆各地发展当地人为英民,意在扩大英国在新疆的社会基础,增强英国的势力。至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英属印度侨民在新疆达到高峰,南疆形成了以商总为代表的英属印度侨民网络。他们主要从事商业、高利贷,也有务农的。他们既是英国总领馆在新疆存在的社会基础,又是英国的情报网。关于英属印度侨民的档案颇多,例如,L/P&S/7类目中的第70、74、75(1)、75(2)、77、29、78、98、105和106卷。在总领事馆成立后,更是有大量关于英属印度侨民的档案,例如L/P&S/12里的第2371、2372、2378、2379、2380、2393、2394、2399等卷中均有相当多的关于英属印度侨民的管理及其活动的记载。至20世纪30年代后期和40年代初,由于盛世才的排英,英属印度侨民曾经成为双方长期交涉的内容。

4、英国和俄苏在新疆的角逐。自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中叶,英俄(苏)在新疆一直进行长期的角逐,虽然时缓时急,双方的优劣势地位经常互换,但其角逐的实质一直没有改变。这种局面对近代中国新疆的历史影响深刻而持久。从英国所保存的这些档案中可以了解到他们的斗争情况,从争夺阿古柏和瓜分帕米尔,一直到盛世才及国民党时期,其明争暗斗几乎贯穿所有的档案。

5、探险考察和文物掠夺。近代英国在对新疆的考察和文物掠夺上一直都是急先锋,所有的官方考察和探险都有明确的记载,例如弗赛斯使团、伊利亚斯、达格利什、荣赫鹏、斯坦因等所进行的考察。就是相当多的私人考察和探险在英方的档案中大多也都有记载,例如,早期的穆尔克罗特夫、罗伯特•肖等虽然是以私人名义前往新疆的,但是他们向英属印度当局写了大量的报告,英属印度当局也有相应的回复,这些档案在L/P&S/7以及有关中亚的类目中。另外从后来英国驻喀什噶尔总领馆的日记和周报、月报中也可以了解到他们的不少活动。

6、关于新疆的内政和形势。近代英国为了能够在新疆立足,对新疆的内政和形势一直在进行非常及时的了解,当然,马继业没来新疆以前,英属印度当局主要借助使团、探险者和考察者进行了解,见L/P&S/7等类目。马继业来新疆后,英属印度当局对新疆的了解就更及时了,见L/P&S/7、L/P&S/12、L/P&S/11等类目,以及英国国家档案馆的FO371类目中的档案。而且对新疆的内政和形势,既有对事件的报告,也有常规的周报、月报,还有年度报告,十分丰富。例如在L/P&S/7类目中,第2356、2357、2358、2359、2360卷和第2365卷,主要汇集20世纪30年代初新疆的动乱和新疆省政府戡乱情况的报告;而第2342卷则是“喀什噶尔年度报告”,从1922年到1945年的均有。新疆境内发生的较大的历史事件,如阿古柏入寇新疆及对其平定、辛亥革命在新疆的反应、伪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成立与灭亡、三区革命、新疆大小军阀的混战及新疆政权的更替,都有多方面的记载。此外对新疆经济、文化、教育和宗教等方面的情况也有不少记载。

7、边界问题。英属印度在中国新疆进行的与边界有关的活动的主要在三个方面:一是新疆东南面,英属印度当局自19世纪40年代到90年代就英属印度和中国的边界进行过多次单方面的所谓勘界,这些勘界并无结果,但它却影响至今;二是关于中英俄帕米尔交涉以及英俄私分帕米尔问题,这迄今仍是悬案;三是1891年英国出兵侵占洪扎(Hunza),以及洪扎和中英两国关系的问题。英方这方面的档案是我们进行有关研究的重要资料。

8、英领事馆的研究。英国自1890年马继业留驻新疆,到1908年英国驻喀什噶尔领事馆正式建立,1909年升格为总领事馆,以及1943年英国驻迪化(乌鲁木齐)领事馆的建立,在这漫长的时间里,英国驻新疆领事馆是如何建立起来的,它开展了那些活动,它的主要人员的变化,以及英领事馆的作用等都尚无认真的研究。而这方面的资料在档案中最为丰富,可以说所有和英国驻喀什噶尔总领馆及迪化领事馆有关的文件、周报、月报、年报、信函、电报、调查报告等等档案,都是进行这方面研究的重要资料。

以上是这些档案的主要内容,当然还有其他一些方面的,如关于英国在新疆的传教士及英国总领馆和瑞士传教团的关系,对新疆民俗的记述,对英属印度和新疆之间的交通线路的记载,以及一些地理、气候和动植物的记述,对我们今天进行有关的研究都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由于访问时间短,远没能够全面系统地查阅所有档案,抄录和复制的就更为零碎了,所以以上介绍难免有缺漏和不周的地方。在结束这篇散记之前,我再次感谢导师马大正教授和牛津大学的L•J•纽碧博士,同时也感谢孙淑云女士、张永和先生以及大英图书馆的徐晓薇女士和英国国家档案馆的格雷(Gary)先生,正是他们的帮助才使我查阅资料的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原网址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